谁在欺骗人民?

打印
分类:专题

505国阵失去城市选民的支持,执政党,众口一词,指责行动党欺骗人民,要厘清谁是骗子,有必要回望当时的国情。505国选前,人民懂憬朝野轮替诒国的两线制,相信唯有这样体制,才能有效改变国阵50多年来,贪污滥权,挥霍公款,结党营私,掠夺国家资源的恶习。

 

 

只有开创两线制的局面,人民手中一票才能发挥威力,缔造真正以民为本的廉洁和有效率的政府。人民渴望改朝换代。为此高瞻远属的目标,以民意为依归,民联领袖,经多次协商,苦心孤旨,说服依党,祈望极端者走向中庸,最终大家认同橙皮书的斗争目标和治国策略,存異求同。此后有跡象显示,当时伊党已开始走向开明的方向,有事实为证:

 

 

 

  1. 2011年9月 民联3巨头(哈迪阿旺代表伊党)会议之后,一起公布民联不推行伊刑法,理由是依刑法违背联邦宪法和民联橙皮书中所达成的共识。

伊党2012年代表大会,通过议案,宣布旧党已放弃建伊斯兰国的理念,福利国才是符合伊斯兰教义的目标

  1. ;认同民联领袖都以 2011年会议所达成的共识为依归。

  2. 同年伊党还开除其在雪州的行政议员,哈山啊里,因他质疑伊党福利国的目标,而当时福利国的目标已在伊党大会和宗教司协商议会中通过。

     

    所以505 国选,呼吁人民支持伊党,是鼓励伊党走向开放,制衡巫统,不是欺骗人民。行动党告诉人民,伊党同意落实福利国取代回教国,不再推行伊刑法乃是当时的实情,并非如敌对党所说,是在为伊党图脂抹粉,欺骗人民。行动党没有錯,无须道歉。

     

    试问人联青,若父母培养孩子长大成人,孩子交上损友,走入歧途,做坏事,你不敢追究坏人,因为坏人太恶,反而责怪父母为何要养大这个孩子,如此谬论,是那门子逻辑?

     

    丹州议会早在1993年通过伊刑法,一直无法落实,如今在巫统的教唆和支持下,才通过要落实伊刑法。且看巫统如何教唆伊党落实依刑法:

     

    2013 329日,巫统部长加米基爾,在国会挑衅伊党呈伊刑法私人法案,並申明联邦政府不会拒绝;417日副首相慕尤丁附和说,做为穆斯林不支持伊刑法是有罪的,他支持在丹州落实伊刑法;首相纳吉随後表示中央政府没拒绝伊刑法。

     

    伊党有了这么強大後盾(巫统)的默许和支持下,重燃要落实伊刑法的野心,背叛民联共识,巫统这么做是因为,有监于一个马来西口号已被巫统政治人物的極端言论及其所做所为彻底颠覆,越來越不得民心。为了转移人民针对贪腐滥权的追究,便利用伊刑法的落实议题,分裂民联,制造嘈音哗众,旨在瓦解民联,以达到伊巫合作,实现一党独大一族独尊的政治局面,国阵希望在来届国选之前,看到民联解体,到时人民没有替代的选择,国阵便可大获全胜,延续贪腐滥权的国阵政权,顺利无阻地推行其单元文化,单元宗教的政策。

     

    谁是伊党呈伊刑法私人法案的祸首?谁点燃落实伊刑法的野火?不是一目了然吗?

     

    真正欺骗人民者是人联国阵及其伙伴

    人联青应道歉  人联青不敢正视巫统勾搭伊党呈伊斯兰刑事法的布局,为掩饰巫统的企图,单指行动党为政治利益养肥伊党,才使伊党有能力落实伊刑法,这种对伊刑法课题持双重标准的态度,等同欺骗人民,外加隐恶贬善之罪,才应该向人民道歉。

     

    人联青及其领袖,肤浅地以为人民支持民联505 换政府,只是因为行動党保证依党不会落实伊斯兰刑事那么简单。嘲笑行动党无法阻止伊党呈伊刑法案。其实如果505换政府成功,民联三党中,只有伊党要在丹州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单凭伊党议员根本无法通过议案,即使获得巫统全力支持,也必然被民联政府主导的议长否决掉。

      

    如今国阵中的老大巫统与民联成员中的伊党要联手落实伊刑法。允12名丹州  的巫统议员公开全力支持通过伊刑法,更表示要进一步在其他州屬落实伊刑法,颠覆国本。巫统对伊刑法的立场已暴露无遗。人联青不敢谴责巫统,与巫统切割,却躲在温室里,鸵鸟般的发文稿,拾人牙慧,乱骂一向坚决反对伊法的行动党的议员在逃避责任、无能、窝囊。盡情地把人民对自己的观感转嫁到行动党议员头上。自以为从此便能脱胎换骨,变成捍卫民权的英雄,诚可悲也!

     

    1963年组成马来西亚之时。大家都一致认同,建国契约规定马来西亚,根据联邦宪法,履行世俗国体制,享有宗教及母语教育自由的基本权益。如今国阵及伊党联手違背建国時定下的契约,为了捍卫多元文化宗教的世俗体制,砂州行动党毅然勇敢退出民联,与伊党切割,未雨绸缪,不让主张在我国多元种族社会落实伊刑法的政党,在民族和谐的砂州土地上,落地生根。同時为了更有效地阻止落实依刊法,呼吁所有坚持世俗国体制、反対在我国落实伊刑法的政党,联合起來共同维护砂州人民的权益,让这些企图改变我国世俗国体制者知难而退。这才是砂州人民一致的願望。

     

     

     

    当国家已陷入宪政危机之时,全民宪法权益面临被骑劫,被剥夺的关键时刻,大家应以捍卫立国原则与民族契约为优先考量,再推卸责任是毫无意义的。遗憾人联青及其领袖,没有前瞻性,人联青也没有做功课,对民联结合的始末无知,或以为人民很健忘,可以任由他们抹杀史实,配合巫统,蓄意歪曲史实,误导人民。

     

     

     

    更悲哀的是,人联和联民的青团和领袖能做的和敢做的只是向国阵爭宠夺爱,爭论谁才是国阵真正的嗣子,以承传嗣子应有的利益,实有失族人的体面和尊严。天天为席位的多寡而争吵,深恐失宠丟席位,这种心态如何敢为族争取公平合理的待遇。

     

     

     

    总之,整个伊刑法的争议实圍绕着政治与宗教的角力,反映出激端狭隘思维与中庸理智的抗爭。民联的一方,为建立政党轮替治国的两线制,希望能这达到廉政粛贪的目地,与伊党结盟,尽量做到求同存異、搁置伊刑法;以巫统为主的国阵,为延续政权,勿必瓦解民联,粉粹马来西亚人民两线制的美梦,不惜違反対自己成员党的承诺,尤其是違反东马人民要履行世俗国的契约,以落实伊刑法满足伊党的愿望为饵,拉伊党脫离民联,这场伊党的争夺战,可说三败俱伤,巫统点燃战火结果引火燒身、是否收回给于伊党支持伊刑法的许诺,以平息內乱,首相纳吉的‘一诺千金’再度面临考验;民联破碎,需另觅出路,再出发;以哈迪阿旺为首的伊党、失政治道义和诚信、也引起党內纷爭,看来也只能回老家续做甘榜的大王。一场风暴欣开了各式各样人性的真面目。

     

     

     

    沈瑶瑟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教秘书  2.4.2015

     

     

     

 

Saturday the 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