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 5.09 ” 前后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余清祿:Wilayah含義模糊砂應獲三方平等地位– We Are United

马来亚半岛政治困境的根本问题,是现行政治统治集团长期来利用种族(特权+加速扩大人口,从1957年的40%出,到现在的69.1% 马来人69.1%,华人23%)和宗教特权来作为其统治基础,与人民要求公正平等反对贪腐滥权的矛盾的问题。5.09之前是基本上在巫统一党独大的高压情况下,5.09之后巫统分裂成几个变种巫统,但种族宗教特权的思维,统治架构贪腐滥权,在整个官僚机构,在其族群群体社会方方面面的这种局面根本没有改变,人民仍然无从得到公正平等。在这点上可以说,希望联盟不敢触动,而选择了顺从,.....

 

Malaysiakini - 后509困局:省思华社“进步”论述

 

 

我看5.09 前后

 

余清祿:Wilayah含義模糊砂應獲三方平等地位– We Are United

( 余清禄  2021年5月30日   於:友谊协会网上时事漫谈会)

 

从矛盾论的观点(事物的矛盾法则,即对立统一的法则,是唯物辩证法的最根本的法则)看5. 09,马国统治阶级与人民大众是一对矛盾,而5.09则是一次量变到质变。5.09政党轮替是逾半世纪巫统独霸, 巫统不可能被打倒神话的结束。

 

先谈一些基本情况:

 

2018年5月9日大选之前从马来亚半岛到沙巴和砂拉越,这个多元社会里的各方不同诉求,简化成“烈火莫熄”一个口号。大多数人形成了共识:要改革,就要换政府。换了政府,一切就会更好。

 

於是,从讨厌纳吉夫妇嚣张奢华、不满执政当局经济政策榨压小市民却惠及朋党大资本家、控诉母语教育遭不公对待、不满钳制民主的恶法、到痛恨警察执法不公、抗议环境遭污染、痛恨贪污滥权、要求选举制度改革的人们,都把自己那一票投到与国阵对立的阵营即希望联盟,期待改革到来。

 

5.09国阵垮台,希盟上台了,换政府了,但是期待的改革没有到来,不但一直U-Turn,还讲风凉话说什么:”宣言不是圣经”。於是,原本存在的许多矛盾没有解决,又重新浮现出来,又逐步开始激化。因为支持廉政、透明、有效率政府的选民,并不一定同时支持多元源流教育;参与推翻纳吉政权的人里面,许多人却主张更强化土著政治,经济地位—— 简单地说,推翻纳吉国阵的选民与政党在部分政治体制改革上或许有某些基本共识,但在身份认同,语文、教育政策,政治经济权益分配等,却存在明显分歧,换政府了,原有许多基本矛盾没有解决,於是又浮出台面。这是5.09后,现实中的困局。希盟掌政22个月的两难是:公正党、行动党与诚信党若因身份认同政治区块的分歧而不顺从土团党,处理不当,则希盟有可能会下野;若希盟为了掌权而不断向土团党妥协让步,则要淡化“改革”(尤其是身份认同政治区块)色彩,结果许多支持者感觉“换汤不换药”,所谓的“政治体制改革”最终化为泡影,也会失去民心。

 

我的结论是:

从根本上看,这马国是已经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马来亚半岛政治困境的根本问题,是现行政治统治集团长期来利用种族(特权+加速扩大人口,从1957年的40%出,到现在的69.1% 马来人69.1%,华人23%)和宗教特权来作为其统治基础,与人民要求公正平等反对贪腐滥权的矛盾的问题。5.09之前是基本上在巫统一党独大的高压情况下,5.09之后巫统分裂成几个变种巫统,但种族宗教特权的思维,统治架构贪腐滥权,在整个官僚机构,在其族群群体社会方方面面的这种局面根本没有改变,人民仍然无从得到公正平等。在这点上可以说,希望联盟不敢触动,而选择了顺从,纵容马哈迪,结果22个月就丢掉政权。任何新的政党或政治联盟在未来即使取代国盟慕尤丁,如果没能顺应人民要求公正平等和取缔贪腐滥权这个人民最根本要求的问题,没有解决这最大的矛盾问题,那么,这原本美丽富饶和谐安详的热带乐土,其结局只能是在不断地反复原地打转,国家政治继续空转,民生经济继续往下滑,尤其如若严重的新冠病毒没有能够得到及时妥善防治,前景必将更暗淡。

 

最后谈一点经济:5.09前后都没去解决的  无可救药的马国经济

 

A) 看看2015年到2021年连续 7年的马国财政预算案

*** 行政开销与发展开销严重失衡的财政预算案***

2015年财政预算案:2739亿令吉,行政开销:2234亿 81.6% (其中公务员开销占48.6%),发展开销:505亿 18.4%。

 

2016年预算案:2652亿,发展开销:18.2% ,行政开销:81.8%。  行政开销 :公务员薪金 - 26.6%(),偿还利息 - 10%

 

2017財政预算案2608亿(国阵政府连续60年,每年国內生產总值经济成长平均6%) 行政开销2148亿 82.4%、发展开销460亿 17.6%。 注意:发展开销包括:经济领域259亿令吉、社会122亿令吉、国防53亿令吉、行政25亿令吉。真正发展经济的才259亿 9.9%。

2018财政预算案 2, 802.5亿(2017年2,608 亿) 行政开销2,342.5亿 83.5%, 而剩余460 亿 16.4% 作为发展开销。

2019财政预算总开销为3145亿,比2018年的2802亿,增加343亿。与以往的财政预算没有多大改变,仍然是行政开销与发展开销严重失衡;这次的行政开销占了82.6%,而发展开销只占17.4%。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

2020年财政预算案2970亿,行政开销2410亿占81.1%, 发展开销560亿 18.8%  

2021预算案3,220亿令吉 里用来发展的只有 690 亿令吉21.4%,而行政开销却占73%!

 

B  财政部所得税收入的奇葩:

占人口69.1%的族群人的所得税,基本上没有进入国家所得税系统,而是进入回教里的“天课”。而依赖原本40%多人口,现在只剩下23%人口的华族纳税养国家。

 

C庞大臃肿的公务员系统

南洋商报 谢诗坚22-02-2021: 按照政府公布的指南,一年只能招收约3万人成为各级公务员,但隔了不久,就会出现新的公务员的数字。当我们在2015年正热切关注为何公务员已上升到140万时,又隔了3年,再惊见公务员的数目已达170万名(高达820亿令吉);如果加上退休的70万名公务员(高达265亿令吉,两者合起来超过1085亿 ),则我们每年的财政收入有48.6%是用来支付公务员的开销。

(2015年财政预算案总值:2739亿令吉,行政开销:2234亿 81.6% (其中公务员开销1085亿占48.6%),发展开销:505亿 18.4%。)

Saturday the 12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