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要理解巫裔 他族也需要将心比心理解华族,否则单向的理解和交流反会助长盲目自大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将心比心的作文范文

马国政治以马来人为主流,他们的思维如果不改变,不论华裔如何变通,大马的政治生态也永远无法向前跨进。有些人一厢情愿要华裔理解马来人,迁就他们、融入他们,却从来不尝试鼓励马来人走入华社,去理解华社对华教、土著特权等课题的锥心之痛。各族之间的互相交流和理解,本来是好事,华社也从来不拒绝学习国语,背诵马来诗歌、熟读马来文化与历史。但是,单向的交流,不是交流反而会助长多数族群的自大与目中无人

 

发扬民族精神,不但和爱国精神没有冲突,反而相得益彰。青年强,则民族强。民族强,则国家强。马来人从来不需要因为发扬自己的传统文化,而在乎他族人民的眼光。华裔子弟又何必自我矮化,把自身的民族文化斩根断枝,来取悦他人?▉

 

 

 

 从亲中反中看华裔爱国之争 

黄金祥《南洋网》专题评论   Monday, 5 July 2021


本文是《南洋商报》/《南洋网》言论版2021年7月4 日起连续3天,分上中下3篇刊出的题为《从亲中反中看华裔爱国之争》的长篇评论文章。作者为黄金祥。 


新闻媒体或网页的言论版一般上都是容纳1,200字左右的短小精干的评论文章。《南洋商报》/《南洋网》发表这篇近6,000字的长文是非常罕见的,这或许是由于下列原因所致:—— 


• 1、亲中反中已经成为我国华裔人士和华人社会所密切关注的热门课题;

• 2、黄金祥的这篇评论是一篇针对性强、言之有物的大作,值得特别推荐;

• 3、作为历史悠久的华文媒体有意引导华人社会舆论对华人在我国的身份认同和政治取向的有益建言。 

Sahabat Rakyat Malaysia: 2021


在6月5日,一名自诩致力于“民主改革”而且活跃于华团华社的政治学者黄进发突然在其个人脸书上发表了一则题头为“那些因为爱中国爱到要在马来西亚反对民主的朋友,祝你们早日入籍中国顺利。.........” 的贴文。黄进发在贴文后还别有用心地注明:上述呼吁完全不适用于亲中但仍然以马来西亚国家利益为重的朋友,请勿心急对错号入错座。 


作者黄金祥在本文中针对那些反中人士“最近在网媒大放厥词,指责亲中的大马华裔不爱国,应该放弃大马国籍,Balik Cina!”的露骨言论,一针见血地嘲讽这些人“反中反到要借极端马来人的力量,来打压与自己不同意见的华人,这种 “挟巫自重”的人士,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 


作者或许是因为黄进发有了上述公开呼吁和“特别注明”,而没有在文中提到“黄进发”这个大名。相信黄进发不至于冲动对号入座吧! 


以下是黄金祥这篇文章的全文内容(以上插图和文内红色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2019年,香港发生反修例风波,中文网络掀起骂战,不少马新华人参与其中。尔后台湾总统选举,2020年冠病疫情和中美贸易战,反中情绪被炒到空前的热度,华人世界撕裂成两派,甚至延烧到今天的大马。


某些反中粗暴言论,网上粉丝竞相叫好

日前,因六四纪念日碰上中国空军入侵(另有“迫近” 说法)大马领空,面簿上硝烟再起。其中,有华团因为没发表文告谴责中国,而被某博士指不爱国的;更有一派“爱国人士”,趁机大作文章,抨击“亲中派”和“中华胶”,在关键时刻不但没有力挺大马,还为中国辩解,简直是叛国行为,理应被举报云云。 


指责“亲中派”不爱国的,不乏知名政治学者与网红。他们认为,大马华人如果自认是中国人,又那么热爱中国、还视之为祖国,那么,就应该尽快离开大马,移民大陆。 


这种仿佛理直气壮,却又粗暴野蛮的言论,居然在网上得到很多粉丝的叫好。不由让人深思,大马年轻一代,思考与分辨是非的能力,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羊群,只会人云亦云?欧美的反华议程,以及台独的仇中思维,为何那么容易就像病毒一样,在马华青年群体散播? 我既非学者,更非网红,愿尝试以一个爱国小民的观点,破解这种种迷思。


大马华人不能爱护"中华民族"身份吗?

(1)我是中国人……吗? 


情景一: “你是中国人?” 


很多到国外旅行的大马华人,都会被当地人问过这个问题。一般标准的回答,都是:“不,我是马来西亚华人。”(No,I'm a Malaysian Chinese/Chinese Malaysian) 


情景二: 


一群华人安哥在咖啡店高谈阔论,说到大马华人面对的种种困境,很容易冒出一句:“我们中国人,是龙的传人,出了名勤劳,走到哪里都饿不死的!” 


情景一和情景二的,可以是同一人。请问:大马华人是不是中国人? 


我个人的解读是,在大马华人心中,国籍和民族,分得一清二楚。当“中国人”的定义是 “中国籍”的时候,我们必然持否定立场。可是,当“中国人”在谈话的语境(Context)是“中华民族”时,我们是自然认同的。 


类似情形,就像美籍的意大利人、爱尔兰人、日本人等,他们是道道地地的美国人,但是,在日常的谈话中,会毫不迟疑的自称 “我们意大利人的食物”或 “我们日本人的传统习俗”等等。难道这就意味他们不认同自己的美国籍身分? 


这样的用法,过去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任何争议。但是,自从港台的反中媒体,配合西方政治炒作反华情绪以来,本地不少华裔子弟,也随之起舞,逢中必反,一看到任何亲中的言论,就马上断章取义,给对方套一个“中华胶”的帽子,然后指责他们:既然自称中国人,爱中国多过爱大马,为什么不把IC剪掉,Balik Cina?


"挟巫自重"人士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

 

(2)关于 Balik Cina


被马来人动辄叫嚣:“Balik Cina lah!”,是大马华社胸口永远的痛。 


为什么痛?就是因为我们是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和其他人一样,应该公平享有所有公民的权益。同时,相比其他族群,大马华人对国家的经济贡献最多,得到的待遇,尤其是教育方面,却低人一等。 


“不患寡,患不均”。一个简单不过的道理,大马立国六十余载,历届政府却连一个 “公平对待各族”也做不到,从建国元老到今天的华裔子弟,仍要被种族主义政客,任意质疑华人对国家的忠诚,孰可忍,孰不可忍? 


如今,更悲哀的是,包括一些网红与某华裔政治学者在内,最近也在网媒大放厥词,指责亲中的大马华裔不爱国,应该放弃大马国籍,Balik Cina! 


更甚的是,这些反中人士,自恃国语了得,还提议收集“中华胶”在网上的评论,翻译成国语,发布到马来人的群组去,看看马来群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去对付这些“叛国的华人”? 


反中反到这种地步,要借极端马来人的力量,来打压与自己不同意见的华人,这种 “挟巫自重”的人士,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


自诩"民主追崇者"却无法容纳他人异议

(2)关于 Balik Cina


这些所谓社运人士,自诩民主与言论自由的追崇者,却无法容纳他人的异议。他们在我国的种族政治与腐败政府面前,束手无策,既改变不了国家行政的偏差,也动摇不了马来民众的主流思维,更妄论纠正马来社群对华裔的误解。 


无法改变占70%的马来选民心态,就把问题推到少数民族身上。为此,某学者甚至曾经不惜自我矮化,倡议 “华裔应该爱马来人”以跪求得到认同。如今忽然发现,把 “亲中华裔”套上“叛国分子”的罪名,不但可以合理化马来人排斥华社的无理指责,还可以借助马来极端分子的力量,来进一步排挤“华沙派”力量,进而达到他们的反中议程。 


事实上,一个人爱不爱国,是他与国家之间的事。只要他没犯法,谁都没有权力随便指控他叛国。法律上也没有任何一个条例,规定一个国民,如果对其它国家表示欣赏或爱慕,就是犯了叛国大罪? 


大马多年来搞 “向东学习”,哈日、哈韩的大马人满街都是;到欧美留学归来,对西方国家念兹在兹,最终移民西方的,更是大有人在。还有许多毕业自台湾,对台湾深情款款,回归大马后成了台独支持者,一味反中的,也从来不见有人批评他们 “不爱大马”?


什么教育让这些人如此痛恨自己的族裔


何以时至今日,因为认同中国的崛起、赞扬中华民族的复兴,居然就成了叛国的大罪?什么时候,“爱国” 的诠释权,成了这些反华分子的独家占有,可以随他们高兴,用来打击异议群众? 


到底是什么样的教育,会让这些华裔子弟,变得像香港的无知反中青少年一样,如此痛恨自己的族裔,甚至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难道想要效仿郑全行(Ridhuan Tee),以为把自己的同族踩扁,就能够得到主流马来人的认可与接受? 

“你的祖国是中国?你果然是背叛大马的华人。” 


多少年来,年长一辈习惯说“回祖国探亲、寻根”,就是到中国大陆的祖籍地,探访尚存的亲戚,同时看看祖辈当年居住的乡镇,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难道"大马华人"不能说是"龙的传人"吗?


 (3)祖国论


所谓的“祖国”,实际上就是“祖籍国”,或者“文化祖国”,是祖辈的乡土,是宗族的根本,是民族文化的发源地。多年来,这种认知都不曾是问题,只是最近,一群巴不得把祖宗文化连根拔起的本地华人,开始咬文嚼字,对以“祖国”称呼中国的华人,口诛笔伐。 


泰国的前总理他信、菲律宾的前总统科拉松阿奎诺、甚至是大马前首相伯拉……等等,都曾经亲赴中国“探祖寻根”。一国之尊到龙的故乡,对祖先表达追思之情,也表现出中华民族“不忘本”的性格,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分子,我们都会感觉与有荣焉。国家领袖到大陆认祖归宗,尚且没有问题,何以到了我们这里就成了罪过? 


如今,在有心人的操弄下,这个“祖国”,必须只能有一个意思——就是你的国籍所在地。在他们的认知里,大马华人就应该和追求台独的台湾人一样,斩断一切和中国的所有文化联系,只能有“马华文化”,不能有“中华文化”。不能说“我们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只能说“我们是大马华人”。


一切,都是因为反华、仇中情绪在作怪


如果这些人是华校老师,或者负责编写华校的课本,估计日后的大马华校生,将会和台湾的新生代一样,不知道唐诗三百首,不知道岳飞、屈原、文天祥,甚至不知道老子、孔子、孟子,当然也不知道“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因为,这些都不是大马文化。


 过去多少代大马华人口中的“中华五千年历史文化”,在他们眼里只是笑话,民族文化的传承,到这一代被断根,而且还堂而皇之的被合理化。 


一切,都是因为反华、仇中情绪在作怪。


反华仇中,已经是变态和扭曲到了极点

(4)我不是反华,我是反共


特朗普在位时,把美国社会的反智行为,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凡是美国国内的经济和疫情问题,都大肆甩锅中国,一切都是中国的错。冠状病毒,在他口中成了“中国病毒”、“功夫病毒”。随后,仇中情绪在美国蔓延,许多亚裔美国人被无辜殴打霸凌时,他改口说他针对的是中国政府,不是中国人,他其实“深爱中国人”。 


香港反修例暴动,武装蒙面的港青,见到口操华语(普通话)的黄种人就打。一听说哪家商店有中资背景的,就打砸烧,连星巴克也难逃一劫。还有大陆记者,被暴徒五花大绑之后,拳打脚踢至重伤和脑震荡。 


当被质问时,这些港青说:“我不是反华,我是反共!” 


然后,他们继续用“X你老母”和不堪入耳的粗口,包括“支那人”,来辱骂中国人和撑中人士。甚至,有为人师表者,在学生考卷中出题:“二次大战,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你是否同意?” 


反华、仇中、痛恨和自己同宗同族的中国人到这样的地步,已经是变态和扭曲到了极点。 


类似的风潮,还吹到本地的大马华青。他们在网上用“中华胶”和各种污言秽语,来羞辱亲中人士,仿佛大声辱骂“你是支那人!”,自己就不是华人,而是和日本人一样的“高级品种”。 


这种闻所未闻的“自我种族歧视”,绝对是人类学的一个奇葩领域,如果有哪家医院,能够帮他们像麦克杰逊一样,把自己的皮肤漂白,相信必定门庭若市,可以捞个盆满钵满! 


“好吧,你们不是反华,是反共。那么,请问你们反些什么?” 


标准答案是:中共是极权政府!人民没有自由、没有人权、没有投票权!

可是,根据哈佛大学的最新调查,中国人民对现政府的满意度,高达93%,居世界第一,远超美国、英法、大马等国。这怎么解释? 


“呃……中国政府在大跃进、文革、天安门事件,屠杀了上千万平民百姓,绝对不可原谅!” 


哦,原来你们是正义之士,失敬失敬。这么说来,不只是中共,很多国家特别是美国、英国、日本、德国……等等,都到全世界屠杀过好几千万的人民,尤其是美国,过去把美洲印第安人几乎种族灭绝,最近几十年来还不断发动战争,造成中东几百万家庭流离失所,你们是不是也应该去反一反他们的政府?……

曾经,中国是个一穷二白的国度,人民别说没有出国的自由(实际上也没那个钱),很多时候三餐温饱都是个问题。改革开放短短40年,中国从一个比非洲小国还穷的国家,飞跃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但近8亿人口摆脱赤贫,还成就了近2亿人的中产阶层。


根据2019年数据,中国出境旅游人数达1.5亿,几乎就是美国总人口的一半!相比之下,近70% 美国人是没有出国护照的。


同时,中国在工业、基建与科技发展、社会治安、人民福祉,包括抗疫的强大效率等表现,都是全球有目共睹。不但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富裕,百姓的幸福感也与日俱增,国势之强盛,更是过去数百年以来的巅峰。


乱成一团家庭,妄想指导温馨美满邻居


反观大马,抗疫表现一塌糊涂,国家经济岌岌可危,许多商家与人民都快活不下去了,部长们却不是在神隐、拍抖音,就是一直在玩数字游戏,连国会都懒得开。60年以来,贪污滥权、新闻自由、社会治安、教育水平等等,几乎每一方面都只能用“每况愈下”来形容。著名学者达祖丁教授,甚至痛心疾首地发表《大马已经没有希望》、《这个大马已死》等文章,来痛斥国家的病入膏肓。


盲目反中的大马华青,看不到中国的自强与进步,也看不到大马的日渐衰败


如果我是中国(籍)人,我会告诉这些“反中共”的大马青年:麻烦你们多关心自家的问题就好了。我们的政府,不必劳烦你们操心!


这情形,就像是一个乱成一团的家庭,对温馨美满的邻居比手画脚,试图指导他们如何追求幸福,一样可笑。


中国早已摆脱过去的种种社会困境,更不再执着于意识形态的斗争,人民的幸福感和对政府的信任,证明中国政府的良好施政,正处于正确的轨道上,老百姓都积极往前看,过着越来越好的生活。而我们却还继续沦陷在更深的困境,爬不出来,居然还大言不惭地想要告诉中国应该怎么治理国家?


再说,大马与多个共产国家,包括越南、寮国、古巴等,都有正式邦交,中国更是我国最大贸易伙伴国。反中分子口口声声“反共”,难道就不怕损害我国的外交与经贸关系?这又是哪门子的爱国表现?


有些人误解或蓄意排斥"中华民族精神"


(5)关于中华民族精神


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的意识、文化、习俗、性格、信仰等等,经过历史长河的沉淀与积累,形成的共同价值观、价值追求,是推动民族生存与发展的精粹思想,是一个民族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的集中体现,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共同生活、共同发展的核心和灵魂。


一个没有民族精神的人,就像一个失去灵魂的躯体,只能行尸走肉般,任由他人洗脑摆布。


有些年轻一代,把民族精神和种族主义混为一谈,以为发扬民族精神,就是搞种族主义,非常政治不正确,所以必须遏止。


也有一些人,以为“中华民族精神”,是中国人的东西,我们是大马华人,不应该“盲目追崇”。


更有人认为,强调民族精神会分裂各族人民,导致人民无法团结一致。


这些,都是对民族精神的误解,同时也是对本身民族的认知不足,以致产生怀疑、甚至否定。尤其在大马的政治环境,免不了有些政客或学者,提倡少数民族自我矮化,就算不能放弃自己的母语和文化,至少要努力学习和融入马来文化,不了解自己的民族没关系,但为了国民团结,一定要充分了解马来文化与宗教。


有些人竟然要华裔放弃自己的民族精神


故此,我们不时会看到某些评论人,动辄指责华人没认真掌握国语,没有主动结交马来朋友,对回教一知半解......所以得不到马来人的尊重与认同,难怪华人一直被边缘化,无法进入政治主流——这样的论调,是不是有点熟悉?


印尼华裔的前车之鉴,早已证明,搞民族大同是死路一条;多数种族同化少数种族,最终是行不通的。放弃自己民族精神的人,永远不会得到尊重,更妄论被接纳为“自己人”。美国亚裔、拉丁裔和黑人,彻底融入美国文化,个个精通美语,结果照旧被民主先进的白人排挤霸凌。郑全行之流,在大马也是活生生的例子,想要把自己变成马来回教徒,结果情况如何?


大马政治以马来人为主流,他们的思维如果不改变,不论华裔如何变通,大马的政治生态也永远无法向前跨进。评论人一厢情愿要华裔理解马来人,迁就他们、融入他们,却从来不尝试鼓励马来人走入华社,去理解华社对华教、土著特权等课题的锥心之痛。


各族之间的互相交流和理解,本来是好事,华社也从来不拒绝学习国语,背诵马来诗歌、熟读马来文化与历史。但是,单向的交流,不是交流,反而会助长多数族群的自大与目中无人。


一个国家要兴盛,各族人民都必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大马最重要的资产,就是多元化,而不是单元化。唯有各族人民发奋自强,国家才会进步。


华裔何必自绝民族文化根基来取悦他人


中华民族精神,最基本的元素,就是“自强不息”四字。中华民族5000年来历尽无数苦难与挑战,也孕育出包容四方、大海不择细流的胸襟。这个民族精神,不是欧美那一套损人利己的作风,也绝不是铁板一块、封闭排外的,而是在自强之余,还要与邻为善,互助互利。


理解到这一点,就知道发扬民族精神,不但和爱国精神没有冲突,反而相得益彰。青年强,则民族强。民族强,则国家强。马来人从来不需要因为发扬自己的传统文化,而在乎他族人民的眼光。华裔子弟又何必自我矮化,把自身的民族文化斩根断枝,来取悦他人?▉


[全文完]

 

Friday the 3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