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频频送错秋波(梦山布郎)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505大选后,巫统领袖们频频向伊斯兰教党送秋波. 岂不是送错秋波表错情!伊斯兰教党像是驯驯的鸽子,欲趋近之,可就展翅而远走高飞了。巫统近来为什么向“可爱又可恨”的伊斯兰教党频频送秋波呢?

 

 

巫统频频送错秋波    

作者:梦山布郎    

 

2013年505大选后,巫统领袖们频频向伊斯兰教党送秋波,岂不是送错秋波表错情!伊斯兰教党像是驯驯的鸽子,欲趋近之,可就展翅而远走高飞了(Jinak-jinak merpati nak dekat nak jerat terbang juga).

巫统近来为什么向“可爱又可恨”的伊斯兰教党频频送秋波呢?

巫统主席、国家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也多次表示:为了国家的经济、治安、种族、宗教课题朝野双方应举行对话,达致谅解与共识。我们巫统随时准备,张开双臂拥抱你哈迪阿旺前来与我们共商国事。本月29日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也向媒体表示:巫统不曾拒绝与任何政党,针对国家共同利益展开会谈,因此巫统对“伊巫会谈”抱着开放的态度。

伊斯兰教党主席拿督斯里阿都哈迪阿旺(Tuan guru Dato’Seri Abdul Hadi Awang)却说:“没得讲”!署理主席默罕穆德沙布(Mohd. Sabu)说:“巫统的微笑很危险。”伊斯兰教党长老协会长老---聂阿都阿兹聂默(Tok guru Nik Abdul Aziz Nik Mat)说:要谈可以啊!为了伊斯兰教徒的好处和建立福利国来谈啊!若要谈伊斯兰教以外的其他事也可以,不过我要带我的伴侣—民联其他两党的代表一齐来和你谈;要是他们不来,我们也不该改嫁了。

聂老先生是一个幽默、风趣、虔诚、三句不离本行---罪恶、奉献、地狱与天堂等等---是他的代表语;可是他确实是立场坚定、意志坚强的宗教领袖,始终不渝地为老百姓办好事,同时也能与民联紧密合作的伊斯兰教党之领路人。

另一方面,11月29日民主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先生针对“民联能否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不仅决定沙砂两州,也决定全马的政治未来”的议题,发表文告:民联从结盟中受惠,民联三党在过去几届大选,即1999年,2008年和2013年全国大选中取得佳绩,这不仅是西马半岛,东马沙砂两州也如此。他更进一步强调:在野阵线,包括民联三党都从结盟中受惠,今后更要加强紧密合作,避免互斗和跳巢,预计可在沙巴和砂拉越取得更理想的战绩。 国会反对党领袖、人民公政党精神领袖安华伊布拉欣也呼吁首相举行一场“朝野对话”,让国阵、民联领袖针对经济不景气、种族关系紧张、治安不靖、宗教课题等,一同商讨解决的方案。同时他强调这并非意味着民联与国阵商讨组织联合政府之事。

综观上述,民联三党的任何一党都以不同的侧面反映相同的概念:以国家的经济、治安、宗教、人民的利益为基础和原则是可以谈商;同时也充分理解民联三党的结盟与合作带来许多好处。

“505”全国大选的结果,从得到总的有效票数之比率来比较民联是稍占了上风,但在总的国会议席方面却被巫统国阵硬抝了过去,只得到89席,而巫统、国阵却夺下133个国席位,不过是以弱势姿态执政中央。从政治版图上看民联夺下了1/3强的国会议席。仍能保住半岛的半壁江山---吉兰丹、槟城、雪兰莪三州和联邦直辖区的行政管理权;突破与震撼了巫统国阵在柔佛州的政权,又以微差之席位就能夺回霹雳和保住吉打的政权。巫统在此次的大选中元气大损,不仅失去绝大部分华裔选民的支持也失去马来选民的支持,诚如伊斯兰教党中央宣教主任所指出:只需5%投给巫统的马来选票,反投给伊斯兰教党的话,巫统的中央政府就垮台了。

因此,朝野双方处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如果从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前提,针对国家的经济发展、种族和谐、社会治安、宗教等事务,民联完全有本钱而且是正确的同巫统国阵举行对话;但并不是筹组联合政府。另一方面巫统的“所谓达致谅解和共识”,只不过是在“国家”的前提下,矛盾的双方没有足够的力量绝对压倒对方,使这些对立面、这些经济利益相冲突的对立面,不致在无谓的斗争中把自己和社会一齐遭受损失,甚至消亡,所以要举行“对话”;“对话”并不是“调和与妥协”,民联应该将它看成是使对立的双方保持一定的平衡作用,并且利用它作为休整自己的队伍的片刻时间。政党人物不应该视此,为民联在耍政治花招。我们应该充分理解巫统的所谓“谅解和共识”只不过是统治机关用以欺压和剥夺受压迫者的权利的某种手段。使社会维持在“谅解和共识”的秩序之下。这是我们应该认识的基本原理。

至于巫统会与伊斯兰教党结盟组成政府吗?那是另一个人们所关注的问题。华基政党和华裔同胞甚为此问题感到担忧和茫然。 马来西亚自独立以来,尤其是在1969年后,大马推行新经济政策,所重视的是土著至高至尚,马来人具有优先权,而其他的印裔、华裔则受到边缘化,难免使非伊斯兰教徒,如印裔、华裔民族有所顾虑和担心。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作2014年财政预算案报告时重提“要照顾国内大多数人也是弱势民族的利益”意即是马来人的利益,不能照顾少数人(华裔与印裔)、强势的族群。而现在又频频向伊斯兰教党送秋波,有意促进两党结合、筹组联合政权,似乎在暗示某种意图。 一旦真的实现其成果,会给马来民族以外的其他少数民族带来什么灾难吗?这是印裔和华裔社会密切关注的问题,而且也步步追踪伊斯兰教党动向。

根据伊斯兰教党与巫统之间的历史关系,伊斯兰教党曾经与巫统结盟过,但是每次都不是因结盟而旺盛起来,反而是走向倒霉与破产、不欢而归,又辛辛苦苦从头做起。难道伊斯兰教党人不会吃一堑长一智吗?

伊斯兰教党署理主席默罕穆德沙布(Mohd。Sabu)就说:“1969年全国大选后,巫统联盟在霹雳、雪兰莪以及在东马沙巴和砂拉越等州未能取得2/3的大多数议席而组成政府;“513”种族暴乱恐怖事件又频频发生在吉隆坡、怡保、槟城和马六甲等地。宣布国家处于紧急状态,在此种气氛的促使下,伊斯兰教党接受巫统的请求筹组联合政府。虽然伊斯兰教党在国家语文出版局举行大会探讨关于参与联合政府的议案,会议是以多数一致同意此议案,但是,中层领袖却是不赞成此议题而采取“固步自封”的态度,形成党内另有派别。1974年全国大选巫统、国阵恢复了元气和他的强大,加深了他的自信,因此便发生了吉兰丹州政府的内斗,巫统就趁拿督阿斯里(Dato’ Asri)与拿督默罕穆德纳斯(Dato’ Mohd。Nasir)两派人马的互斗的时刻而煽风点火,最后导致中央政府宣布实施紧急法令。事件平息后,1978年全国大选,伊斯兰教党已沦落成为蚊子党,只赢得区区的两个议席而已,因此被踢出国阵(Dipecat PAS daripada BN)。难道经验的教训(Pengalaman Tarbiyyah)会令我们遗忘的一干二净吗!”

默罕穆德沙布(Mohd。Sabu)又说:经过三十年的艰苦奋斗,2008年“308”大选,反对党取得丰满的成果。巫统、国阵首次失去国会占2/3的多数议席,失去五个州和联邦直辖区的统治权,反对党组成联盟(Pakatan Rakyat),此时反对阵营的政治版图已经囊括了马来半岛的半壁江山。巫统怎么样?“外婆的微笑是阴险的”!

温柔的微笑、回眸百媚生。巫统直接与间接地再三邀请我们合作筹组强大的伊斯兰马来政府。这是我们要认识的巫统与我们的历史,所以,我们伊斯兰教党拒绝与他们巫统在一起,拒绝他们的合作。伊斯兰教党人只准备有关人民利益的事务,如治安,种族问题以及伊斯兰教事务愿意与巫统公开谈商,让媒体公开直播我们的谈商过程,不是偷偷摸摸地躲在某个不为人所知的地方来密谈。

第十三届大选,巫统的地位更可悲了,只拿到48%全国选民的支持,巫统他们温柔美妙、甜如蜜糖的话又在回响着,通过媒体不断发出要我们不要与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合作,离开民联的讯息。说什么:如果PAS独自演唱,会受到更大的尊重与强大(kononnya PAS akan lebih dihormati dan kuat Jika berdiri solo)。

又有什么呢?伊斯兰教党的全体党员应该牢牢记住,当我们的党单干的时候,巫统更强硬、更无情的镇压我们的党。请不要忘记巴哈奴丁(Dr. Burhanuddin Al-Helmi)受内安法令的逮捕和监禁,特别是还有很多非伊斯兰教徒在紧急法令下被逮捕和监禁。

吉打州“末马里村悲惨事迹”(tragedi Kpg. Memali),伊布拉欣利比亚宗教司(Ustaz Ibrahim Libya)和他的学生受到凶残的屠杀。我们PAS有跟民主行动党在一起吗?不是单干吗? 因此,说伊斯兰教党独自演唱会受更大的尊重与强大,是没有历史的事实可以证明,只是谎言而已。(Itulah dakwaan yang tak dapat dibuktikan dengan fakta sejarah. Bohong saja!)

当面对巫统指挥下的当今政权,施行的是一条贪污贿赂、滥权、浪费公币、残忍与压迫策略,我们PAS 别无选择只有更努力的奋斗,准备取代巫统、取代这个政权。人民联盟一定会更巩固、更强大、更成熟起来,我们会改正我们的错误和弱点。民联的强大会为马来西亚人民,特别是维护伊斯兰、马来民族、贫苦阶层人民人民大众而奉献。

因此,我们PAS和PAS的成员继续与民联其他两党紧密合作、团结一致、枪口对外,准备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取代巫统、国阵(UMNO-BN)执政中央。

我们PAS会更警惕巫统的微笑!

 

完稿于6/12/2013

Friday the 1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