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部的思维落伍了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蓝中华(上图):现在已经是21世纪,巫统/国阵还以结交全球最大政党中国共产党为傲,反共还必须被列为警察情报部门的首要任务? 显然,答案是否定的。除外,政治部以维护当权政府为任务的思维也落伍了。如果说维护当权政府理所当然是政治部任务,那为何政治部倾全力维护以巫统/国阵为主的联邦政府,而没有付出相同的努力和心血维护在槟、吉、雪,乃至曾短暂存在的霹、吉民联政府?

 

是时候废除政治部
 
 
应解散政治部,由具透明度和接受议会监管的新情报组织取代之

经过一年的思考和犹豫,在甲午农历新年年初五期间,终于下决心去吉隆坡中环车站买了张在当晚去吉兰丹道北的卧铺车票,去实现小折走东海岸路线的梦。

由于最近的治安太坏了,所以出发时带着两部手机,一部放在口袋内,预备被抢劫时就“送”给抢匪,一部放入暗袋内,现金也不多拿,全靠刷信用卡,这些都放在裤子暗袋内。

警方热衷搞政治情报

做了诸多的准备,“实战”体验后,之前的担忧都“落空”了。路上有许多小孩和大人都对我投以关注的眼光,小孩会说哈咯,大人会主动问我要去哪里和可以提供什么样的帮助,一路遇到的情况皆非常友善。尽管如此,我仍然带着城市人的想法,做足预防措施,直至完成整个旅程。

事后回想,尽管当地人曾透露罪案不严重,但为什么我在旅程中仍然会提心吊胆?为什么我不相信全国警察总长每日重复的反罪案承诺?为什么我对纳吉政府的“一个大马转型计划”的反罪案措施不具信心?

我相信这与警方和内政部所说的与所做的截然不同有关系。当警方拍心口保证罪案率在下降时,实际上抢劫和偷窃罪案每日在全马城镇上演着;当警方说警察的首要任务是反罪案时,实际上最多的警力是在管理局;当我们以为警方的情报部门在收集犯罪集团的情报时,实际上警方热衷于“搞”政治情报多过于其他。

反共与反殖民的滥觞

我国警队的情报部门中文称为“政治部”,英文为“Special Branch”。英文名称的词义比较广泛,中文的词义显而易见是指其工作范畴与政治事务有关。

回顾历史,世界上首个政治部是于100多年前在英国伦敦市警察局成立,其目的是对抗爱尔兰共和兄弟会的颠覆行动。接着,其功能扩大至涵盖反恐怖主义、极端分子和反间谍等。为巩固大英帝国的海外殖民地,政治部被引入英国在马来亚、香港和非洲当地殖民政府的警察部队作为维稳的重要工具。

在二战前,政治部在马来亚的活动难以考证。二战结束后,马来亚英殖民政府面对的首要挑战是共产主义,故政治部的工作集中在收集马共的威胁情报,特别是在1948年至1960年紧急状态期间。除了马共之外,政治部也关注战后兴起的反殖民主义思潮。

在马来亚独立和马来西亚成立后,政治部的职能没有更改,依然是反共和保护当权政府,只不过服务对象从英殖民政府换成马来西亚联邦政府,从关注反殖民政府行动改成关注威胁到联盟/国阵政府的行动。

必须承认的是,政治部非常出色地完成其任务,其透过心理战和间谍战瓦解了许多马共的威胁,甚至其成功的案例被列为多国情报学校的课程之一。

然而,承载着太多荣誉的政治部可能无法忘怀其丰功伟绩,以致直至今天其依然以反共为主要工作。君不见2014年的财政预算有关内政部的拨款指出,警方安全情报单位的主要职能是透过公开和不公开安全情报行动保护国家安全,以对抗共产威胁、颠覆性和极端主义、情报、内外谍报的威胁。

维护国阵联邦政府

现在已经是21世纪,马共已不复存在,巫统/国阵还以结交全球最大政党中国共产党为傲,反共还必须被列为警察情报部门的首要任务么?我国警队的威胁评估有否与时并进?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除此之外,政治部以维护当权政府为其任务之一的思维也落伍了。如果说维护当权政府理所当然是政治部任务之一,那为何政治部倾全力维护以巫统/国阵为主的联邦政府,而没有付出相同的努力和心血维护在槟州、吉兰丹、雪兰莪,乃至曾经短暂存在过的霹雳州和吉打州民联政府?

究其实,政治部不应该以维护当权政府为其任务,维护人民、国家和宪法,才是政治部应该承担的任务。事实上,我国面对的情况也早已出现在其他共和联邦国家,即政治部被当权者滥用成为维持其政权的工具,南非和澳洲是两个非常好的例子。

转型为安全情报机构

南非白人种族主义政权为了巩固其种族隔离政策,政治部被滥用来监督反种族主义政权运动,甚至发生许多政治部官员虐待社会运动分子的丑闻。种族隔离政策结束后,曼德拉当选为首位非裔总统,启动了全国大和解行动,包括解散政治部,并转型成以反恐和维护国家安全为主的国家情报机构。

澳洲相对独立运作的各州警队政治部也陆续发生重大丑闻,导致政府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深入调查情报和秘密警察的运作。在新南威尔士州、昆士兰和南澳进行的调查显示,政治部被滥用来收集政敌和平民百姓的情报,而不是其承诺的颠覆性和恐怖主义活动。由于证据铁证如山,上述三个州的政治部被下令解散,警官和资源被纳入澳洲安全情报组织,并接受议会的监督。

相比之下,纽西兰在二战结束后于1950年代解散政治部,并以安全情报服务组织取而代之,且接受国会的情报和安全法定委员会监督,甚至国会在野党领袖是当然的委员之一,以实现朝野共同监督情报机构的民主进程。

政治部不受任何的监督

说回马来西亚的情况,基本上,大马警方政治部不受到任何一方的监督。《1967年警察法令》第3(3)和第20(3)(b)条款仅提到警方的其中一项任务是收集“安全情报”,但没有定义“安全情报”,以及缺乏规范收集“安全情报”的运作范围。

不受监管的权力是滥权的温床,这是真理。大马政治部为巫统/国阵服务已经是街知巷闻的事情,而政治部警官虐待平民的真实案例,在1998年前副首相安华被虐待案件中终被曝光

政治部不务正业是铁一般的事实。所以,当今要讨论的不再是如何改善政治部的操守和运作,因为南非和澳洲的经验显示那是行不通的。

要让政治部专注在收集刑事和安全情报,就必须名正言顺。若政治部继续以“Special Branch”名义执行任务,那其任务性质仍然无法与以往恶名昭彰的前身脱离。要让政治部脱离政治,南非和澳洲的经验是破釜沉舟解散之,然后成立具备高透明度和接受议会监管的新情报组织。

解散大马政治部,以“刑事和安全情报组织”(Criminal and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取而代之,不但可以让政治部与以往过去切割,也可以时刻提醒官员,收集有关刑事和安全的情报,才是其核心任务。当然也必须同时设立法律规范其运作范畴,定义安全情报,以及设立透明的监管机制。

再回想,这次的东海岸骑车行没有被打劫,相信这与当地民风淳朴有关系,不是因为我幸运,更不是因为警方非常有效率。


蓝中华,大学本科修宇航工程系,25岁前曾经对物理研究有兴趣,其实现在也依然喜欢物理学,25岁后对社会科学萌生强烈的好奇心,遂在马来亚大学取得战略与国防研究系硕士,现仍在恶补社会科学理论基础。

 

Friday the 1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