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庇属于谁的?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别忘了亚庇也是50万沙巴人民的家,倘若一味地往旅游城市发展,肆意地往商业化沉沦,这个城市终究是属于旅客和商家的,而不是全民的。如果我们具有更为远见的思考,超越旅游城市的想象,认识到亚庇乃东马最大城市,有别于吉隆坡的繁华喧闹,亚庇多了一份的朴实宁静,把亚庇当纳入全民的生活重新考量,把亚庇打造成全马来西亚乃至全东南亚最宜居的城市,那将会是完全不同的想象。

 

 

未来的亚庇:为旅客或全民?
 
 

前言

亚庇市政厅在不久前发表《2020年亚庇地方发展大蓝图最后草案》,拟定亚庇城市发展的未来方向,欲将亚庇打造成为世界级的“自然、旅游及海滨大都市”(Nature, Resort & Maritime City)。

当局拟定地方发展大蓝图,是为了重新规划亚庇市内的土地使用,并向民众公布接受咨询。如果没有民众反对,那么大蓝图将会成为城市的面貌。

有鉴于此,作为土生土长的亚庇人,长期思考与想象亚庇的未来愿景,希望在此书写对蓝图的反思,激荡民众的共同想象,一起建构属于我们的亚庇城市。

亚庇属于谁的?

重新规划整个城市,是很宏大的课题,牵扯整个城市的命脉及人民的生活未来。因此它必须具备全面的思考,而不是纯粹技术性和商业性考量。同时也要凝聚亚庇人民的共识,方能推动。将亚庇打造成为“自然、旅游及海滨都市”,到底是谁的想象?是人民的?还是政府高官?抑或是资本家?

亚庇依山傍水,有60公里长的海岸线,有唯美动人的夕阳美景,蔚蓝清澈不受污染的海洋,那是我们天时地利的优势。这造就了亚庇被评选为2013年十大新兴的旅游城市(旅游网站),过半的亚庇经济仰赖旅游服务业,的确说明旅游业的潜能很高。

但是,别忘了它也是50万沙巴人民的家,倘若一味地往旅游城市发展,肆意地往商业化沉沦,这个城市终究是属于旅客和商家的,而不是全民的。

如果我们具有更为远见的思考,超越旅游城市的想象,认识到亚庇乃东马最大城市,有别于吉隆坡的繁华喧闹,亚庇多了一份的朴实宁静,多了一份返璞归真,把亚庇当做一个中等城市来看,在慢步走向城市化之余,我们纳入全民的生活重新考量,把亚庇打造成全马来西亚乃至全东南亚最宜居的城市,那将会是完全不同的想象。

迈向宜居城市

我们的定位是马来西亚第二城市,注定不走高度工业化、高度城市化的路,反之我们犹如澳洲的西部城市珀斯、美国的西部城市旧金山、台湾南部城市的高雄、越南南部城市的胡志明市等,没有首都那样的繁华,反而将亚庇的淳朴和温暖保留下来,政府大力改善人民的生活素质及投入公共建设,让旅客能够感受这座城市的特质和精神,让沙巴人民为最宜居的城市而骄傲,那将会是全民都能受惠的。

何谓宜居城市(Livable Cities)?根据《Monocle》杂志及《经济学人智库》所列出全球十大最宜居城市,其中一项有重要的指标就是,公共地(Open Space)占城市比例和运用,以及连接公共地和各大城市建筑的公共交通和公共设施(Effective Infrastructure)。

2013年被《经济学人》评选为全球最宜居的城市——墨尔本(Melbourne),其总公共地就有2万2390公顷,以国际标准每1000人口要有2公顷的公共地来看,400万人口的墨尔本,每1000人口有5.6公顷的公共地。即便是岛国新加坡,也能够做到每1000人口有1.9公顷的公共地,刚好达标。

回看沙巴,整个沙巴有807公顷的公共地,若以全州300万人口来计算,每1000人口仅有0.2公顷的公共土地,即使以全亚庇人口50万人来计算,每1000人口才有区区的1.6公顷的公共地,意味着我们连新加坡都不如。

就连我国联邦城市和谐、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在三月出席里卡士海湾开幕活动上指出,我国目前仅有1万4185公顷的公共地非常不足,要达到国际目标,就需要3万9200公顷的额外公共地。

试问一个以商业为主,完全没有公共地给民众使用的城市,如何成为宜居城市?

亚庇日益消失的公共地

由此反思亚庇发展蓝图,日前遭到非政府组织和党团的反对,把丹絨亚路海滨纳入《丹絨亚路生态发展计划蓝图》(TAED)中,恐怕会让亚庇熟悉的丹絨亚路海滨变色走样。

根据蓝图,有关海滨土地从绿色的公共保留地(Public reserve)改为酒店与旅馆用途(Hotel & Resort)以及综合用途(Mixed Use)。这也意味着,丹絨亚路海滩恐怕将会被商业化,在那里大兴土木,建设旅馆与酒店,成为高级的旅游区。而不再像以往那样,每个人在那里放风筝、堆沙堡、人人都能享有的夕阳美景。

这恐怕是最后一道防线,丹絨亚路若像丝绸港(Sutera Habour)那样被商业盈利化后,亚庇人民将失去最后一个公共的海滩,数代人的集体记忆将会被一抹而去,往后只能哼歌往事只能回味。

我们应该关注的是,丹絨亚路海滨被商业化,只是开始,并非结局。接下来,资本主义和全球城市化必定继续吞没亚庇,继续步步逼退公共地。今日失去丹絨亚路,日后终将失去整个亚庇的公共地。

城市除了是商业聚集地,也是人口的聚集地。根据报告,全球有70%的人口住在城市里,马来西亚则有超过一半的城市人口,而沙巴则有50万人口居住在亚庇,占沙巴人口六分之一弱,预测将会在2020年达到100万(沙巴结构发展蓝图)。

望着整个亚庇市中心的发展蓝图,一片红色和深红色标志着商业用途(Commercial Use)涵盖整个亚庇,只剩下两个小的可怜的绿色公共保留地,一个是近乎荒置、坐落在法庭对面的城市公园(City Park),另一个是坐落在法庭旁边的张天文公园。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2020年的亚庇市中心(CBD)内居然没有规划一个大型的绿地公园或广场,最靠近也要到丹絨亚路的Perdana公园及坐落在兵南邦路的农业公园,城市内也没有公共广场让人民坐下休闲。这是很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让我不禁反问,原来我们的城市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的互动如此匮乏。当人们都习惯流连在购物广场内,为经济和商业利益奉献,其实远远不及一家大小在公园野餐、在广场闲聊、在图书馆共同学习,来得更加温馨和充实。

政府不重视公共地的建设,也看不到公共地乃至绿地公园对社会的重要性,恰恰就是在毁灭一个城市最根本的精神。

其实,要理解亚庇市政厅乃至整个政府的思维不难,在发展的洪流当中,政府将会尽可能将有价值的地段商业化,刺激经济成长。鉴于亚庇乃典型的旅游城市,自然越来越多的公共地段将会被转为商业用途,亚庇人在周末除了能够逛商场以外,能够流连的公共场所少之又少。

甭说绿地和广场,就连公共设施如图书馆已被搬走,法庭也被搬离,甚至亚庇大巴刹也可能难逃搬迁的厄运。

 
这在外国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在德国柏林,单单是柏林城市内至少不下三间大型图书馆;在澳洲珀斯,其图书馆和博物馆正是屹立在城市中心,连接着很大的城市广场(City Square),深受许多当地人和旅客的喜爱,他们在那里所设立的凳子坐下聊天,让整个城市氛围非常融洽。

我们的邻国越南胡志明市,其旅游景点统一宫、圣母大教堂、市政厅、邮政局前,都设有大型的公园及广场,在周末时很会很容易看见当地人在那里坐着聊天、踢毽子及吃街边小吃,让我们很能感受到当地的文化与生活。

即使是土地有限的新加坡,也能做到将鱼尾狮雕像的金沙滨海湾(Marina Sand Bay),注入占地101公顷的金沙公园,让全民和旅客共同使用。为何以旅游都市定位的亚庇却做不到?

有一次闲逛台北市,路过西门町,在商场之间看到一大片被树木围绕的公共广场,有许多年轻人在那里跳街舞,老人在那里打太极,情侣在街灯下谈情说爱。让我不断地反思亚庇逐渐失去的公共空间及灵魂。

重新想象出发,迈步宜居城市

其实,当局可以把丹絨亚路海滨进行升级,继续维持其公共地的角色。政府可以参考其他城市那样,在那里兴建广场,让民众自由举办活动,也可以建立水池和绿地,让民众散步野餐。鼓励民间组织在那里定时举办表演和活动,增加社会的参与度。

更重要的是,蓝图虽然勾勒出亚庇公共交通的未来规划,然而若没有大力实施,也是徒然。趁着亚庇还没变成另一个吉隆坡,市政府必须要有政治勇气去推动改革,致力鼓励民众减少使用汽车,大胆参照国外成功的公共交通模式,推行巴士快捷系统,把巴士当做捷运来运作;开拓巴士专用道;确保大亚庇地区的公共交通能够连接每一户人家。

 
同时,与其建造25公里海滨的脚车道,不如在整个亚庇市延伸到外郊如Lintas和路阳,都一并推行脚车道,让全体亚庇民众可以使用脚车进入城市。

这些都是迈步宜居城市的重要步骤。我们要跳脱往吉隆坡模式发展的思维,想象一个完全不同的亚庇城市,才有可能缔造奇迹,让亚庇成为马来西亚最美丽、最宜居、最受到旅客喜爱的新兴城市。

若政府没有看见公共地、公共交通与城市之间的联系,也看不见其重要性,这座城市将慢慢失去其人文精神,沦为一个只会赚钱,却没有生活的都市。这个城市将会失去其定位和灵魂,尽管我们拥有60公里长的美丽海岸,拥有无敌的夕阳美景,若没有得以善用和规划,最终这片城市必然与当地社会越走越远,形成旅客专属的亚庇,而不是全民的亚庇。

如果你也对丹絨亚路海滨终将逝去的可能,感到惋惜和无奈,那么你还可以做的是,在明天之前到亚庇市政厅去,亲自表达你对亚庇未来市政规划的看法,提出你的反对意见,让我们一起为亚庇的未来做主!亚庇,是属于我们的。


编按:作者冯晋哲是君子同盟研究中心研究员,也是政治工作者。

 

Friday the 2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