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的獨缺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何俐萍(上图):大馬被喻為是資源富饒的國家,偏偏嚴缺培育將才的沃土,污煙瘴氣的政治環境帶來了近墨者黑的惡性循環。於是,我們看到台上的政客沉醉在爾虞我詐的利益鬥爭中,對民間的疾苦,國家體系沉痾的惡習,不是冷然待之,就是視而不見。既無才又無能,怎能配得起有担当“領袖”的名稱?

 

 

獨缺有擔當領袖

 

首相納吉把巴西足球隊的比喻和領導人的才能作比喻,讓人眼前一亮,也讓人低頭長嘆。

 

是趕搭世界杯熱潮的末班車,還是純粹有感而發?納吉這番話是自我警醒,抑或又只是應時應景的門面話?

嚷嚷著要成為先進國的口號已多年,喊得雖大聲,但聲勢有些虛。領袖振臂高呼,要讓大馬國民個個擠身成為高收入群,眼角不經意一瞥卻是高官下令不得施舍在城市熱鬧的黃金地帶行乞者的新聞報導。

緊接著是國行宣佈升息,民間立是一片哀嚎聲,只因這不過是瘦了荷包的前奏,明年4月消費稅一旦落實,必然又是“漲”聲響起。唯一能自我安慰的是,政府的行事風格向來愛給人民在最後一分鐘前獻上“驚喜”,所以大家都拍拍胸口,猛呼:“安啦,安啦!臨陣剎車不是沒有可能的!”也對,原本說好在今年4月1日起,每張支票征收50仙的處理費,眼看期限已到不是也來個急轉彎,拋出大馬人最熟悉的台詞“技術性問題”,宣告再度展延。

既無才又無能,怎能配得起“領袖”的名稱?悲哀的是,大馬長來來不僅扮演人才輸出國的角色,能上得了台面,展現領袖風范者,屈指一算,寥寥無幾啊!

大馬被喻為是資源富饒的國家,偏偏嚴缺培育將才的沃土,污煙瘴氣的政治環境帶來了近墨者黑的惡性循環。於是,我們看到台上的政客沉醉在爾虞我詐的利益鬥爭中,對民間的疾苦,國家體系沉痾的惡習,不是冷然待之,就是視而不見。

邦莫達的“希特勒萬歲!”不是一時失言,而是本能和最“坦率”的反應,更何況這個向來以出位言論聞名的代議士也不是首遭禍從口出,被逼收回言論也不過是因為輿論的壓力,迫使他暫時低頭。

MH370充滿玄疑的事件早已淡出許多人的記憶,然而過程中一些政治人物的失言,巫師的地毯和兩粒椰子仍讓人在憶起時笑中有淚。笑是因為滑稽和無知,淚是為脫序的行為,國家顏面掃地而淚流。

再來是爭論不休的宗教課題,我們惱怒於小撮人刻意操弄,把原本是理所當然的信仰自由原則披上於敏感的外衣,更憤怒於部分的政治人物不是跟著政治人物,擺出捍衛的高姿態,即使耍起“推”功,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甚至企圖模糊焦點,故意遷怒於大篇幅報導的媒體其實有不可告人的隱議程,抹黑、污蔑的手段讓人心灰也心寒。

環顧當下的大馬,我們太匱乏有擔當、有遠見、有道義的領袖,其實不必納吉的提醒,我們心裡很明白,前瞻大馬的未來,實在無法讓人樂觀期待。

(星洲日報.砂拉越.評論.作者:何俐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