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砂拉越州议会改革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在改革派首席部长的管理方式下,並有经验丰富的议长协助,我们对州议会转型並迈向卓越抱有期望,相信大马其他州议会也会傚仿。无论如何,这一切都是一位代议士积极的想法。2015年,我们是否能够举办3次的议会呢?这位改革派的首席部长,如何为砂拉越带来必要的改变?能走多远?

2015年04月21日 | 作者:施志豪

「对于这一切的发生,我感到抱歉。但是我必须提交该私人议案以討论一个对公眾非常重要急迫的事件。」我匆匆赶到州议会秘书处,因为当我们抵达议会大楼的时候,安德鲁博士的车上的时钟显示已经是下午4时18分。

「啊......不要著急,我们还有时间。因为我们今天需要加班。让我知会行政部门先。」一位秘书处的职员告诉我。对于民选代表穿著拖鞋跑进议会秘书处,那里的工作人员可能已经习以为常,但是他们仍报以礼貌的微笑。

「YB,请问这议案是根据议会常规第15条款吗?」对,秘书处的工作人员都是知识渊博的,他们可以隨时给予议员们导向,以便能通过复杂的议会常规迷宫。从这里看出,议长把职员们都训练得很出色。

从本月初开始,州议会大楼不停的举办了多项活动,这是第一次,因为立法会议將会在下週举行。

召开州议会是4月首要任务,只要所有员工到位。根据以往来说,同常议会都是在5月和11月各召开一次。

虽然这一次的议会比平时早了一个月,但是有人告诉我,没有任何议员即將要提交议案或者提问。

从1月开始,猜测漫天充斥。媒体记者从权威人士方面听闻州议会將会在4月召开。

有人说,这肯定是在为即將举行的州选举铺路。在农历新年期间,首相的到访引发了咖啡店內外各意见领袖的猜测。

有关州选举的炒作八卦新闻已经平静了下来,显然是因为一直没有新的线索出现。但这也似乎並没有带给各政治派系解决方案。

首长受高度关注

首席部长一直以来都保持平静和轻鬆的態度,儘管他的言行举止受到媒体高度的关注。州议长和州內阁不置可否,有关提早举行州选的消息却压倒了消费税的討论、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伊斯兰刑事法的落实和首相面对的危机。

对此,我们只需要好好的去观看位于南中国海另一方的西马,虽然作为大马一部分,我们都不能倖免受到衝击。

一如既往,就我个人而言,我看事物是喜欢从正面的方向看去。因为即使我们从別的方面看去,也不会对事情有任何的帮助。就像大多数医生都会建议病人:「必须积极面对,因为积极可以降低焦虑和压力,有利于健康。」对此,我深信不疑。

其实,我很高兴州议会提前在4月举行。这意味著我们在2015年可能可以有三次的州议会。因为根据宪法规定,州议会必须在每半年举行一次,意思就是说,在4月举办后,不能在11月才召开州议会。

「首席部长建议说,我们在2015年召开3次的州议会,並在接下来每一年我们將会召开4次的州议会」这是我一位在敌营的对手说的。他试图说服我,新的州政府领导革新的气氛。

嗯......不光是首席部长听取反对党的倡议,他还有更大的政治抱负。其实,召开更多的州议会肯定是受到欢迎的,因为这將意味政府將能带给民眾更好的服务。

在过去的4年中,我注意到在8次州议会中,议员们提呈了超过300项问题,这些问题都涉及各个政府部门,影响砂州人民。另外,若不包括一些重复性的问题,总结起来肯定有超过2000项问题已经提呈。

其中有超过200项问题要求口头答覆,其中四分之三的问题由于时间的限制,已经成为过去(效率当然有待改进)。然而,它提醒各个政府部门需解决问题,不管是否在州议会中答覆。

隨著每年將会召开更多的州议会,这將意味更多民眾的心声將能有效传达议会。

此外,由于州议会相隔时间较短,影响民眾和州的问题將更迅速的解决。然而,作为民选的议员,他们的角色不只是服务选区的民眾,更需参与辩论、对立法和议案投票。

让国人得到完善服务根据威斯敏斯特模式的议会民主制,民选代表必须是立法议会的成员以及监督政府政策,諮询部门和机构,例如对政府施政及工作提出縝密的諮询,让国家与人民得到更好的服务。

公共事务必需秉持问责制和透明化。砂州財政部及砂州电讯机构的官员应在监督公用事业部的委员会之前,对出售州政府属下公司提供详细的解释,而不是交由首席部长或者是公共事务部长来回答问题,因为他们对于这些方面的知识有限。

同样的,基础设施的机构也必须提供清楚的解释,以便让所有立法议员瞭解建设延迟或者是被忽视的原因,因为基本设施对于砂拉越乡区的居民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但最具讽刺的事情是,作为民选的立法机关,现今大马的国会和州立法机构仍然相当的落后。事实上,立法机构的权利至今已经被削弱许多。

在其他地方,许多立法机构已经改革和復兴,甚至是转型,以確保议会至上的权力,严密监督政府施政。

在改革派首席部长的管理方式下,並有经验丰富的议长协助,我们对州议会转型並迈向卓越抱有期望,相信大马其他州议会也会傚仿。无论如何,这一切都是一位代议士积极的想法。

2015年,我们是否能够举办3次的议会呢?这位改革派的首席部长,如何为砂拉越带来必要的改变?能走多远?

Saturday the 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