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米亚共和国称可能回归俄罗斯

打印
分类:犀乡之音

乌克兰利沃夫州人民拉达宣布利沃夫独立之后,乌克兰陷入内战已经成为了媒体现实的话题。而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上图)宣布可能脱离乌克兰回归俄罗斯的消息则更加让人担心这个国家撕裂的可能。

 

 

 

克里米亚共和国称若乌克兰继续内战就回归俄罗斯

 

日期: 2014-02-21 

乌克兰利沃夫州人民拉达宣布利沃夫独立之后,乌克兰陷入内战已经成为了媒体现实的话题。而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宣布可能脱离乌克兰回归俄罗斯的消息则更加让人担心这个国家撕裂的可能。据俄新网报道,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人民拉达议长弗拉基米尔•康斯坦丁诺夫周四表示,在合法政权被更换的情况下,克里米亚将提出脱离乌克兰的问题。

康斯坦丁诺夫在莫斯科召开的国家杜马自由民主党团会议上说:“我们没有两条、三条路,我们只有一条路,就是废止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的决议。一个国家把(克里米亚)移交给另一个国家以示友好,世纪友谊,接受的国家今天叫做乌克兰。我们看到友谊出现了什么情况。如果那个国家本身不再存在,那么所有协议的关系都将终止,会是完全另外一种政治法律史。” 他强调,在决定克里米亚脱离问题的第一阶段不需要全民公投。他同时强调,目前这个决定不是迫切的。他说:“我不希望纠结这个问题,因为目前克里米亚是中央政府的支柱之一。如果我们开始这么做,我们就将失去国家,因为目前的斗争不是为了克里米亚,而是为了基辅市,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它。”

康斯坦丁诺夫表示,乌克兰的情况是试图使用已经在世界上尝试过的武装攫取政权的方法

他说:“攫取政权的方法相当明白,它已经在世界上尝试过。也就是说,成立相同的政府机构并通过国际调停人让其与现任政府一起坐下来谈判。只要做到这一点,从这个时刻起国内就没有政府。这意味着,再邀请政府参加谈判一个星期,然后整个政权就掌握在反对派手中。这是武装攫取政权的方法,它被纳入某种国际社会可以接受的框架。”

他强调,所有这些行为都不合法,“那些承认这种行为合法的国家目前正在品尝苦果。”不过目前尚未审议这个问题。

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人民拉达主席团昨天在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官方网站上刊发了声明,要求乌克兰总统采取紧急手段恢复国家秩序。

基辅市中心的骚乱目前已经演变为武装暴动

基辅市中心2月18日(周二)再次爆发大规模骚乱,当天反对派在乌克兰最高拉大会议上要求恢复2004年宪法,恢复议会总统制。情绪激动人群试图靠近乌克兰议会大楼,激进分子闯入基辅市中心的大楼,点燃车胎,向警方和汽车投掷石块和燃烧瓶。据警方信息,激进分子首次使用了射击武器。

乌克兰卫生部20日发布消息称,18日至今的冲突死亡人数已升至67人。

克里米亚在1954年前都是苏联俄罗斯联邦加盟共和国的一部分,1954年,为庆祝乌克兰的哥萨克人鲍格丹•赫梅尔尼茨基开始与俄罗斯“结盟”300周年,赫鲁晓夫主导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在1954年通过决议,将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决议的理由是:“鉴于克里米亚同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之间经济上有共同性、地域接近、经济和文化关系密切。”

1991年苏联解体后,克里米亚半岛成为乌克兰的一部分。许多半岛居民对此不满。由于半岛上还驻有俄罗斯的黑海舰队,当时情况相当紧张,有爆发战争的可能。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势力在选举中失利后,情况开始缓和。1992年5月5日克里米亚半岛宣布独立,后来决定成为乌克兰的一个自治共和国。俄罗斯租借塞瓦斯托波尔军港的部分作为黑海舰队的基地。尽管乌克兰语是唯一的官方语言,但克里米亚政府的业务工作主要还是使用俄语。比起其他地区,企图扩大教育和政府事务对乌克兰语的使用一直不太成功。

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人民拉达主席团致乌克兰总统的公开信

尊敬的维克托•费奥多罗维奇•亚努科维奇:

宁静的克里米亚被又一次来自基辅地区的武装暴动所扰乱,首都街头的大屠杀则证明了反对派将政府的让步退却当做软弱可欺,这在他们用暴力夺取国家政权前的,在大赦法案时的表现就说明了这一点。

来自“民族主义政党自由党”、“私人部门”以及其他极端组织的好斗者们宣告了一场总动员并且要求携带火器的人们前往街垒,那件犯罪行为已经导致了许多被害者死亡。

2月,有18位无辜平民死于无法控制的匪徒行为。这早已不是一场反对派领袖所说的和平抗议,这甚至都不止是一场暴动。这是一场内战的开始,这一点克里米亚议会已经反复警告了。

今天,我们要求您,国家的领袖采取果断的行动和应急的措施。成百上千的克里米亚居民正在翘首以待,所有投票在总统大选时给您投票的人都期待着国家的稳定。

现在仍然有一线机会,能保护乌克兰的宪法基础,明天的情况则未必如此。为了防止未来国内冲突的进一步扩大,克里米亚共和国人民拉达保留要求人民在克里木半岛上保卫他们安宁家乡的自治权。

——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人民拉达主席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