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南族,被流放天边的民族

打印
分类:犀乡之音

也许你没听说过砂劳越的巴南原住民本南族,但你应该对砂州的巴南(Baram)水坝有印象。该水坝由时任砂州首长泰益推动,一旦建成,估计当地的几万名原 住民將被逼迁。正当原住民在抗议这座水坝时,官方在2020年之前,將建造12座水坝的事实。一座水坝的破坏已经难以形容,何况是12座?

当发展的巨轮来到砂州美丽的后花园,生態破坏被合理化,所有的牺牲彷彿都为了成就更伟大的未来。儘管原住民们如何撕破喉咙,反抗的声音终究无法穿越 丛林,到达会议中心,只能用单薄的身躯来阻挡挺进的神手。所以,当地的原住民本南人,也不得不迁移到更深远、没有道路可达的原始森林区,而隨著这次的流放 徒迁,他们很可能会在世界的水平线上,永远消失不见。

巴南地区有三大主要的原住民,即肯雅族、加央族和本南族。其中仍依赖森林求生的本南族,目前估计约在400至500人之间,是东南亚最后的游牧民 族。他们天性爱好和平,善于使用吹筒捕猎动物,但却从不伤害他人,即使受到他族的骚扰也多选择自行退居到森林的更后方。传统的本南语中没有「再见」和「谢 谢」这两个词,这和他们活在与世隔绝的热带雨林深处有关。他们居无定所,一辈子彼此能相遇的机会也许只有那么一次,所以他们不说「再见」。

而且,他们认为森林是大家共有的財產,狩猎野生动物、採集野果,一起分享自然资源是天经地义,因此「谢谢」也没必要存在。

敌不过文明衝击

然而,这美丽的民族最终还是敌不过財团。一旦巴南水坝落成,估计有26间长屋和村庄將沉没水底,虽然本南人不至于灭族,但在文化切断与衝击下,势必 失去某些族群本质,而我们以后也只能从博物馆的照片和展示品中回味这些古老的传统和文化了。平心而论,为了满足某些人的发展蓝图,我们值得牺牲一整个民 族,把他们的真实故事都写成「传说中」吗?

这几年间,巴南原住民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园,只能自行设立路障营,阻止水坝建造工人进入该区施工,但遭遇无数次被砂森林局和水坝公司的刁难。显然,这 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要真正保存原住民生態,我们必须確保砂州政府答应签署《本南和平园建议书》,其中包括要求砂州政府承认土族习俗法、保留习俗地和杜绝 非法伐木。同时也检討所有的水坝计画,虽然爭取从来不易,但有些事,总得有人做,不是吗?

在打开巴南水坝这一页之前,我和大家一样,对离我们一海之遥的东马原住民的困境既熟悉又陌生,然而翻开之后,我心慼慼然。巴南原住民为了保卫家园而日晒雨淋,我们仍在这里为发展的代价喋喋不休。

当张悬在耳边轻唱起吴晟的诗《我不和你谈论》时,我才发现,原来生命的智慧与教诲,早藏在生活里。

「我不和你谈论人生/不和你谈论深奥玄妙的思潮/请离开书房/我带你去广袤的田野走走/去抚触清凉的河水/如何沉默地灌溉田地...」

是的,只要我们愿意去接触,许多的论述或疑虑、討论或爭辩,都显得苍白无力。而关于要守护自然或发展未来的迷思,答案一直都藏在湖泊、田园、山丘、溪水或村庄旁,等待我们发现。

备註:部分资料源自拓展替代生活协会的资讯网页《达邦树|无声的吶喊》

2015年04月06日 | 作者:吴毅阳

Saturday the 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