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馳在死亡大道

打印
分类:犀乡之音

由於泛婆幹路太過“惡名昭彰”,那天回鄉掃墓,我算了算路程,與老公選在視野最清晰的午間,無懼烈日開著貨卡,一路忐忑著往泗里街奔騰而去。穿過西連鎮來到郊外,儘管觸目所及盡是青山綠水,咱倆關上車窗躲進小小的冷氣世界,卻也無心欣賞窗外的景緻,反而是緊繃著一顆心,把全副精神擺在駕駛盤上,不敢有絲毫的“行差踏錯”。

我們以百公里的時速前進,車輪在發燙的柏油路上飛快地滾動,蜿蜒曲折的前路漫漫,道路兩旁不時冒出顯眼的紅色告示牌,不是提醒著前方“車禍黑區,小心駕駛”,就是“前頭大轉彎,放慢車速”,令人愈發緊張起來。

正當我們的車子,穿越坦途征服山嶺,行到鄉野的狹小單行車道,頓時被眼前的一幕所怔住。只見前 頭的一支車隊,為首的那輛小車車,正以大概時速四五十的速度緩緩前進,跟在他屁股後面的一長串車子,個個顯得急躁不安,幾次躍躍欲試想超越他,都是頭一升 出去,就被逆道的車子擋了回來。

我猜想,開在最前頭的那輛“烏龜車”,司機應該是當地人。小地方生活悠哉閒哉,居民開起車來慢條斯理,哪像跟時間賽跑的趕路人,個個油門踩到出煙。這下狹路相逢,你不可能巴望小地方的居民,跟著你一起追風逐日。

大家顯然都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既然前頭的人慢,後面的人可沒閒功夫跟他耗著。於是,一路上,我和老公時不時就看到“成龍”們驚險萬狀的超車表演。

有些人駕車很理智,前頭慢,他耐著性子等,至到直路確定逆道沒車了才超過;但更多的人卻很有冒險精神,前頭有個大轉彎,他看也不看,就“咻”地一聲往前超。看得後頭的我們目瞪口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我跟老公說,何必那麼心急,不是說有超車道嗎?老公說,超車道是有,但要過了斯里阿曼才比較多。至於古晉�斯里阿曼這段路,要等超車道才超車,那就要慢慢等。

這三百多公里的長路,我們沿途看到的盡是性能較好的車輛,和長巴、羅里,還有小地方居民,在生死時速中你追我趕。路上險彎頗多,道路有崎嶇有平坦,所幸一路上有驚無險,我們用了大約5小時,趕在天黑之前到達泗里街。

當車子從高山滑下,朝實曼歸國家公園長驅直入,正好夕陽西下,金黃的光線把層疊的山巒暈染得如同油彩。我把車窗較下,就著涼風侵略式地闖進這幅畫裡,聆聽雀鳥歸巢的鳴叫,所有的疲憊頓時一掃而空。

假如你問我,泛婆幹路路況差嗎?老實說,整體還算不錯,只是內陸地區單行車道加上太多的路彎彎,割起車來超不方便,也為行車者添加了無以名狀的危險,性急的人千萬要記住“欲速則不達”這句話。

最令我“反感”的,要數那幾道既高且彎的“驚魂嶺”。爬坡已經夠吃力的了,竟然還在上山下嶺時附送急轉彎,簡直是欠罵。看著咫尺之外的萬丈深崖,終於領略到甚麼叫做“生死一線間”。

順帶一提的是,這條幹路晚上照明不足,四下裡黑漆漆地伸手不見五指。視力好的人上路前,記得檢查車子的照明設備,以策萬一;至於視力不怎麼樣的,還是乖乖學我,算準時間,趕在太陽下山之前到達目的地。

(評論.作者:王銀鶯)24-4-15

 
 
Saturday the 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