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選取分配不公的問題 人聯是否有去力爭?

打印
分类:犀乡之音

張光福(上圖):從選區的分佈,若以人數來做比例的話,就已經吃虧很多。根據之前的報導(華社要什麼?),拿督吳標生所說的,在選區的劃分,人數比例必須不可以超過多少(一定數目)。

但在目前的情況下,差別已經太大,造成華人議席分配不均,在爭取權益方面也就吃虧。為什麼會有這個問題? 執政的華人政黨必須深思,他們本身是不是曾經好好的去力爭?

 

【華社到底要什麼】

訪晉漢省華總會務主任張光福

(詩華日報)

周一, 2010年 12月 27日 09:45 UCA IT

 

記者:我國目前的情況,是否有利華人經商?

張光福:目前還算有利。經商的華人當然希望政治穩定,同時也要減少繁文縟節,而華人最怕的也包括政策上的偏差,官僚上的作風。但在現今的情況下,經商對華人來說,還是相當的自由。


摒棄拐杖文化

記者:對於工程合約方面,有何看法?是否認同公平競標才是最好的方法?

張光福:任何商人,或任何人如果擁有正確的人生觀,都會願意看見公平競爭。這肯定好過分配工程合約的做法,因為站在商人的立場,公平競爭承包工程,是最正確的做法,誰都不願意被一些擁有既得利益或擁有特權的人所壟斷。

物竟天擇,適者生存,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我認為,公平競爭是最正確的做法,不能夠一直在扶持某些特定的階層,因為隨著地球村時代的到來,你必須要面對整個世界性的競爭。

競爭並不只是來自本國,也要面對世界各地的。所以,保護主義應該要逐步被廢除,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如果“拐杖政策”繼續堅持,對一些人的獨立性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遏制極端言論

記者:最近國內出現“寄居論”或“回中國論”。你認為這到底是什麼因素?
張光福:之前,可能是某一些、小部分人心態上的問題,我看這是有幾個方面,特別是教育界出現了這種言論,包括一些校長、老師、都有這種說法。我想,這不是偶然發生的。

最近出現了一些土著權威組織,一直在興風作浪,這也造成一些官員,特別是一些有參與所謂干訓局的這一類。是不是有受到這一方面的影響,或有某一些種族主義、或思想偏激的人,在灌輸一些意識。

或者在另一方面,講這些話的人,本身即自卑又不平衡。這也關係到整個大趨勢,包括中國的經濟發展,在世界所扮演的地位等。可能有些人不平衡的心態或顧慮,所以才會產生這種想法。

馬來西亞幾十年來,種族衝突的情況並不是太激烈,大家應該站在一起,不要虛耗於這種意識形態上的爭論,我們的國家已經對這種所謂的種族論調,浪費了太多的時間。

國家應該注重經濟的建設,不要因為一些政客挑撥,而影響了整個民族和國家。
我很同意也欣賞首相的“一個馬來西亞”概念,雖然這個路會走的很辛苦,但整個理想和概念對整個民族和國家的發展都有利。有些人當然會扯後腿,但馬來西亞的發展不允許再有這種種族主義。

環顧四周其他國家,印尼最近這幾年來的政治已相當穩定,經濟也開始起飛。所以我覺得,不應讓這種極端的言論再出現,有關當局應該強烈的遏制這種種族主義論調產生。

 

“寄居論”、“回中國論”

記者:華社對“寄居論”、“回中國論”等極端言論而感到憤怒。其實,華人應該如何去面對?

張光福:這種言論對華社當然會感到憤怒,但這只是少部分的、一些人的意見。我相信絕大多數的各族人民,都不能苟同這種做法、包括巫統的部長納茲里也反對這種做法,他們的立場都是相對的,就算是以前我們覺得極端的巫青團團長凱利,到目前為止也都相當中肯。

所以我覺得,目前這個世界的趨勢對於這種族言論的人,他們的市場已經是越來越少,因為大家都不明白,如果一個國家再搞種族主義,整個國家、民族的前途都沒有好處。

當然,站在華社的立場,我們要關注這種事態的發展,特別是在發生這種情況時後,我們也需要所謂的執政當局加以監督,不要讓這種星星之火,導致燎原的情勢。

有時,一些種族主義者會煽動別人,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對國家的發展不會有好處。當然,發表這種言論的,是沒有大視野,目光短淺的人。所幸的是,有這種心態的人只佔了少部分。因此,我們嗤之以鼻。

記者:面對土權組織的咄咄逼人,曾有人建議華人也成立類似組織進行抗衡,或以硬碰硬。你有什麼看法?

這就好像我剛才所講的,只是一部分人極端。他們巴不得你也成立這樣的一個組織來對抗,而成就他們撈取政治資本的目的,而這也就和首相所提出之“一個馬來西亞”政策大相徑庭。

我認為如果要特別成立一個對抗性的組織,是沒有必要的,因為反而會加劇種族間的衝突。所以,我們期待執政當局,包括代表華人的馬華、人聯黨、民政黨,能夠加緊維繫團結。


華基政黨應痛定思痛

記者:砂州華裔大多聚居城市地區,所享有的基本設施也比鄉區更好,但為何還是較傾向反對黨?

張光福:這個現象不單是在砂州,整個馬來西亞都有這種現象,這是因為市區和郊區的選民結構不同。市區選民一般上受的教育比較高,接受的資訊、網絡等也比較多,他們所要求的東西完全不一樣。

市區選民會認為,基本設施、教育、醫療的發展,是政府應該做的,執政就應該把這些東西做好,這是基本的。所以,他們的要求不只局限於這些基本設施,可能還會包括政策上的偏差,貪污的現象,治安的問題等等。同時也擁有較高的政治意識。

鄉區則相反,一般上教育水平會低於市區,所以要求也比較低,可以把基本設施給他們,在提高一些物質上的輔助。他們認為,不管誰做政府,日子還是一樣過,所以要求可能不高。

另外一點,也因為城市選民開始年輕化。執政黨方面,包括人聯黨,現在年輕人完全不了解他們一路走來的過程。

年輕人也都有一種正義感,好打抱不平,對於不滿的東西,他們認為現在的反對黨能給予出氣的平台,對不公平提出反對或抗議,所以他們就傾向反對黨。

所以,選民年輕化肯定對反對黨更有利,這就是年齡層的差別。當然,執政也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這是不能否認的,一個政黨必須不斷的年輕化,加入新面孔,而且在各個時期,選民的要求是不同的。

像我們這種年齡層的人,曾看過人聯黨努力過,特別是在華文教育上的扶持,做出了很大的努力。這是不容否認的事實。當然,現在出現了那麼對的反對票,就當然要痛定思痛。

華基政黨如果執政久了,不圖自強,如果沒有再提升自己的政治理念,過於安逸,對年輕人的政治穩向沒有關注,就會造成年輕人離開華基政黨越來越遠。

華基政黨的領導不能再固步自封,不能再以往的政治思維來考量當下的局勢,若沒有危機感,對執政黨不容樂觀。


華人選取分配不公

記者:是華人政治力量的分散,導致華社陷入不利的情況?

張光福:華人的議席已經越來越少,從最早的議席到現在其實就已經吃虧了。這就是政治現實的殘酷,華人議席如果被蠶食,代表性當然就越來越少,這是很根本的問題。就比如在大選時,在土著選區國陣勝面會比較大,而華人政黨在城市選區面對反對黨的競爭,挨打的局面其實比較多,所以華人議席的比重肯定越來越少。

 

華人選取分配不公的問題 人聯是否有去力爭?

從選區的分佈,若以人數來做比例的話,就已經吃虧很多。根據之前的報導(華社要什麼?),拿督吳標生所說的,在選區的劃分,人數比例必須不可以超過多少(一定數目)。但在目前的情況下,差別已經太大,造成華人議席分配不均,在爭取權益方面也就吃虧。

為什麼會有這個問題?執政的華人政黨(人聯)必須深思,你本身是不是曾經好好的去力爭?

 

首長會見華社代表 實際上的安撫作用有多大

 記者:首長最近2次會見華社代表。對你而言,其意義何在?

張光福:他現在應該聆聽華社的心聲,這是作為執政必須做的事情。但有一些情況不是三言兩句所能夠講得清楚,包括政治的現實、壓力的出現,從308的大選後,政治局勢已經不再是一黨獨大,如果要說兩線制,這也是雛形的兩線製所造成的現象。

記者:首長會見華社代表,讓人覺得他對華社的重視,但實際上的安撫作用有多大?

張光福:因人而異,每個人都看法不一樣。我認為,這是局部對一些人有安撫作用,但對整體來說,因為選民並不都是單單依靠華社領袖,而且感受也不一樣,因為大家的層次不同,例如撥地(以地養校),對華教界人士來說,這是一個好的現象,好的趨勢,但作用因人而異。

也不能說這完全沒有作用,也不能說有很大的作用。年輕一輩可能就認為,這有什麼好處?特別是一些不受華文教育的人,他們的感受就不同,他們可能會認為,土地是你的,跟我什麼關係?有一些人確實是這種心態,所以它的作用,就要看個人的感受。

Sun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