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雅族妇女下决心不再投国阵

打印
分类:犀乡之音

庄永谅在其著作《让我们牢记》一书中揭露,美格朱尼与政府首席秘书阿末沙吉曾于1986年亲自负责把外来非法移民登记为公民的工作。沙巴州巫统还成立了“特别工作队”,由慕沙阿曼(现任沙巴首席部长)、耶耶胡先及查巴汉所主持,并发马身份证给他们,再为他们登记为选民及注册成为巫统党员。此一行动,就是神秘兮兮的“M计划”,他指出:当权者为了政治便利而牺牲国家的廉政和主权。

 

 

“皇委会”与沙巴非法移民问题 

 作者:沙巴汉  2012年05月20日 

【沙巴汉】

     报载沙巴朝野政党都一致同意成立“皇委会”,以彻查沙巴非法移民问题。根据数日前首相署部长纳玆里称,“皇委会”已于今年2月8日获内阁批准。

    

    事实上,在首相纳吉两度访沙巴之前,多名嘉达山籍部长便捎来了佳音。可是,直到今天为止,沙巴人民“只闻楼梯响,未见人下来”。“皇委会”何时正式成立,还是遥遥无期,首相并未正式作出宣布。

    到底受到什么原因拖延?各方猜测纷纭,莫衷一是。依笔者观察,此事因牵连面太大,恐对即将来临的大选带来冲击,尤其是涉及的对象几乎全是国阵高官显要。对国阵而言,此举无疑乃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皇委会”无法尽快成立,相信最感尴尬者莫如事前通风报讯的嘉达山籍部长,大选来时恐无法向沙巴人民,尤其是彼等本身族人作出交代。原因是在沙巴加入马来西亚前,嘉达山人是真正的“土地之子”,占沙巴人口结构上的最多数,如今已沦落至少数民族的境地。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怎不令人唏嘘不已!与此同时,大选时在野党绝不会错过此一“热蕃薯”课题。

    世外桃源沦為非法移民天堂

    49年前,沙巴尚未加入马来西亚前,地广人稀,物产丰富,夜不闭户,被誉为世外桃源,人间乐土。加入马来西亚49年后的今天,非法移民充斥,治安不靖,变成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外来非法移民的天堂。

    根据2009年10月18日内政部长希山慕丁透露,沙巴州共有61万零104名外来非法移民。若以沙巴总人口330万人计,平均每六人中,有一名是外来非法移民。以上乃官方的统计数字,正确的数字,无从得悉。数以万计漏网之鱼,完全未列入官方的统计数字内。

    早些时候,沙巴著名“抓鬼英雄”(指幽灵选民)及一路来对外来非法移民有深入研究的权威人士庄永谅曾经指出,由1970年至2005年,沙巴人口不寻常的激增,引人疑窦。他将此一时期内沙巴与砂拉越的人口作比较如下:

    1970年,沙巴人口为64万8693人;砂拉越的人口为97万6269人。

    1980年沙巴人口增加至110万3003人(增幅56%);此时砂拉越的人口为123 万5553人(增幅27%)。

    1991年,沙巴人口为180万8848人(增幅78%);此时砂拉越的人口为164万2771人(增幅23%)。

    2000年,沙巴人口为260万3400人(增幅44%);此时砂拉越的人口为201万2616人(增幅23%)。

    2005年,沙巴人口为301万人;砂拉越的人口为230万人。

【作者按:网上报道,庄永谅提供之2005年沙巴人口数据为325万,现根据官方人口统计局校正为301万。】

    沙巴人口不寻常激增已盖过砂拉越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各年份中,砂拉越人口的增幅是“自然增加率”;而沙巴却是“反常的增加现象”。1970年时,原本人口总数比砂拉越少的沙巴,经过35年后,人口却要盖过砂拉越,并多出95万人。

    

    如果沙巴的人口增加率与砂拉越一样,那今日沙巴人口总数充其量应该只有约150万人之谱,可是现在却倍增。在一些市镇,外国移民多过本土人,例如:京那巴丹岸有75%是外来人口,古纳约有54%,比鲁兰占36%是外来人。

    以沙巴人口总数计,外来者与本地人的比例是二对一。除非沙巴人的生殖力超强,或者如早前沙巴行动党兵南邦支部艾文波西形容具“兔子般”快速的“繁殖能力”,否则如此不寻常大量急增的人口级数,肯定背后大有内幕。面对各方的责难,政府当局至今讳莫如深,三缄其口,无法作出令人满意的交代和解释。

    庄永谅更进一步的指出,由1970年至2000年间,沙巴西海岸及内陆地区非回教土著(嘉达山、杜顺、毛律等)人口增长幅度为162%;与此同时,东海岸地区的人口增幅却达到惊人1522%。此点又说明了什么?相信只有待民联执政后,才能拨开迷雾见青天。真相才有望大白的一天。

    庄永谅何许人?

    

    庄永谅医生何许人也?他现年70岁,是著名的外科医生。曾任上议员,着有《让我们牢记》(Lest We Forget)一书,揭发沙巴人口不寻常激增的疑云。目下庄永谅为公正党党员。他加入公正党,就是期望有朝一日民联上台后,追究此事。

    1994年时,他曾代表团结党竞选里卡士州议席。他指出,根据他15年来研究发现,可能有60万名非法移民在80年代中期(即1985年大选)到90年代之间(即1994年大选),获得马来西亚公民身份证。

    他警告,此事件若不能获得妥善解决,相关问题势必延伸至马来亚半岛,特别是民联执政的州属,包括雪兰峨、槟城、吉打及吉兰丹。

    他又说:“这个问题不止影响国家安全,也影响及沙巴州的土地课题。如果他们在雪州或其他民联州属使用同一套方法,我不会感到惊讶!”

    

    较早前也有新闻报导,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出示一封疑似巫统信函,显示巫统区部要求内政部为乌鲁雪兰峨大约2000名永久居民提供公民权,以赢得第13届全国大选。不过,较后巫统乌雪区部主席莫哈末依德利斯(Mohamed Idris Abu Bakar)却加以否认。但民联指乌雪区部成功注册了1万5000名新选民,令人质疑。

    庄永谅又说,曾在其著作《让我们牢记》一书中不断提及沙巴人口急增的问题,如果是错的,为何警方未对付他?他再进一步揭露,当年出任副内长的美格朱尼(Megat Junid Megat Ayob)与政府首席秘书阿末沙吉(Ahmad Sarji Abdul Hamid)曾于1986年亲自负责把外来非法移民登记为公民的工作。

    沙巴州巫统还成立了“特别工作队”,由慕沙阿曼(现任沙巴首席部长)、耶耶胡先(Yahya Hussin)及查巴汉(Jabar Khan)所主持,负责登记这些外来非法移民,并发出马来西亚身份证给他们,再为他们登记为选民及注册成为巫统党员。此一行动,就是在沙巴民间盛传讳莫如深,神秘兮兮的“M计划”。

    他进一步揭露,在“M计划”下,沙巴选民册充满了幽灵选民,他质问:“当权者是否准备为了政治便利而牺牲国家的廉政和主权?”最糟糕的是,这些外来合法或非法移民,他们发现有关方面可以通过后门方式提供他们公民权及土著身份,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无形中鼓励了更多人涌来沙巴。而这些合法入口的移民,居留期满后便将证件销毁,变成非法移民。因为他们有恃无恐,迟早可从后门取得身份证,安享公民权利。

    本末倒置关注外人多过自已人

    更好笑的是,根据菲律宾驻马来西亚使馆的统计,目前大约有50万名菲律宾非法移民逗留在沙巴,而印尼驻沙巴和砂拉越使馆估计,沙巴境内只有25万名印尼非法移民。我国政府本身的统计数字却更少,仅有区区10至20万名外国非法移民。自欺欺人,莫此为甚。但,根据庄永谅的估计,目前沙巴总人口311万人(根据2010年官方统计)中,共有175万名为外国人。

    

    目前我国政策规定,外劳是不准携带家眷来沙巴的。但此一规定形同虚设。沙巴各园坵都有外劳眷属,数目之多,连副首相慕希丁也不得不应允去年到访之印尼副总统要求,以便在沙巴各园坵建造更多学校,收容这些外来人的子女就读。与此同时,菲律宾政府也立刻为那些被马来西亚扣留在扣留中心的菲律宾人请命,提出相同要求,并获得我国政府欢迎有关要求。

    遗憾的是,在今日沙巴一些偏远乡村地区,尤其是在内陆一带,许多学童仍然无书可读。当局上述本末倒置的处理问题方式,庄永谅认为伤害了沙巴人的感受。看来,我们是更加关注外人多过自已人。

    去年上半年发9万多张身份证

    去年初,沙巴民主行动党亚庇国会议员丘庆洲在国会中询问内政部长,由去年一月到六月期间,沙巴州到底发出了多少张身份证和永久居留卡?获得答覆令人惊讶不已。相关部长回答说,根据国家登记局的记录,去年一月至六月间,沙巴共批准发出9万1190张身份证(My Card)和7332张永久居留卡(My PR)。这里面包括大多数菲律宾人和印尼人。

    以上数字委实吓人,显然有很多外来人在一夜之间变成本地公民,并获得身份证。较早前,在里卡士选区的一项选举诉讼官司中已证实有许多外来选民。问题是这些人从那里冒出来?为何在沙巴有许多长期居住了数十年,早已成家立业,儿女成群,有些已经是第三代了。他们仍然持有“红色身份证”,而无法领取正式身份证。这对他们来说公平吗?

    外来非法移民问题引人忧心

    沙巴进步党实邦加国会议员依力马京文(Eric Majimbun)对此忧心忡忡,他形容这些人为“新公民”(New Citizens)。他早些时候在国会指出:沙巴一个州属由1970年至2000年人口增加率达285%,而同一时期整个马来西亚的人口增加率仅为113%,显然不对称及有极大错误。

    他又揭露由1970年至2000年沙巴土著嘉达山、杜顺、毛律人口增加率为236%,而其他土著增加率却为631%。尤有进者,在同一时期,沙巴、砂拉越、整个马来西亚人口增加比率对比是:沙巴285%、砂拉越106%、整个马来西亚113%。

    上述外来非法移民问题之所以引人忧心,因为他们透过各种特殊和可疑的管道,取得马来西亚身份证,享有公民权利,并登记为选民,大选时可以投票左右选举成绩、又可先在政府地段搭建非法木屋,作为日后取得政府分配廉价屋的跳板、有钱者还可购置土著保留地等,鹊巢鸠占。总之,他们已逐渐影响及本地人的权益。

    寄望进步党与民联改朝换代

    沙巴进步党主席杨德利较早前说,如果下届大选进步党获得人民委托执政,到时将发出“沙巴卡”(Sabah Card)。他解释,“沙巴卡”并不是取代“马来西亚卡”(My Card),只是用来区别真正的沙巴公民和这些来路可疑的“马来西亚卡”持有人之用。

    

    故此,沙巴进步党也促请国阵政府尽速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彻查沙巴人口在40年内飙升390%的来龙去脉。问题是在国阵治理下,由于移民官员及水警等贪污舞弊,近50年来外来非法移民自由来去有如到达无人之境。尤其是东海岸之山打根及斗湖,至今未建有正式关卡。

    印菲劳工无足够证件也能通行无阻,只要懂得打点就能放行。相反,的,外劳准证依法申请,反而繁文缛节多多,甚致故意刁难。何况做了准证,这些外劳一样可以偷跑,不做也是一样,反正没有人去查问。万一不幸被逮到,破财消灾了事。看官,如此乱七八糟的边境管治,沙巴人口怎不作几百巴仙级数增长,沙巴怎不成为非法移民的天堂?

    众所周知,多年来,政府当局曾在沙巴进行多次登记非法移民行动,例如:特赦行动、非法移民正规化行动、驱逐非法移民行动,以及最近甫告结束之非法移民漂白行动等,但效果不彰。老百姓心中更加是充满着疑团。

    归根结底,全是国阵政权贪污腐败所致。因此,相关问题不但得不到妥善解决,反而日趋严重。变成社会问题和治安毒瘤。看来,要彻底解决此一问题,唯有如庄永谅所期盼的改朝换代,否则相关事件,将长久被扫入地毡下,永远成谜!

    即将来临的大选,是沙巴人换新衣的宝贵机会,过去换新衣,经人民党到团结党,全给那些蝗虫政客所蒙骗。团结党主席拜林引清兵入关后,更把整个沙巴带去荷兰,搞到今日悲悲惨惨戚戚的境地。

    眼前沙巴大多数选民都寄望沙巴进步党与民联合作成功,大家一鼓作气,改朝换代,以求带来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