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班领袖讲福州话 60%孩子念华小

打印
分类:犀乡风采

杰克森:学讲福州语,就能多掌握一种语言,容易讨生活和融入社交活动。 

位于诗巫乌也路16哩的杰克森长屋,当地居民约60%孩子都曾受过华文教育。其中,屋长杰克森是位能说得一口流利福州话的伊班领袖,他的孩子也全在华小接受教育。56岁的屋长杰克森自小住在三民小学一带,当地伊班人不多,主要是华人群居,所以自幼就与华人家庭为邻。小学就在三民小学接受教育,尔后到国中升学,完成中三教育就出来社会谋生。他忆起在小学三年级就常去福州籍友人家串门子,甚至过夜。大伙聚在一起,玩在一块。“他们说什么,我就跟着学,就这样开始学讲福州话,如今已讲了46年。 

 

 

 

伊班领袖口操福州话 · 长屋60%孩子念华小

 

众人于长屋重建工程工地前合影。右起是佐尼、本固鲁派因、诗巫乡村议会署理主席黄振渊和屋长杰克森。 
 
众人于长屋重建工程工地前合影。右起是佐尼、本固鲁派因、诗巫乡村议会署理主席黄振渊和屋长杰克森。
 

许鲁帆╱报道

 

位于诗巫乌也路16哩的杰克森长屋,当地居民约60%孩子都曾受过华文教育。其中,屋长杰克森是位能说得一口流利福州话的伊班领袖,他的孩子也全在华小接受教育。

56岁的屋长杰克森自小住在三民小学一带,当地伊班人不多,主要是华人群居,所以自幼就与华人家庭为邻。小学就在三民小学接受教育,尔后到国中升学,完成中三教育就出来社会谋生。他忆起在小学三年级就常去福州籍友人家串门子,甚至过夜。大伙聚在一起,玩在一块。

“他们说什么,我就跟着学,就这样开始学讲福州话,如今已讲了46年。然而,在小学6年里所学的中文已经全都忘光了。但我还是鼓励家人多学一种语言,也将孩子全送往三民小学就读。”

杰克森:学讲福州语,就能多掌握一种语言,容易讨生活和融入社交活动。
 
杰克森:学讲福州语,就能多掌握一种语言,容易讨生活和融入社交活动。
 
 

屋长:掌握多语无往不利

杰克森称,学讲福州话,就能多掌握一种语言,自认在生活上是无往不利。在当时生活环境,如果会讲福州话也容易讨生活和融入社交活动。过去曾在民都鲁、乌也路的木山打工及生活,接触的雇主和同事几乎是福州人为多。他们也不吝于教导他一些在生活上实用,还有各类物品的福州话,听久就自然学会了。

他续称,孩子们虽都在华小就读,学习华文,但出来工作后,也较少对外说华语,原因是害羞不敢说。他常跟长屋居民说,能掌握多语不吃亏,出来社会工作也容易找吃,也方便沟通。

过着“半退休生活”的杰克森,在家含饴弄孙,一家四代同堂,有4名子女、6名孙子和一名曾孙。现今孩子都出来谋生,有些在外坡工作,在这疫情期间,他也不鼓励在外坡的子女回来诗巫。

 

着手重建长屋

目前杰克森也正着手重建长屋,其长屋住有27户家庭,主要是家人和亲戚住在一块。随着人口增长,预计现有27户家庭也将会增至30户。因此,过去他也一直与诗巫乡村议会署理主席黄振渊联系,两人沟通交谈也都是使用福州话,妙哉!

另外,该长屋居民佐尼(46岁,自雇者)也曾在三民小学接受教育,能口说华语,但不谙福州话。他认为,除了做公务员需要马来语,本地还是以华人市场为主。因此,能够掌握多语不仅与不同顾客打交道,甚至还很吃香,尤其做生意买卖。

作者 : 许鲁帆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