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初雅加达--万隆之旅

打印
分类:犀乡风采

匆匆的分手,却是久久的怀念。再见了,雅加达,再见了万隆,再见了朋友们!欢迎你们来砂拉越玩吧,我们等着你们!我们的雅加达-万隆7天之旅是满载而归。满载着印尼朋友们浓浓的情,满载着所见所闻,满载着他们应邀之情。世芳过后发来电邮说我们的相聚是永远难忘的,我认为也是的。 

 

 

 

2015年12月雅加达--万隆之旅

 

作者:惠莉  日期:2015年12月26日

2015年12月5日清晨民辉送我俩上机场,是去吉隆坡的航班,今天和我们一齐去的还有老洪夫妇及古晋的月梅和泽珠,共六人,分3处出发,在吉隆坡的机场集合后,才飞向椰加达。我们几位是应林世芳朋友的邀请,赴她小女儿的婚宴。

      我和阿禄顺利到达吉隆坡机场,因对新机场不熟,所以拿了行李之后,就走出到Arrival Hall去侦察到底International Departure Hall在哪。原来还要乘电梯上到3楼,看了班机时间布告栏后,才知道泽珠她们另外两批的时间。我在一处守行李,阿禄负责去接应,人员齐了,用过餐,我们预先进入候机室,预计着下午4点就会到达椰加达,一边等着,一边和椰加达的朋友联系,他们也预先到机场等候我们。哪知,这一等就等了四个多钟头。我们等急了,椰加达的朋友也等急了,所有候机室里的人都等急了。但无奈,都得按下心等。其实,对于会Delay我早有预测,因亚航的机师罢工,早上一大早,我们就联系旅行社问我们椰加达的航班会受影响吗?回答是不会,因这一航班的纠纷已得到解决,岂知还是不能幸免这一劫,还得受罪。没事做,就在候机室里游荡,一会儿跟朋友照相,一会儿又聊天的,乘此也做了一件好事,那就是一直游说鼓动老洪买台智能手机来用。时代已不同了,总得赶上微信,应用应用新科技,让我们多少跟上潮流。

      等呀等,等到吃过了亚航为我们供应的餐点后,大约七点多吧,飞机才起飞,噢!我的天,真太累了。但无论如何我们到达椰加达了,朋友们已经等在外边。彼此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很累了吧?彼此都心照知会,大家又是抱又是寒暄的真是好久好久没见面了。

      大伙儿走出机场,上了车,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九点了吧。泽林他们还带我们去吃了宵夜,说是去吃当地特色的粥呀面的。本来很累了,这下次又吃又说又笑的,精神好多了。椰加达是个大城市,只是去吃个宵夜就得走好远的路。当晚回到旅店时,已是十点多了。泽林交待好隔天的事,我们就拜拜,赶紧找房间休息去了。

      第二天,12月6日我们是要去预约去拜访几位椰加达的年轻人,他们是修清的朋友,是几位有见识的年轻人。因预约的时间是九点多,所以我们并不用赶时间。但是我们这一伙是老人班,所以早上早早就下楼用餐去了。我们用了些时,泽林他们也来了,我们就聊天了,还有时间就照相,这样的相聚不容易,就多照几张相片留念。亏得我的好相机,把他们个个都照美了。

      时间差不多,我们就赴约去了,去到约定地点时,有位年轻人迎接我们。时间宝贵,我们就谈开了。他谈了他见识的社会动态,他的抱负,我们有的朋友也谈了我们的看法,后来又来了两位朋友,都是很年轻的。我认为他们都是很难得的年轻人,不但正派,有见识,而且有理想,有抱负。希望他们能顺顺的前进在阳光大道上。对于我来说,虽然听不太懂,但略为能知道些他们社会和政治有使人乐观的一面。

      会见过了年轻人,泽林又带我们去吃印尼特色的巴东饭,菜色多样,有沙爹,有巴东饭,有什么什么的,我叫不来,有相片好看,请参看吧。是不是很不一样?叫的太多了,吃不完,有的只好打包回去。

      因为今晚的节目是我们去椰加达的重头戏,所以我们得早点回旅店。这趟回旅店使我们感受到椰加达城交通的阻塞。好不容易回到家,我们赶紧梳妆打扮,六点多我们就到楼下去,因预约是六点赴会的。可是刚一下楼就下雨了。最初我们并不在意,后来,看那雨越下越大,心里开始发愁了,这样的雨,会使椰加达的交通阻塞的。赴会的时间会受到干扰。果然我们一直等未见朋友来载。过了六点,七点都过了,终于来了,看见美娅她冒着雨来,真过意不去。她说了是因为什么迟来,但是因为语言不通,也不知详情,只知道雨大又涨水,好像轮胎也有点问题,她下车后和修清联络了好久,我们才开车赴约,一路上多处涨水和阻塞,所以又花了好多的时间,去到会场,已经是八点多九点了。酒席已到中途,还是那句话,无论如何还是到会了。

      哇,好大的酒楼,好漂亮的装潢。酒席已经进行了好久,不过,因为是自由餐所以菜肴还有很多,一进去就有好多位朋友来招待。今晚看到的印尼朋友可多了,有椰加达的,有西加的,真是太高兴了。当晚我们还认识了几位椰加达文协的负责人与新加坡和香港的文学界朋友们,真是有幸。那都是托世芳之福。因为世芳姐当晚是三喜临门,一喜是她家小女儿结婚大喜;二喜是她的大作《烈火重生》得了冠军;三喜是有朋自远方来。所以朋友们都一再祝贺她。当时参与的这场喜宴可说是收获良多。我们见识了印尼的婚宴场面,会见了许多朋友,认识了新朋友。

      世芳姐当晚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高贵大方。不过少穿晚装的她晚宴结束后要跟我们回旅店,要在会场换装可苦了她,又要脱鞋脱袜的,又得更衣卸妆,似乎有些匆忙了。

       跟我们回到旅店后发现摆了乌龙,她把小女儿的手机带走,而自己的手机却不见了。当夜她又是联络查询,又是翻这翻那的总找不到,直到隔天早上还在找。不过,就在我们要出发时,她告诉我们原来她的手机还平平安安躺在她手提包的另外一个小袋里。噢!真是感谢上苍。上了年纪的人,就经常在这方面疏忽。

      12月7日 当天早上,我们约了李卓辉,他是《印华日报》的总编辑,和我们一些朋友有交往。因此彼此都有会面的意愿。但是他很忙,所以我们商议了很久。后来才决定花些时间等他。因为会见时间是在中午的时间,所以我们又在旅店楼下耗时间聊天,知道中午前才驱车前去。因地方不熟悉,因此又找了些时间,到预约的餐馆里,美娅先叫了些小的点心来吃,吃啊吃,人还没来,再叫些来。直等到下午一点多,我们的朋友李卓辉才到,终于见面了,难得呀!大家高兴一番,他一到就说他请客,叫吃的来,于是又点了好多东西来吃,他一边坐,一边告诉我们他忙些啥。原来他昨天在中国参加了一个会议,昨晚半夜才从中国飞回来,回到报馆后又要连夜赶当天的新闻稿,早上又要去医院检查身体,所以迟迟才能赶来会面。

      他带来些书,分送给我们,还说如果不够,他再拿。而我们因怕重就没再拿。他还带来了世芳著作《烈火重生》得奖的报纸给我们看。作为一个总编辑的他,见闻多,知识广,是个资料库。他又善谈,我们从他那里听到了不少的印尼社会和政治动态情形,因都是华人,所以特别容易吸收,难得的聚会,所以我们也没忘了拍照留念。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道别了。应该后会还有期吧!

      和李总编辑分手后,我们约定是要去少昌家晚餐的,还有些间隔的时间,于是阿禄老洪等回旅店休息,我们几位女将在美娅带领下去逛商场。这下我们可是尝到苦头了。因这时是路上车辆通行的高峰期,那种拥挤真是前所未见。奇景之一是,路上小车多,不易蠕动,奇景之二是没交通规矩,那车辆有直行,有横行,有斜插的,有硬插的,看都看昏了头。好个美娅,还算行,我们的车因行驶太慢,再加上总是开着engine在那停着,车都死火了,吓坏了我们,那么拥挤的时刻,如果死火,该作何打算。好不容易,真是好不容易我们才开到商场,时间并不多,考虑到后面还会继续堵车,因此美娅去停车要考虑到停的地方要容易出去,不受堵的。我们几位下车,偌大的的一个商场,怕会进得去而出不来。我们几位仅仅只在周边最容易辨识的店里逛。衣服是很多,而且也漂亮,但买衣服,哪能那么快,总得有很多过门吧。还好只是那么一点点时间,几位朋友都买到衣物了。我个儿小,没买到,算了,反正我家里衣服大把,儿孙们的衣服又不用我操心,有收获后赶紧找出口,就那么一点点距离还差点走错,正找着时美娅也来了。一伙儿赶紧上车赶路去。离开商场后堵车并没有减轻,还是要一个劲儿的挤。我想要我这急性儿的在雅加达开车可得发疯。因为我在砂拉越本地开车,每天在路上都在稍微堵车时在心里在嘴里骂他几回几遍的。我们砂拉越本地人开车是路大大的,车少少的,还得排长龙,为什么?因为大把人是在玩手机,有的人存心在路上耗时间,活得没事做吧?有的有钱女性驾大车,又没胆驾快,一出路就吞吞吐吐,简直是在浪费别人的时光。不过我看雅加达人也很习惯了吧。在这奇观之下,另有怪景,就在这拥挤的路上不时会看见有男有女的把自个儿身体抹得金灰色的,女的是脸和手脚,男的除了一条短裤外全抹上。我就问那是干啥的。他们说是行乞的。真是一绝。在大马路上除了这些怪人外,还有很多很多叫卖的,有卖玩具的,有卖小食的等等。都在大城市里找生活,过日子。还有一怪是印尼的交通设施并不理想,太多阻塞,因此衍生出一种新的工作,哪里交通阻塞哪里自动就有人出来维持交通,哪里停车,哪里就有人出来指挥“go!go!go!”的。真是忙乱中自然会理出一套办法来。

       当我们急急忙忙到少昌家时,其他人还没到,我们成了最早的一批。一到他家屋前就给人赏心悦目的感觉。我看那是排屋角头间,还扩了点。那一带的屋子装饰新颖,周围环境宁静,应该是新的开发区,少昌家屋前种了许多花草,很是雅致。

      离开拥挤的世界,走入宁静舒适的住宅,精神心情都好多了,少昌家里的餐桌上早就摆了许多诱人的水果,我不客气,自个儿拿了就喂肠肚去了。慢慢的,陆续的,我们就了解到有关少昌家的种种,印尼朋友的种种曲折、心酸、惨痛和奋发图强的故事。不容易呀,不容易。我们的印尼朋友有今天相对安稳的日子,实在是不容易。过后其他的朋友们也陆续到来了。曾见过的,未曾见过的,不过都是一见如故。餐后,我们又漫谈了好一会儿,由少昌介绍他们曾经的不平凡经历。

      因折腾了一天,有的朋友累了,九点多我们就返回旅店。

      12月8日,我们要去个地方,据说可以泡温泉的地方。

      昨天去了少昌家以后,我们今天的旅伴多了五位,多了两架车,人员穿插搭配,我被分配在少昌的车,车里除了我,有少昌夫妇和他的妻姨,妻姨丈。初时不免有些陌生感,但很快我就融入他们当中去了。我们天南地北的什么都谈。我们唱歌,过去那些老歌,我能唱的他们都能唱,很投缘。

      早上我们再去雅加达的Mona公园玩。因为第一天我们去时,因迟了门已关,泽林他们说,到雅加达没有玩Mona不算玩,一定要再去。所以一大队人前后呼应着去,因当天是他们的节日,所以较不阻塞。Mona公园是他们雅加达地标的设置处,是个很广阔的地方,周围置有大片的林园,是雅加达晨运健身,假日旅游的好去处。据雅加达朋友说是苏联帮忙建的。那地标很高,我们走到第四层楼后坐电梯上,电梯进了好久才上到顶楼。我们在里面,好奇的说为什么这么久还没到呢?是不是电梯太老旧呢?还好阿禄明白,他惯性的对这些地里环境的掌握和观察敏锐,他解释说,因为我们一次性的升很高上去,所以要很久,我们哦一声,顿然明白。

      不巧,我们上到上面时有雾弥漫,看不清楚风景但也觉得视野太好了,四周看得很远。他们说雅加达的风光尽在眼下。在雅加达那么拥挤的城市里,独独这边,空气太好了。朋友们拍照兴儿高,拍了好多照,独独Mona这建筑物太高了,拍不好,后来走到一段距离后,我才拍了几张满意的镜头。

      第二站我们到客家土楼(印尼客家博物馆)参观。这土楼是模仿中国大陆的土楼建的。印尼的客家总会是一个全国性的客家公会。2008年5月成立,是苏西洛当政期间成立,受到印尼政府,中国的支持和印尼30多个客家公会的拥护。有朋友说,我还以为土楼是很难住人的,看了才知道,原来土楼是这么宽敞舒适,设计很特别。

        还要介绍的是这土楼并不是印尼政府建的,而是印尼客家公会自己筹钱在雅加达的一个印尼全国性模拟公园里建的。我们应为他们的壮举喝彩加分。

       土楼主要的作用就是作为印尼客家人的历史陈列室。里面相片占了很大的部分。许多相片能珍藏到今天,很难能可贵。

       时间匆匆,我只照了几张相片作为回忆。还没离开土楼,天就要下雨了,而且一直跟着我们的行程。泽林这一程把我们带到一间很特别有看头的大酒店,那也不知是几星级,应该是六星级以上的吧。只是可惜,那雨竟然是下个不停,而且还不小,月梅他们是乘泽林的车,先到,所以他们有乘车环视周围,据说景色很美,这旅馆是依山而建,依照山势种了很多树木花草,设计手法美观别致,赏心悦目。

       我们到时,只在它的面前看看,照些相。装潢得实在很美。这酒店建在高处,站在酒店面前,极目眺望,一片美丽的印尼江山尽在眼下。因为到我们当晚的旅馆还有好长的路,我们就直驰目标。 当晚住的是Resort度假村,泽林说是给我们享受享受山中林野的清新空气和冷意。因是林野,别无去处,我们就在Resort处用餐,第一次我们自己点菜,煮些清淡的吃倒也符合胃口。饭后就在大厅处打乒乓,打太极,还有请文辉讲故事。

      当天晚上,我的肚子已开始不舒服了,所以我早早回房间休息。

       隔天,9日 早上也不想吃。不过还有些力气,就在周围观赏花草,照些相片。因为文辉和另一位朋友今天有事回椰城,因此座位有调动,我坐泽林的车,和月梅,泽珠她们同车。世芳和另一位印尼老友同车。可以想象这一伙儿在同一架车里会有多叽喳。所以当天在车里几乎喳个不停,还要说的是我们的领队“胡扯大王”在我们车里配合,所以这个叽喳的音乐队更是大笑连连。只是我喳了不喳,不喳了,人不舒服人乖了,今天我们的旅程是要去动物园。我们先到旅馆,那旅馆就是泽林一直为我们打广告的,能泡在水缸里享受有硫磺的温泉水。

       那温泉旅馆建的也别致,只是我人不舒服了,没心情了,一头就倒在被窝上,什么也不干了。而他们当天就去玩当地的景点。据说是很不错的。我一直睡到隔天早上,肚子才跟我讲和。

      12月10日,那是我们这次在雅加达-万隆之旅的最后一天,我们的目标是去万隆会议的大会场和火山口,当天早上在温泉旅馆餐厅用完早餐后,我们就向万隆市区方向走。一路上,该拥挤的还是拥挤的不得了。

       万隆会议的大会场上的正面整整齐齐的插满了各国的国旗。象征着当时的亚非拉国家的团结一致。印尼苏加诺总统在亚非拉新兴国家的团结上是做过贡献的。看到会场不免令人想起当年国际风起云涌的历史时代。

      好不容易挤进万隆市,看了万隆会议的会场,我们离开市区朝向火山口的方向去。今天我精神好多了,又会在车里叽喳了,所以几个人又是说又是唱的,逐渐的车就朝向了高处走,就有了些高山反应。月梅就觉得耳朵不适了,一走上主要的景观就是一片又一片的茶园,茶园真的美,它的美令人心旷神怡,总会哼出:百花开放好春光,姑娘采茶满山岗,采呀,采呀,片片采来,片片香 6.5 35 65 6 56 / 61 5 36 52 3 23 / 6.56 3 23 355 35 3 21 612 的《采茶歌》来。

      这火山口,几年前我曾来过,当时天冷风大,但还算天气晴朗。我和我那大胖子还拍了很多的相片。当天也是突然间来了雨。这回可没那么美了,一到山顶,刚下车天气就灰蒙蒙的,似是要下雨,我的伞在阿禄的车上没拿,赶紧穿了刚买的印尼外套下车。下车后,四处一观看,看不到什么的,我赶紧先去小亭,哪知顷刻间又下起雨来,赶紧找地方躲。月梅被淋到些,还好有两位老朋友乘着躲雨把她带去小档shopping。她买了两件上衣,看起来挺适合她的。这算是被淋了雨的补偿吧。

       我们躲雨的地方是在高处,向下望去,哇塞,一排排几乎成片的小档并排着。因下雨,有的朋友又淋了雨,没兴趣再玩了,就提议要回了。

       这火山口的地方是一个冬眠的火山,还有很强的硫磺味道,四周多是光秃秃的火山岩。因没有树木阻挡,又因处在高点,所以能极目远眺,看看火山口的容貌。因为一直下雨,不玩了。我们今天的节目也结束了,那就返回万隆市了。

       万隆也是个大城市。我们最初没意识到路途的遥远和阻塞,应该说,朋友们也不很熟,所以还想是否有时间逛一逛万隆的商场。朋友说,如果有条件是可以的。于是我们一路驾着去。最初因是在山里,不觉得怎么的,进入市区后,拥堵的车龙就来了,我看和雅加达差不多。由于我们比较慢到吧,预定的旅店没房了,只得另外找。这下子难题来了,我们是3架车前后驶,天亮找到天暗,又下雨,又不熟,所以是非常费劲的找到一间旅店。是一间很不错的旅店, 而且近机场。明早是七点的飞机,所以不能大意的。

      我们放下行李后,就近走路找了间餐馆晚餐。因迟了,餐馆里有的食物已经没有了,但还有得吃。今晚晚餐的气氛不同了,大伙儿相处了几天,亲亲蜜蜜的,明天就要分手了,有多重的滋味在内中,难舍,依恋,感激等,总之不分也得分了。“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

      这趟的旅途,几位印尼朋友全程相陪,日夜相处,他们的殷勤招待是太满意了,而且本来他们是为我们六个人包吃住的额,只是我们认为太让他们破费了,各自出了一部分的费用,以安慰心中过不去之意。虽然明早我们还会在一起,但我们已又是告别,又是拥抱的。真的,我们太谢谢他们了。

      12月11日,最后一天早上,早上起身,吃了早点,大家都急着赶机场,因我们是要上机场,朋友们却要回雅加达,那路途又远又塞的,所以都提早了。

      到了机场,就得忙着进去了。匆匆的分手,却是久久的怀念。再见了,雅加达,再见了万隆,再见了朋友们!

       欢迎你们来砂拉越玩吧,我们等着你们,到时再见面。三月份古晋举办的老朋友大聚会,在泽珠的努力的推销下,说动了好几位朋友应邀,真是高兴事。我和其中一位朋友谈起这事说,很高兴你们会去,其中一位说,如果你们没有来,我们可能就不会去,看见泽珠大姐,年纪那么大,身体又不大好,还那么努力干,在她的感召下就想去了。

      我们的雅加达-万隆7天之旅是满载而归。满载着印尼朋友们浓浓的情,满载着所见所闻,满载着他们应邀之情。世芳过后发来电邮说我们的相聚是永远难忘的,我认为也是的。

Thursday the 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