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天亮沈桂贤周宛詩 石角三角戰

打印
分类:犀乡风采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刘天亮

郑丁贤劉天亮是聯民黨員。一年多前,他估計可以代表國陣上陣,開始了他的政治旅程。刘天亮上图)用自己的財力,給石角的華校、神廟、社團撥款,名聲漸起;只要向他投訴,三兩天他就派出工人和設備,解決居民的問題。當阿德南沒有委派他為國陣直屬候選人,他退出聯民黨,以獨立候選人身份攻打石角。即使阿德南和納吉親自要他退選,他也不為所動。人聯黨相信,他惟一的理由,就是要沈桂賢落選 

 

 

石角三角戰與華人意向

古晉的城市廣場,阿德南站在舞台上,大約2千民眾,大部份是華裔,聚精會神的期待他的宣佈。

這是競選以來,阿德南第一次到古晉華人區助選;他站台的對象,沈桂賢醫生,就在他身邊。

高潮終於來到,阿德南開口:“如果要華人代表進入內閣,就把票投給人聯黨吧!”

旁邊的阿賢張口笑了,這算是一個委託(endorse)吧!沈桂賢是人聯黨的主席,內閣若有華人代表,他將是第一人選。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沈桂贤

南哥看到阿賢的笑容,打趣的說:“沈醫生笑了,因為他知道一旦勝了,就可以像他父親一樣了。”

台下的支持者用力鼓掌,也用笑聲作為共鳴。他們知道,阿賢的父親丹斯里沈慶鴻曾經擔任第一副首長,那是砂州華人能夠做到的最高職位,也代表華人在州政府的最高權力。

這是砂州國陣的傳統,從60年代起各族分享政治權力,而人聯黨作為華基政黨,一路來都出任這個職位。

但是,2011年人聯黨慘敗,連原任主席陳康南都落選,史無前例的失去了華人第一副首長位子。

而本屆選舉,人聯黨的訴求之一是讓華人參與執政,回到政治主流;這也是阿德南的願望,他說過要組成一個包含所有族群的州政府。

如果恢復華人的第一副首長職位,沒有人懷疑沈桂賢是內定人選。

阿德南的談話,讓台上的沈桂賢笑得燦爛,台下支持者也受到鼓舞。冷不防的,阿德南補充一句:“贏了再說吧!”

不虧是冷面笑匠本色。阿德南把所有人都帶回現實。

要沈桂賢擔任副首長看來不是問題,但是,這並不是阿德南所能夠決定,如果沈桂賢再次落選,一切都是空談。

阿賢有沒有機會入閣,乃至擔任第一副首長,是由石角(Batu Kawah)的選民來決定。

這個選區在古晉市外圍,屬於半城鄉選區,華人選民近60%,其餘是達雅和馬來選民。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周宛詩

上屆州選,行動黨的新人周宛詩上陣,以微小多數票擊敗人聯黨舊人陳如飛。人聯黨第一次輸掉這個州議席,一方面是反風帶動,另一方面是人聯黨的內鬨抽後腳導致。

這一次,沈桂賢以重量級身份打石角,是以安全為考量,這是古晉勝算最高的華人區。人聯黨的算盤中,如果石角都不能勝,那大概全砂都要全軍覆沒了。

石角有馬來人和達雅人的穩定票,而這個選區的華人,主要是中下階層,以小商和小農為多數。他們的意識形態不像城市選民那麼強硬,政治傾向比較中立,民生需要也比較迫切。

這個選區對阿賢應該很有利。他的形象專業清新,沒有政治包袱;何況,對手阿詩擺脫不了5年前的稚嫩,未能和選民建立密切聯繫,加上缺乏政治資源,服務口碑不怎麼好,預料中間選民會跑票。

但是,一個怪人加入戰圈,打亂了人聯黨的如意算盤。

說劉天亮是怪人,古晉人多數同意。他是一位發展商,原本是聯民黨員。一年多前,他估計可以代表國陣上陣,開始了他的政治旅程。

他用自己的財力,給石角的華校、神廟、社團撥款,名聲漸起;接著,他打民生牌,居民面對道路、路燈、水災、垃圾各種問題,只要向他投訴,三兩天他就派出工人和設備,解決居民的問題;許多地方居民對他產生好感。

他要競選的意圖非常強烈;但是,當阿德南沒有委派他為國陣直屬候選人,他退出聯民黨,以獨立候選人身份攻打石角。即使阿德南和納吉親自要他退選,他也不為所動。

常識告訴大家,獨立候選人在這個人聯黨和行動黨對決的選區,絕對沒有勝出的機會,不過,這軟化不了劉天亮的意志。劉天亮沒有清楚的說明非選不可的理由;不過,人聯黨相信,他惟一的理由,就是要沈桂賢落選。

只要劉天亮分散了國陣的票,行動黨的周宛詩就能從中得利;阿賢一旦落選,副首長位子化為烏有;統帥落馬,人聯黨也可能從此泡沫化。

這一戰,是砂州選舉最有看頭之役。副首長、華人參政、人聯黨中興,都看這一場選舉的結果。

而華人的政治意向,是回到政治主流,還是堅守反對陣營,又或者急公近利,也會在石角印證。

(星洲日報/星期天拿鐵‧作者:鄭丁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