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大马的经济政策

打印
分类:犀乡风采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孙和声

孙和声政策抑强不扶强,思维定式卡在「族群输贏论」,甚至于有著肥水寧流外人田的要不得思想,外加上只注重不劳而获的寻租阶层,这个国家的经济怎么可能转型升级成功?结果就只能打空转,原地踏步!大马本有很好的条件,只惜被自己糟蹋了,亡羊补牢,虽然为时已晚,也得进行改革迎新。尽管改革是个利益调整的过程,也会引发既得利益者的反弹,可早改毕竟比晚改好。

 

 

反思大马的经济政策

2016年4月30日 

作者:孙和声

 

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应该由市场主导?国家主导?国家主导为主,市场为辅?抑或是以外资为主,还是以內资为主,向来颇有爭议,也难有定论;因为,不同主张者,均可各引各的例证。

就大马来说,在1961-70年间,主要是走市场为主,政府为辅的发展路线。之所以,走这种路线,与我国独立的方式有关,即政治的独立,不会严重损 及英殖民者的经济利益,且巫华族之间,也存在著一种华人主导经济,巫族主导政治的默契。反映在经济政策上的是,基本上延续了殖民时期的经济型態。

与此同时,政府也搞一些温和的具有保护主义色彩的进口替代型工业化,也就是在本国生產一些基本的日常消费品,以替代进口,及一些农业多元化。

只是,由于这期间,工商业依然以外资为主导,且市场容量不大,故其效果並不显著。这期间的年均增长率则为5.2%,属于差强人意的程度。

进入1970年代后,则出现了政策大转弯,由市场主导转为政府主导;其中,又以政府设立大量的公共企业为其突显特徵。其目的,则在于预期在1990 年实现上市公司中,土著占30%股权,外资占30%与非土著占40%的百分比。1975年还出台了《產业协调法令》(ICA),规定资本额超过10万令吉 或僱用员工超过25名者,得按规定僱用一定比例的土著及让出30%股权给土著。1981年马哈迪上台执政后,还大搞重工业化。

从1971-80年,年均增长率为8.3%,而1980-1990年则为6%。在1971-90年这期间,民间企业受到了抑制,而公共企业也如世界 其他国家一样,效率低且亏损累累,以至联邦政府欠了一屁股债。如在1980年代中期,总债务甚至高达国內生產总值(GDP)的100%!这还是在有油气收 入情况下,发生的债务推动型发展。这期间,失业率也节节上升,以至许多华人青年得到国外寻找出路。一个得天独厚的国家,其人民还得到国外找出路,確也是个 够反常的现象。

在高债务的压力下,马哈迪政权终于为形势所逼,对新经济政策(NEP)做出调整,甚至大搞民营化,而大马的民营化,则具有输送利益到私人口袋的现象,以至有人说,NEP致成了一个由政、官、军、贵族与宗教精英组成的分配联盟。

大马公司缺竞爭力

在1960-80年代,日本、台湾、韩国、新加坡以及香港等经济起飞的黄金30年,大马很明显地被台韩后来居上,是个值得深思的课题。日韩等虽然也 搞诸如日本大宝號(JapanIncorporated)或韩国大宝號的政策,政府也引导企业的发展方向;只是,它的主力却是民营企业,甚至是家族企业, 可大马却是走公共企业的路线。

与大马比较,日台韩的產业政策有一个扶强的倾向,也就是让有能者出头,且让它们之间展开適度的竞爭,如汽车工业,让它们在国內站稳脚跟与培养足够实 力后,要它们冲出国门攻城略地。大马的政策则是,有意无意地抑强,让民间有能力的企业难出头,或让其自生自灭。其结果就是,大马缺乏具有国际竞爭力的新兴 產业与公司,特別是缺乏科技新贵。只要看到大马的百强企业中,有几家是新兴科技新贵便可一叶知秋。

注重外资轻视內资

除了具有私人口袋化的私「盈」化外,1980年代后期,大马经济发展还具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重外资、轻內资。外资享有各种政策优惠,而內部民间企业 则受到各种限制,特別是土著股权方面。其结果是与日台韩相较,日台韩的发展主力是內资,而大马则是外资。这是重外轻內的必然后果,何以会出现抑强与重外轻 內的政策偏差?

我想,一个主因是,掌权精英具有一种「族际输贏论」的零和博弈观(Zero-Sum-Game)。也就是,以为一族的长,是另一种的消,故寧愿让肥 水流入他人田,特別是日资。有道是思路决定出路,格局决定结局,只要不去除这种要不得的此消彼长思路与「百分比心態」,这个国家就只能安于中等收入陷阱这 个水平。

进而言之,若不能打破坐享其成的分配联盟猖狂的权力寻租活动,也难有所突破;因为,全球化与区域化是个著重实利、实力、效率与竞爭力的进程。若一个 经济体內有太多不事生產,专事「干捞」的阶层,自也会削弱这个国家的竞爭力与创新能力,而没有创新创业创富,这个国家又如何自强不息?

政策抑强不扶强,思维定式卡在「族群输贏论」,甚至于有著肥水寧流外人田的要不得思想,外加上只注重不劳而获的寻租阶层,这个国家的经济怎么可能转型升级成功?结果就只能打空转,原地踏步。可是,世界不会因我们原地踏步而停摆!

大马要在竞爭激烈的全球化与区域化中,避免进一步被边缘化,必须塑造有效的经营环境与有效的竞爭,以便让有能的內资能有公平合理的环境去创新、创业、创富,进而为国人创造就业机会,也为国库提供收入。

大马本有很好的条件,只惜被自己糟蹋了,亡羊补牢,虽然为时已晚,也得进行改革迎新。尽管改革是个利益调整的过程,也会引发既得利益者的反弹,可早改毕竟比晚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