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战友杨国豪(林世芳)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2013年,杨国豪激情高昂地写下了《先烈颂》。从祖国的高山到海洋,每一个山头,每一处田庄,凝结着先烈们的鲜血,蕴含着先烈们崇高的理想:"自由无价、独立至上!"如今,我们站在庄严的红白旗下,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呼吸着大地的芳香,先烈们的功绩永志不忘!

  杨国豪遗作

2014马年祝语     


灵蛇辞岁引新年,
神马奔腾喜接班。
寰宇华人频祝福,
马年春意满人间!

 

    2014 年1 月20日 我去山口洋一 位朋友的治丧处吊唁,随意拿起桌上的坤甸日报,突然报中的一则新闻让我目瞪口呆,杨国豪辞世的消息,由沈炎强报道。我重复看了几遍,肯定没错,然后慢慢坐了下来,似乱马奔腾的心,满怀悲伤春意何在?

    追忆1962年,我被分配到振强分校教课,几位教书的老师都是我的老大哥老大姐,游文华分校校长、卢戊清分校教导主任、范玉权、杨国豪、戴志雄、李其金、陈秀娟、王兼丽、黄菊兰、吴惠莲、罗托秀等老师。

    一位挂着厚厚眼镜的年青人从容微笑地向我走过来,个子小的我仰望着他,这就是杨国豪。他吩咐我说,“林,这第五班的印尼文由你教。” “什么?我什么都可教,印尼文就不行”,“就是因为印尼文不行更应该给你教,你住在印尼,一定要学会印尼语!定了,不能更改了.”这下可遭了,放弃吗?年少的我自尊心很强,我决不向困难低头,但总是有点埋怨 这位杨大哥。

    当时我还在振强念高二,放学后就匆匆忙忙丛sungai raya三公里的坤甸振强高中骑脚踏车赶到kampung bali运动场附近的分校上课。为了不出丑,几天后,一本印尼文课本、一本印中词典、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下课或有空,马上钻进书里埋头先自学,然后教课。年复一年坚持学习,现在能较流利地用印尼语交流、讲课,是杨国豪逼出来的功劳。

    2013年初,他要我审阅他翻译的印尼文,我开玩笑地提起他过去的炒作,说:“您忘了过去给我的难题吗?明知我不会印尼文偏叫我教印尼文,但在以后的实践中,我深深感到印尼文的重要性,我开始认真学习印尼文,赶时间,一刻也不放松,其实你让我教印尼文是对的,在此我再次感谢您。”我们都会心地笑了。

    杨国豪是一位有理想、富正义的杰出青年,想当年,乘着朝气蓬勃踏着光明前途的黄金时代,他抱负着伟大理想,为祖国和华人社会作一番事业, 1959年步出校门后,经黎明报社助理编辑林长海老师的介绍开始踏进报业。报社領导陈立炎安排他在编輯部收录华語电訊、翻译印尼文电訊,有时也釆访官方活动,录华语广播新闻和翻译印尼文电訊新闻。

     1960年排华潮席卷全印尼,有关当局不许华人在乡村开亚弄店,许多华人失去了生计,黎明报也受排华影响被勒令停刊,杨国豪的黎明报生涯就告结束了,《黎明报》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在二战后十多年的西加报业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失去了黎明报的工作后,接着他有幸得到坤甸福建会館主席林宫园医生的信任,被派往椰城印尼国籍协商会总部学习新出炉的国籍法(基于印中兩国有关解決双重国籍问題的协议)。学习一个月后返坤,便被派往万那、昔加罗、上侯、新钉、彬路、斯美道、洋江以及坤甸周边地区万芳港、丹绒文雅、米仓等地进行有关选籍的宣传工,完成了关系到整个族群命运的选籍宣传重任,这项工作他感到非常荣幸,以后就在振强分校教课。

1964年,印尼展开抗马行动,为了贯彻苏加诺总统反帝反殖民地政策。西加毗连东马,成了抗马行动的前线。西加人民纷纷参加抗马志愿军,广大的华裔青年也积极响应,当时印尼国家广播电台坤甸分台设立了抗马华语广播节目,杨国豪被邀请主持华语广播节目,他义无反顾的投入抗马行列。翠燕、许瑞玉也应邀担任广播员。在那如火如荼的抗马斗争中,华族青年义不容辞地挑起了抗马的大梁。

    当年我已离开分校了,杨国豪见到我兴奋地说:“林,你听到坤甸广播电台广播中文节目了吗?坤甸广播电台已有中文台了!”我说:“是啊,我听到翠燕和许瑞玉娇脆的声音了”。他说:他在处理坤甸华文广播电台的编辑工作,因为当时印尼人民正积极支持马来亚砂拉越人民反殖民地的正义斗争,因此把抗马斗争放在广播的头条新闻。杨也作翻译工作,把坤甸或国内外新闻翻译成中文,这是件繁重而又有意义的工作。是的,他在人生的黄金时代,做了不少平凡却又伟大的事业。

        在搞广播电台的那一段时间里,杨国豪与华文广播员翠燕结下了可歌可泣的情缘,很重感情的杨热恋着燕,甚至他们已在谈婚嫁。

        天有不测风云,1965年九卅事件发生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天,媒体被封杀,杨国豪工作的坤甸中文广播电台被禁止广播,苏哈多开始向异己分子展开逮捕活动,杨国豪也在劫难逃。在被捕前,他镇定自若地向燕阐述了当时形势与可能发生的最坏的情况,他说他可能被逮捕或被杀害,希望燕好好应对。燕也勉励杨国豪希望他能坚强地活下去。凄风唳雨的夜晚,他们互相叮咛勉励,最后杨国豪告别了燕,没想到一别成永诀!

     翌日,杨国豪被当局传召。他不仅是黎明报的老报人,又是坤甸华文广播电台的领导人,这双重身份使他上了黑名单。他胸怀坦荡 光明磊落,自认为没犯法,便大义凛然去应召,但这一去就身陷囹圄。

     坚强的燕擦干眼泪拯救被上了黑名单而未被捕的朋友离开,多次把朋友们救出险境,由于频繁的活动受到探子的盯哨,最后燕只得离开内线转入实地斗争。

    1968年,燕在与恶暴斗争中不幸牺牲了,为祖国的民主自由奉献出年轻宝贵的生命,当时年仅二十二岁。还在狱中的杨对燕的牺牲多么悲愤。他哀思悠悠,悲情渺渺,何处申诉?在林世芳后来编著的《西加风云》一书中收集了他怀念翠燕的文章《二姐》,文中写道:“屈指算来她离开人世已40多年了,但她的言行和品德永远烙印在我们心中,她坚贞不屈,以至为正义和公道付出了宝贵的生命。她短暂的一生犹如一颗异彩闪烁的陨星划破了漆黑的夜幕,给人捎来黎明的信息;她的英勇事迹不就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为了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诗句的真实写照吗?啊!心地善良、勇于抗争的二姐(燕,他以二姐代言),你的真情何其圣洁!你的意志何其坚毅!你的品德何其高尚!二姐,你是我的最亲爱的姐姐,你是我永不磨灭的偶像!今天的收获是你们当年血泪换来的果实,没有昨天的播种,哪来今天的丰收呢?”

    他经常与我谈起那剪不断的爱情故事,他希望她还能活着,深深地怀念过去对燕缠绵的情意。但愿他在来世寻找到失去的缘分,像梁山伯祝英台那样蝴蝶双飞。

 

 

2012年杨国豪和他娇妻沈丽华在与朋友们砂拉越游之照

     1978年监禁了13 年的杨国豪走出监狱的大门,自由迎接了他。在张伯的介绍下,他在一家米店做杂工,一年后在Telok air的木材公司当上书记员,1979年与一位温柔体贴的华文教师沈丽华结婚,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1980年在印尼宇宙银行当职员,受到银行经理的重用,可是又有妒忌者作祟,恶意陷害他直到被解雇。邪恶当道,公道正义无法伸张,失业的他只好招银会以维持生计。

    1998年作恶多端的苏哈多被愤怒的人群拉下了台,印尼迎来了民主改革的春天,这时老文人又回到文化界大显身手,重新投入文教工作;2001年坤甸华文报重新启动,经朋友介绍去应征受纳,他再从戎投入《坤甸日报》,担任总编辑之职,因工作繁忙身体日渐不支,报社社长白聰贤很眷顾他。

     2002年作者回西加,与杨国豪劫后重逢叙旧,欣慰不已,他带我到《坤甸日报》办公处参观见识,目睹他们正紧张工作的情况,报馆仅几张办公桌,但麻雀虽小五脏具全。他对工作非常认真,不骄傲自大,能团结同事,大家和睦相处,工作起来也就显得愉快顺利。

    最近几年来因年事已高,也因孩子在新加坡干事,便退休到巴淡作了隐士,享清福,作诗写作。但我觉得他并不顺心如意,从他几篇诗文中可看出他内心的空虚与焦虑。这很不符合他的人生理想。

 

中秋感怀
一年一度又中秋,佳节乡思总不休。
老友迁移多散去,新朋欢聚亦难求。
悠悠岁月催华发,默默年华数寿筹。
祝愿亲朋多福气,月圆花好度金秋。

新绿 写于癸巳年中秋前夕
(杨国豪)作

 

    他很寂寞,在坤甸的朋友不多,搬到外地失去的更多,老伴便是他身边不可缺少的一半。他说老伴的关心和谅解是一帖至善的养生良药,让幸褔围绕在俩人身边。更加体会到幸福是一种感受,当亲情、友情、爱情围绕著你的时候,幸福就离你不远;抛开一切烦恼,笑对人生,幸福就会找上门来了!

 

    2013年,想起为祖国献出了宝贵的青春和生命的年轻朋友们、爱人,他激情高昂地写下了先烈颂。

 

先烈颂
从祖国的东方到西方,
从祖国的高山到海洋,
每一个山头,
每一处田庄,
凝结着先烈们的鲜血,
蕴含着先烈们崇高的理想:
"自由无价、独立至上!"
如今,
我们站在庄严的红白旗下,
沐浴着温暖的阳光,
呼吸着大地的芳香,
先烈们的功绩永志不忘!

 

 

念奴娇

中元节悼念西加大屠杀受难者


卡江西去,
洗不尽、义愤哀伤族耻。
犹忆风云多变幻,
骤雨还兼雷击,
压顶乌云,
狼嚎鬼啸,
华族遭屠绝!
五洲惊愕,
群情发指悲切!
九七烽火高烧,
暴君夹尾逃,
万民鞭伐,
牛鬼蛇神形毕露,
千岛族群欢悦。
今日中元,
焚香祭祀,
超度永生偈,
涅磐安息,
一樽还酹先烈。

印尼一老友叩拜

 

逝世前2013年中秋节,他寄给我一首非常忧伤的诗:

 

岁月如流去不回,

龙钟老态鬓毛衰。

流光虚度空遗憾 ,

功德无修悔不该。

新绿

28 Nov 2013

 

    收到他寄来的诗词后,我也感到很哀伤,我能够理解他对晚年空闲的日子里,没什么贡献,离开报社,可能给他人生带来无限空虚遗憾,像他有远大理想的人,活着就是想为人类多做一番事业,但是太快离开战斗岗位,在他内心必会感到功德无修悔不该了。

我回复了他:

   “杨老师:您好! 拜读了您的诗词,觉得很伤感,您感到后悔了吗?人生壮志虽不能实现,但我们的崇高理想确是动摇不了的。时光虽流去, 但愿您能像过去那样充满干劲,再做些有益于社会的工作,您就不感到空度无修了。共勉之。”

 

中国广州历史研究团调查印尼华人动态的工作,来雅加达采访后于2014年11月28 日飞往坤甸,杨国豪应邀受访,向他们讲述当年媒体的资料和信息,并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交流。采访约费时两个钟头,双方从容交流,侃侃而谈,如诉家常。过后,他非常高兴地寄电邮给我说:“世芳,您好。谢谢励志良言  ,铭记五中。欣闻老友聚会叙旧,心中感慨万千。昨日中午,来自中国广东省华侨华人历史调研团也采访了我,希望西加华人历史能得以载入史册,给后人留下一 笔宝贵的历史遗产。章深说她采访了你,对你印象不错。她采访我花了两个多小时,该说的我都说了,但愿能给西加华人历史提供一些蛛丝马迹,作为修补功德吧。国豪上。28 Nov 2013 ”

新年伊始,我接到国豪寄来的诗作《2014马年祝语》,诗如下:

“灵蛇辞岁引新年,神马奔腾喜接班。寰宇华人频祝福,马年春意满人间!”我即复函赋诗祝福:

松树常青友情坚,竹尖有节凌云谦,梅花岁寒丛中笑,春风遥寄幸福年。”不料, 数日之后,传来国豪病逝噩耗,《2014马年祝语》竟成为他的最后遗作。我为失去一位战友和导师悲痛不已。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永远怀念杨国豪!

                         

(林世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