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左翼的殖民史观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孙和声(上图) 马来西亚本是个自然与人文资源丰富的国家,若懂得善用,应可发挥很大的潜能,早就升格为发达国或至少是高收入国。可惜,由于统治集团出于政治考量与算计,总爱滥用而非善用这些先天的资源。 如爱突出马来人是主,非马来人是外来者或歷史课本过于马来与伊斯兰中心,甚而至于出现去印度化,去殖民化,去华人化的三去趋向。

 

 

马来左翼的殖民史观

评论2014年7月3日

作者: 孙和声
 
 马来西亚本是个自然与人文资源丰富的国家,若懂得善用,应可发挥很大的潜能,早就升格为发达国或至少是高收入国。可惜,由于统治集团出于政治考量与算计,总爱滥用而非善用这些先天的资源。 如爱突出马来人是主,非马来人是外来者或歷史课本过于马来与伊斯兰中心,甚而至于出现去印度化,去殖民化,去华人化的三去趋势。

就外来者课题言,实则,即便是普罗大眾,也知大马最早的先住民是Orang Asli,而非马来人。

在1920年代,新马的马来知识分子,尚爭论谁才是本真的马来人(Melayu Jati)。其中,占优势的观点是,具有阿拉伯或者印度血统者,不属于本真马来人,甚至是来自印尼的多元族裔如爪哇裔,武吉斯裔(Bugis)等也非本真的马来人,可今日的马来人中,这些多元族裔的百分比是颇高的。若非因有华人,印度裔的大量出现,相信这些多元族裔间,也会按族裔爭夺资源。

就我国的殖民史言,基本上存在著官方与民间的不同观点,而民间观点,又可分为马来左翼、伊斯兰观点;非马来人中,也有左翼与非左翼的民间观点。日后出现政权轮替,就可能出现平反。实则,在不少后进国,政权轮替也常伴隨著转型正义(Transitional Justice),台湾就是一个实例。

传统精英是妥协者

就马来左翼言,大体上,他们认为,传统的马来统治/精英集团,是英殖民者的合作者,或至少是妥协者,而非抗爭者。只有左翼,才是真正的反殖民主义,道地的民族主义者。

以既是马来左翼民族主义者,也是伊斯兰改革主义者的布哈努丁(Burhanuddin,曾当过伊斯兰党的主席,1956-1967),在1946年出版的小册子《我们的斗爭》(Perjuangan Kita)为例(共88页),书中便认为导致马来半岛沦为殖民地的要因如下:一为传统的统治集团,比方说,他们为了谋求本身的权位与利益,而不惜引狼入室,正当化了英人的殖民。据此而论,若说非马来人是英人引进的侵略者的话,那么,这个根源也得溯及传统的政治精英集团。实则,这些传统精英,也要求马来普罗大眾绝对效忠和服从他们,成为驯民。二为传统宗教师缺乏改革思想,这个课题涉及了20世纪初期以来,守旧派与少壮派(革新派)的思想与权威斗爭。应该指出的是,布哈努丁本人是倾向少壮派,这一派的改革思想主要来自1880年代的埃及。这个派系斗爭也见之于印尼,如1912年成立的「穆罕默迪亚」组织(Muhammadiyah)便是少壮派。

守旧派妨碍进步

就殖民主义的论爭言,改革派认为,守旧派过于宿命、消极,接受而非挑战既成秩序,这就防碍了穆斯林的进步,使穆斯林难以翻身求进。此外,也涉及了唯神史观的课题。

其他因素则包括马来人之间的分裂,统治集团对英殖民的依赖等。其后果便是,殖民者垄断了马来半岛的行政权、贸易、发展方向等。其中,也包括了引入大量华人与印度裔工人。与此同时,殖民者也塑造了马来人是懒散民族的神话。其不良后果包括,马来传统文明被破坏,马来人与非马来人之间存在著经济差距等。

为此,马来民族主义者,不得不推动反殖民运动;只是,由于形势比人强,他们多被捉入狱,而识时务的传统精英,则捡到便宜,成了爭取独立的英雄。进步的被摧毁了,保守的被提拔了,这就是歷史现实。

顺便一提,根据鲁斯旦沙尼(Rustam Sani)在《马来左翼的社会起源》一书的说法,英人起用受英教的传统精英子弟,忽略普罗出身的马来文教育者,也是激起左翼不满的主因之一。又,私见以为,即便传统精英集团不与英人合作或妥协,他们也是阻挡不了被殖民的命运。因为,19世纪时的英国,是世界首强,连中国也沦为半殖民地,更遑论马来亚。进而言之,若非经歷过英殖民,马来亚也可能出现多个国家如北马4州,便是英人在1909年从泰国手中分割出来的。可见,殖民者的功过是颇复杂的。

歷史地看,整个马来群岛虽然存在著许多王权体制,可均是独立自主,彼此为抢夺子民、贸易、名誉等而斗爭不休的王国,他们之间虽拥有类似的文明形式,可却有各自的政治认同,而没有一种整体意义的马来民族意识。(见Anthony Miller,《The Malays》一书20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