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向草根民主:505一周年反思

打印

转眼间505已经踏入一周年,第13届全国大选落幕后,国家没有出现改朝换代,政局陷入停滞不前的僵局,中央执政党没有换掉,换来的却是集体的失望情绪,社运也需要进入调整,思考在这样的政治景况下该如何前进。

16-5-14 虽然反对党在国会的人数有增加,成功否定国阵三分之二的绝对优势,但是民联作为国会上的少数,在面对国阵政府提出违背民意的议案时,表决之际更是寡难敌众,马来西亚议会只能停留着橱窗式论证,甚至沦为橡皮章,这都加深了民众面对后505的政治无力感。

独立超过半个世纪的马来西亚,国家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和人才,国力和经济实力却一再下滑,当中主要原因是政府贪污腐败。多年来的反贪腐的工作非但不见成 果,反而趋向恶化的状况。每当国家稽查报告出炉,暴露出大大小小各种滥用公帑和舞弊的做法,可是,揭露了真相却没有带来丝毫的改变,浪费舞弊每年都在重复 上演,使得人民心灰意冷,甚至对于这类的消失越来越盲目了。

马航失机曝露管理失效

更糟糕的是,国债高企不下,联邦政府却要人民买单,以其在国会的优势,一意孤行通过违反民意的消费税法案,人民的生活负担届时将会面临新一轮的通货膨胀。早已活在水深火中的人民,被迫承受由中央政府提出的消费税,生活压力更见百上加斤。

执 政党的问题不只局限于国家内部,马来西亚政府的管理失效和缺乏公信力的窘境,已经在处理MH370失踪一案暴露无遗。MH370事件所展示的不只是政府的 危机处理能力问题,而是他们过去习惯于一党独大的政治环境,缺乏被挑战和质疑的经验,过于享受高高在上上的位置,也因此,当面对国际媒体质疑,失踪者家属 的追问时,官员不是回应前后矛盾、自打嘴巴,就是展示一副不愿回答问题的傲慢嘴脸。事件发生后,首相的民意支持也滑落到低谷,内阁团队一盘散沙和几头马车 的处事作风,更是表露无遗。

借伊刑法议题转移视线

近日,伊斯兰刑事法貌似成为了社会的讨论召点,争议不绝,并且垄断了很多政治议题。《伊刑法》的讨论似乎让巫统和伊斯兰党找到一个共同点,他们甚至同意成立技术委员会来研究。

另一边厢,马华、民政或者国阵成员党表现异常积极,频频就《伊刑法》发表意见,这不得不让我们思考为什么《伊刑法》以外的课题,例如消费税的通过、 MH370政府的回应等却没有看到他们这么积极落力的回应和发表己见?这些对民生有更具迫切影响的事件却没有换来他们同等的关心。显而易见,他们在伊刑法 的课题上找到了机会来转移视线,好让当前政府管理经济无能,企图透过消费税来填补国债高企的问题被彻底淹盖。

摆脱505后的失望情绪,刚刚的五一劳动等,超过五万人走上街头参与示威抗议政府推行消费税,控制物价无能,这是近年五一最多人上街的一次,甚至有示威者留守在街头过夜,以示反对的决心。但为何当权者却没有听到聆听到人民的心声,坚持推行这个劫贫济富的税务呢?

社运组织把握壮大机会

我们要看到什么改变?人民要求一个廉洁、民主和公正的施政,一个以民为本的政府。人民不敢奢望改朝换代过后就能够解决国家当前所面对的问题,但是也深深体会到没有改革就不会有希望,未来不会有出路。

弱势政府正是社运组织壮大的关键时机。虽然国阵政府可以利用多数的暴政来通过各种损害人民利益的政策,但是弱势政府将会继续面对各种民间力量的监督和反抗。如今谈政治不再是社会精英的专利,任何公共的决策也需要面对民意的检验,民众不再轻易的受骗或摆布。

505是多年来人民抗争牺牲所累积的成果。正当大家都在苦寻出路的时候,也许回到基层和走上街头抗争就是开出一条路。在议会民主来到十字路口的时候,那么草根民主将会是新的政治抗争的出路。


李凯伦,1998年受到烈火莫熄运动感召而投入社会运动,曾担任位于香港亚洲学生协会秘书,创办动力青年,多年活跃于青年学生运动,第13届大选中选为槟州马章武莫州议员。

Friday the 2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