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是父母结婚日 9.16是孩子出生日?

打印

世界各国的国庆,独立日即是国庆日,唯独马来西亚既有“国庆日”,又有“独立日”,令人别扭。更遗憾的是砂、沙的当年历史,在今天的大马历史课本中,被抹除,并被马来亚联合邦的历史取而代之。如今竟然有砂拉越某党主席说: “8.31是父母的结婚日,9.16是孩子出生日,没有8.13,就没有9.16”,可见这些人对马来亚,砂拉越,北婆罗洲的政治演变及马来西亚形成的无知程度!

 

 

政治人物的不学无术

作者: 陈史诺

“8.31是父母的结婚日,9.16是孩子出生日,没有8.13,就没有9.16”,这句话如果是出自一个普通人,是情有可原 ,但若是出自一个政治人物,尤其是一个被视为某党“今日之星”的拿督医生主席,则他对马来亚,砂拉越,北婆罗洲的政治演变及马来西亚形成的无知程度与不学无术,令人高度惊讶!

“8.31”是什么?它是1957年8月31日马来亚联合邦在马六甲独立广场宣告独立的日子。在“1957年马来亚联合邦协定”下,它的州属是:柔佛﹑彭亨﹑森美兰﹑雪兰莪﹑吉打﹑玻璃市﹑吉兰丹﹑丁加奴﹑霹叻﹑马六甲﹑槟城。

“9.16”是什么?它是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联合邦宣告成立的日子。
 
马来亚是马来亚联合邦,马来西亚是马来西亚联合邦,这是前后独立相差七年的两个根本不同的政治主体。虽然在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之前,马来亚联合邦与位于北婆罗洲的砂拉越﹑北婆罗洲(后称沙巴)﹑新加坡(1965年退出马来西亚)都是第二次世界战后,均属大英帝国的殖民地。简单地说,“9.16”之前,马来西亚根本就不存在,而战后马来亚﹑新加坡与砂拉越及北婆罗洲只属南中国海的商业区域。因此,如上所说的什么“父母结婚日”与“孩子出生日”,简直是胡说八道,荒谬之极。

再说马来亚与砂拉越及北婆罗洲各有截然不同的历史。马来亚联合邦包括十一个州,除槟城﹑马六甲外均世袭苏丹君主宪制。但是砂拉越在1840年以前是汶莱属地,1841年至1946年为白人拉惹布洛克王朝统治了一百零五年,其中包括二战期间,日本占领了三年。日本1945年投降。1946年5月17日砂拉越国会以18票对16票,勉强通过让渡法案,而于7月1日正式让渡给大英帝国,成为英国在东南亚的殖民地,至1963年9月16日参组马来西亚为止,砂拉越被英国统治了十七年。凡在殖民地时期接受小学与中学教育的老一辈人,必读过“砂拉越乡土教材”和“Sarawak And It’s People” 而懂得砂拉越以上的历史。前者还是殖民地政府教育部主办砂拉越小学统一会考的必考科目。

北婆罗洲在十五世纪曾先后为汶莱苏丹及苏禄苏丹统治。1878年苏禄苏丹与英国北婆罗洲公司签署一项协定﹐在此协定下英国北婆罗洲公司永远占有北婆罗洲,条件是每年须付“赡养费”予苏禄苏丹。翌年北婆罗洲成为英国的殖民地。1885年英国在“1885年马德里议订书”下,英国承认西班牙在苏禄群岛的主权,条件是西班牙须放弃北婆罗洲的主权。1942年至1945年二战期间,日本占领了北婆罗洲。光复后重新沦为英国的殖民地至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成立为止。

此外马来西亚联合邦的“历史”是:1961年5月27日马来亚联合邦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倡议马来亚﹑新加坡﹑砂拉越﹑北婆罗洲及汶莱五邦组成“大马来西亚联邦”计划。与此相关之英联邦国会协会的马来西亚团结咨询委员会接着同年7月成立,及先后举行了四次会议,并在1962年2月3日委员会的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砂拉越﹑北婆罗洲﹑汶莱代表在新加坡签署一份“马来西亚备忘录”。1962年6月19日由英国与马来亚联合邦官方代表组成之柯柏特民意调查团抵达砂拉越。1963年7月9日马来亚﹑新加坡﹑砂拉越﹑北婆罗洲及英国在伦敦签署马来西亚协定(Malaysia
Agreement).,在此协定下,英国正式宣布放弃新加坡﹑砂拉越及北婆罗洲的宗主权。与此同时,联合国民意调查团也在同年8月16日抵达砂拉越,先后在古晋﹑诗巫﹑美里及石隆门进行同样的民意调查,但遭到当地民众的示威暴动接待。8月29日马来亚联合邦最高元首宣布,马来西亚决定于9月16日成立。1963年9月4日砂拉越国会(殖民地时期,立法议会称为国会)在砂拉越人民联合党5名议员的反对下,通过欢迎9月16日为马来西亚成立日。

综上所述可令人了解历史的事实是﹕                                                                                                                                                                                                                 一。“8.31”马来亚联合邦的宣告独立,对当时尚属英国殖民地的砂拉越及北婆罗洲的人民来说确是无关痛痒,因为不论地理历史或政治均毫无关系。“8.31”是马来亚联合邦各州属的国庆,没错。但作为马来西亚的“国庆日”对砂拉越与沙巴(前称北婆罗洲)的子民来说,这五十年来不讳言确是难以理解与耿耿于怀。

二。“9.16”是马来西亚的独立日。在马来西亚联合邦宪法第一条(三)即确定1963年6月19日为“马来西亚日”,始终没有“8.13”。

三。“8.13”并非“9.16”。前者为马来亚(马来亚联合邦)的独立日,后者属马来西亚(马来西亚联合邦)。马来亚并非马来西亚,不能将冯京当马凉与张冠李戴。

四。以世界各国的国庆来说,独立日应该即是国庆日,唯独马来西亚别开生面既有“国庆日”,又有“独立日”,很令人别扭。

同时很遗憾的是砂拉越与北婆罗洲的这些历史,在今天的所谓马来西亚历史课本中,因政治的因素而被抹除,并被马来亚联合邦的历史取而代之。这一事实,至今仍未见砂拉越或沙巴的政治人物,包括执政党与反对党的代议士在国会中促请正视纠正,还原砂拉越与沙巴的历史原貌。这些政治人物不知道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新加坡“联合早报”曾刊载一文“马来亚并非马来西亚”(作者余云)说的很有意思:“马来亚还是马来西亚,不但是地理和国家疆域概念的巨大差异,也代表了历史的截然不同阶段。从马来亚到马来西亚的过程,上演了一出风云诡谲的东南亚和国际政治大戏。其间有错综复杂的政治博奕,有犬儒主义的个人投机,也有青春热血理想主义,激起的口号伴随着流血抗争和阴暗牢狱……”

Sunday the 2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