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宏愿?

打印

西门(上图)不认为马来西亚可以在2020年实现成为发达国家。他说:沙巴成为马来西亚的一部分已经52年,但是根据世界银行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它是全国最贫穷的州属。富裕的州属以及穷困的州属之间的差距也越来越大。穷者更穷,富者更富。就业机会是非常有限的。许多年轻的沙巴人不得不离乡背井寻求就业机会。

 

 

2020宏愿?即使是2030宏愿对沙巴也是困难的

 作者:Joe Leong   2015年9月16日  

 Joe Leong

马来西亚日:随着马来西亚公民在今天庆祝联邦马来西亚成立第52周年,众多问题中肯定有一个问题是会自然浮现在大家脑中的,那就是2020年宏愿的目标是否能够实现。

这个问题特别适用于沙巴,这是一个在发展的许多方面都较为落后的州属。

彭德伟彭德伟

彭德伟(译音)博士为国内一名知名经济学家,他也是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顾问小组中的成员之一。作为沙巴人的他表示眼观目前的经济发展,沙巴相比其他州属,如雪兰莪、槟城以及柔佛登,仍然还有一段距离。

“尽管它拥有丰富天然资源,如棕榈油、石油及天然气、海洋产品等,然而沙巴仍然远远落后于国家经济发展的主流。”

彭德伟表示:“全国各地,包括沙巴州,所有的注意力都关注在共同迈向2020宏愿这个目标。”

“若要实现“一个发展州属”的地位,沙巴肯定需要继续推动其工业基础,包括在高增值行业推动及促进更大的投资,如棕榈油。”

“增值活动可以进一步促进并透过加工、制造及销售环节而加强整合。这将意味着联邦及州政府有需要部署并集中金融及非金融资源,以便加速工业领域的增长。”

他说:“这将意味相比过去15年,在未来15年里,更多的资源需要注入沙巴成长中的工业。要实现经济发达,是没有其他选择的。”

彭德伟对《每日蚁论》表示,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是靠绕过产业化进程,而成为一个丰富及发达的国家的。

他表示这就是为什么沙巴可能需要额外10年才能赶上国内其他州属,他也指出这些年来,该州的工业领域对整体的经济成长及发展的贡献是较低的。

“这是预期的,因为沙巴的工业化步伐在过去几十年来一直受到了限制。制造业对州内的生产总值只贡献了很小的份额,而其他经济领域如矿业、农业以及服务业则贡献较为实质的份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0%到49%。”

彭德伟也指出:“在一般的情况下,“发达”州属是由其经济结构而定位的,即35%的经济财富是来自工业领域。”

他表示,在最近,沙巴邻近州属,即砂拉越拥有比沙巴更大的工业基础,而砂拉越也宣布希望在2030年达成“发达州属”的地位。

他指出:“针对沙巴,若要在2030年实现“发达”经济状态,那么工业领域增长每年需要达到2%的成长,这是非常困难的事。”他也补充表示高科技的运用及采纳是必须的。

当被询及沙巴庞大的非法移民以及外国国民如何影响沙巴实现“高收入人才”的地位,彭德伟表示由于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是在劳动密集且低收入的农业领域,所以所带来的影响可能比较少。

他同意当地劳动力的平均收入,无论是熟练或是不熟练的技工,都是比一些半岛州属来得低的。

“在此背景下,沙巴需要进一步提升价值链,从劳动密集的低价值经济活动,如农业,发展成高增值的工业。”

“特别的注意力必须放在高增值产品的生产中,并善用州内丰富的自然资源,这包括棕榈油领域还有石油及天然气领域。”

彭德伟表示,这是沙巴增值产品中最大的两个领域。

西门西门

另一名沙巴人,西门(Simon Sipaun)为大马促进人权协会(Proham)的创会主席,他不认为马来西亚可以在2020年实现成为发达国家。

他说:“我们不需讲得太远。看看沙巴九号。它成为马来西亚的一部分已经52年,但是根据世界银行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它是全国最贫穷的州属。”

西门表示:“此外,富裕的州属以及穷困的州属之间的差距也越来越大。穷者更穷,富者更富。就业机会是非常有限的。许多年轻的沙巴人不得不离乡背井,到其他州属寻求就业机会。”

他补充表示:“经过了52年后,仍然没有邮件送达住家的服务。这个服务是一个发达国家的基本服务之一。电力及水源供应中断是常规事件。道路以及其他基础设施要么就是缺乏的,要么就是低于标准的。”

“2020宏愿是由前首相马哈迪所推出的,即呼吁马来西亚在2020年成为工业化国家,如今离2020年只有短短5年的距离。”

但考虑到国家今天的政治、社会及经济状况,马来西亚人若严重怀疑2020年宏愿的总体目标是否能够在时间框架内完成,也不能责怪他们。

– See more at: http://cn.theantdaily.com/Article.aspx?ArticleId=33710#sthash.IWK32iGV.dpuf

Saturday the 1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