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仁杰:行管令3.0能减缓疫情吗?

打印
分类:保健/ 医疗

对于四位数确诊数字,人民似乎已经无感,但当中参杂更多的是无奈。大家曾集体做出各种牺牲,但纷纷攘攘一年有馀,一切又回到了原点,甚至还出现恶化的趋向。大家长时间遏制新冠疫情传播采取各项措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不免感到精疲力尽、心力交瘁,以致于都出现防疫倦怠症。

陈仁杰:行管令3.0能减缓疫情吗?

国内第四波新冠疫情蠢蠢欲动,行动管制令千呼万唤始出来。

2020年3月,政府在采取了首次的行管令,其成效有目共睹,马来西亚更一度跻身防疫模范国的行列,国人也因此得以换来短暂数个月的安稳日子,直到因某些利欲熏心政治人物策划变天夺权所致的沙巴州选。

2021年1月,国家迎来了第二次行管令。以冠病基本传染数解析,它毫无疑问是一项失败的政策。国内公共卫生专家哈纳菲亚医生就一针见血地指出症结所在。各种混乱不堪的标准程序作业,就连执法人员及医护人员都混淆不已,叫平民百姓怎么去遵循呢?

 

在这段期间,最“显著”的建树当属那一万令吉的罚款争议,一度闹得民怨沸腾。政府最终还像菜市场般推出了减价配套,让人无言以对。另外,过于宽松的政策让行管令如同虚设,相关当局允许一些群聚型的活动包括婚宴、聚会等,而高教部也宣布开放教育机构。

对于四位数确诊数字,人民似乎已经无感,但当中参杂更多的是无奈。大家曾集体做出各种牺牲,但纷纷攘攘一年有馀,一切又回到了原点,甚至还出现恶化的趋向。大家长时间遏制新冠疫情传播采取各项措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不免感到精疲力尽、心力交瘁,以致于都出现防疫倦怠症。

这一次的3.0版本又能否承载著压低疫情曲线的厚望呢?从政府首天公布只有雪州6县,在引起争议之后才在隔天姗姗来迟地公布被6县所包围的吉隆坡一同进入行动管制令3.0的举措看来,答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

朝令夕改的政策、拖泥带水的行事作风和人民及政治人物不同待遇的双重标准,国家就这样陷入各种不同名义行管令的循环之中。让人纳闷的是,政府早已经不是抗疫菜鸟,过去一年的经验难道还不足以让他们有所进步吗?居其位就应司其职,而不是搞些办公司拍斗音走秀、哆啦A梦为妻之道等毫无意义的事情,然后坐等国库出粮。

倘若能力有限无法通过温故知新的方式自我进步,那就学习邻国领袖如何在出现社区感染之初就如临大敌般当机立断地祭出各种措施以遏制病毒的蔓延,对人民有利的政策照猫画虎又何妨。堂堂70馀人的内阁成员,难道独欠有识之士?
 

陈仁杰

90后,毕业自马来亚大学环境工程系,现为马大研究助理。闲来无事喜欢思考人生。

Saturday the 12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