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什么不能垄断】 ?

打印
分类:保健/ 医疗

互联网平台经济反垄断市场界定问题刍议_执法

在马来西亚的体制里要打破垄断,向来不是件易事!进口大米,管它是人民的必需粮食,你要绕过国家稻米公司直接进口,那准没门!如今疫情当头,管它疫苗是世人的救命宝,明明国与国之间的对接,即可完事,可偏偏进口疫苗,还是非由一家官联公司独揽垄断不可。

【还有什么不能垄断】 ?

文:丹斯里翁诗杰

 

莫说民营企业要进口没门,初始阶段即便是州政府也同样
被这种明目张胆的‘排他性’ ( exclusivity ) 摒于门外。

对此,民众哗然是意料中事。不曾广为人知的是,这种垄断已行之有年,且遍布整个体制内的跨国采购。既已是跨朝代的官场传统,还有什么不能垄断 ?不同的充其量只是物品、部门和人物而已。

犹记得我当年初入交通部不久,即曾有此‘奇遇’ 见识。话说我入主之前,部门已向中国进口一批铁路机车,以供货运之用。这家中国的国营企业在马来西亚本来并不曾授权任何总经销代理,但为了这宗买卖,却莫名其妙被告知须与一家本土公司对接,通过它来供货给马方政府。

我闻悉此事,顿觉这绕圈子的买卖非比寻常。追问再三,麾下官员的回话说词却甚令我大开眼界。原来当时马方政府的跨国采购只能假手所谓的本地代理经销,不得直接由部门订购。理由看似理直气壮,因为据说与本地代理打交道,不必担心其零部件的供应更换会有‘远水救不了近火’之虞。

然而这番说词很快就被打脸。当我坚持要深究此案,亲临视察其操作性能时,负责官员才万不得已结结巴巴的说,整批机车已运抵多时。试驾之后,发现既不适用,且又频频需要维修。由于零部件迟迟未到,故此只能将之堆置在废车库等待报销处理。言下之意是这批机车尚未上路,即已判了‘死刑’,等候末日降临。

此案的发展峰回路转,官员始料不及的是,经过了一番抽丝剥茧,终究是纸包不住火。原来,所谓本地的代理经销商,根本对售后维修推得一干二净;中方厂家更不曾接获马方任何相关的投诉与零部件的购置。

此案几经折腾,终能拨乱反正,让整批机车‘倖免于难’,全面恢复操作。然而这只是沧海一粟,还不足以改变体制内跨国采购的积弊。毕竟其最终裁夺权还是操诸于财政部。

或许更令纳税百姓瞠目结舌的是,朝野政党对待体制弊端的态度。坦白说,在官场里,深谙为官之道者都不想为了权限与规章之争,而妄自得罪同朝的阁僚;同时也不会对同朝的前任者动辄开铡鞭尸。从善如流者都懂得明哲保身是保住官位的不二法则。因此与其选择特立独行,想改革既订的行事规章,倒不如干脆保守安份些,
萧规曹随,沿用固有的方式,既不犯险,也不会因此得罪你的前任者,免生芥蒂。

若是事情不在自己的部门权限,那就更犯不着强出头了。虽然哪一届哪一朝的内阁阁员都会异口同声的说‘ 集体负责’ ,可这仅只是政治辞令、政客的典型虚话,绝不能当真。试想想:现实中,哪位部长会真的欢迎其它同僚对自己部门的业务说三道四?哪怕是出了大事冲击整个政府,只要不牵涉自己的部门,好官我自为之,最稳妥的反应还是选择沉默是金,犯不着做出头鸟,更遑论会‘同扛责任,集体负责 ’!

坊间一般吃瓜群众向来都知道自古以来 ‘官官相护’的官场文化,却天真的以为要惩治贪官、根除苛政陋习,就非得靠在野党崛起夺取政权不可。

但偏偏事与愿违,即便是政党轮替,换人上台,可很多前朝的苛政恶法,却还是纹风不动、依然如故。

当然这种现象同样有其自我开脱的说词。最为普遍的口径是,那是前朝订立下来的,与我无关!或是受前朝与他方签署的协议所限,动弹不得云云。

其实这种论调根本不堪一击。正因为是种种倒行逆施的苛政恶法,民众才会借选票将前朝推翻。新贵上台,本是民心所向,寄望他们拨乱反正。倘若新贵因为已摇身一变,成为了苛政恶法的得益者,而不思大刀阔斧改革之,那与腐朽的前朝何异?

抚今追昔,眼见当前的疫苗传言四起。说是有官借此自肥,狠发‘灾难财’,是耶?非耶?可能又是一出‘罗生门’ 。然而可以肯定的说,目前跨国疫苗的施与受,都是国家行为。马来西亚至今尚无自制疫苗的能力,当然只能直接进口疫苗成品的份儿。各款疫苗自有公价,缘何负责部门对相关价位,却一直讳莫如深,故作神秘?中间还刻意仿傚当年国阵前朝的作法,凭空加插了一家官联公司,全权处理进口疫苗!

我左思右想,就是想不透这家官联公司到底还有啥角色可扮演?其实,除了平白狠赚它一笔差价(price differential ) 以外,难道进口疫苗还有可资加工的空间,可让该公司参与不成?

Saturday the 12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