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冠疫苗是怎麼誕生的?

打印
分类:保健/ 医疗

中國國藥疫苗你可能想了解的三個問題- BBC News 中文

中國新冠疫苗是怎樣誕生的 *大家可曾想过,如果中国没有自主研发心冠疫苗,大陆今天会是什么样子?14亿人的命运如何?我的看法是:等死。*可以預見,在不久的將來,中國將成為全世界第一個擁有全路線新冠疫苗的國家。 全路線是協同和互補。目前,新冠病毒已出現多種變異,擁有全路線疫苗的國家,將成為一種獨特的優勢。

*中國新冠疫苗是怎麼誕生的?

蔡正元/台灣前立委| *

新冠疫苗的誕生有多麼不容易?* 「中國新冠疫苗產能為何這麼大?」

2020年1月21日,武漢封城之前兩天,中國科技部召開了一個會議。當時可能沒人留意這個會議,但現在回頭看,這個會議真是太重要了。

因為這次會議決定:全力研發新冠研發新冠疫苗有五大路線: 1、滅活疫苗。2、核酸疫苗。3、重組蛋白疫苗。4、腺病毒載體疫苗。5、減毒流感病毒載體疫苗。歐美國家基本選擇的是核酸疫苗,核酸疫苗有兩大優點:流程簡單,有效性高。但也有兩大缺點:無成功先例,運'dd攦Υ骐y。

中國也選此方向嗎,還是別的?會議最終決定:五條路線同時推進。

當時也有不少人反對,覺得五路並進太燒錢,「疫苗研發非常燒錢,而且失敗率非常高,同時並進,會浪費大量資源和資金。」為什麼最終還是決定五路並進呢?第一,正因為疫苗研發失敗率高,所以才需要五路並進。不知道哪條路線會成功,但目標是確保成功。」

第二,疫苗種類越多,好處越多。每種疫苗都有自己的優缺點,不同年齡不同身體狀況的人,可能需要接種不同的疫苗。而且,病毒可能發生變異,一旦一種疫苗不適用,另一種疫苗可以做為後手。」

五路並進非常燒錢,但中共中央指示說,「保護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我們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為什麼要不惜一切代價研發疫苗?因為最近這些年,中國吃的「卡制之虧」太多了。別的且不說,單就一個芯片,因為美國的封殺和卡制,中國好多企業受盡了屈辱和折磨。

如果中國不能研發自己的新冠疫苗,將可能面臨以下幾種後果。

1、買不到疫苗。2021年6月4日,全球健康與發展論壇發佈公告:「全球75%的疫苗流向了10個富裕國家,有些窮國直到現在還沒收到第一批疫苗。新冠疫苗的分配不均,可能導致死亡人數翻番。」

加拿大只有3700萬人,但訂購了4億多劑疫苗。歐盟只有4.5億人,但訂購了23億劑疫苗。

世衛組織覺得不公平,就找疫苗生產國美國和英國商量,建議他們考慮一下貧窮國家,結果得到的回復是:「目前考慮重新分配還為時過早」。連一般國家購買英美疫苗都這麼困難,一直被視為對手的中國就更不用說了。

2、只能買高價疫苗。等自己都打完了,等盟友都打完了,等一般國家都打得差不多了,美英應該還是會考慮賣給我們,但價格絕對低不了。價格再高也得買,因為世界各國都接種了,我們不接種不免疫,就沒辦法完全開放,經濟必然大受影響。

3、賣給你還會附加條件。巴西算是美國的鐵桿小弟,但巴西向美國訂購疫苗時,美國提出了苛刻的附加條件,「將巴西海外資產作為抵押,如果輝瑞延遲交貨,巴西不能罰款,如果疫苗發生嚴重副作用,巴西也不能罰款。」巴西官員眼淚都氣出了。

阿根廷也一樣,他們向美國訂購疫苗時,也被附加了侮辱性條約,「把冰川和捕魚許可證等國家自然資源抵押給美國。」

阿根廷、巴西尚且如此, 何況是「眼中釘、肉中刺 」的中國。

鑒於以上三點,中國必須研發自己的疫苗。 路線一定,科技部立馬領頭成立了「科研攻關應急項目組」。

大家一定要記住這個小組,這個至今連名字都不為人知的小組,為疫苗的誕生真的付出太多太多了。這個小組肩負兩大任務。第一:組建研發團隊。「5條疫苗研發路線, 每條至少要保證有2-3個科研團隊進行攻關。」 這個任務看起來簡單,但其實超難。

小組在春節之前,連夜致電46家疫苗生產企業,結果只有幾家有研發意願。 

為什麼不願?因為研發疫苗風險太大,「2003年的時候,就有企業投入巨資研發 SARS疫苗,結果疫情很快結束,投入了這麼多錢,連個水漂都沒打出來。」

這次儘管有國家資金支援,但自己畢竟也要猛掏腰包,所以很多企業還是心有餘悸。但在小組的遊說下,很多企業最後都選擇了民族大義,「就算投資打水漂,也義不容辭。」

第二個任務:統籌協調。 每條路線都有多個科研單位參與,有高校,有科研院所,有高科技企業,有頂級國家學術機構,有高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這麼多單位要想形成合力,統籌協調極其關鍵, 「有什麼問題,就得解決什麼問題。需要什麼服務,就得提供什麼服務。」

所以從1月23號開始,連續七個月,這個小組沒有休息過一天,小組組長趙振東,每天掛在嘴邊的總是那句話:「太慢了,應該再快一點!」

2020年9月16日,因為勞累過度,在北京首都機場,53歲的趙振東,倒下去就沒有醒來。這般付出的,也不只是科研攻關應急項目組,還有各科研單位。

大年初二,中國生物集團董事長楊曉明,指示子公司北京生研所:「選擇一個現存的車間,升級改造成滅活疫苗生產車間。」

北京生研所所長王輝請示:「是否馬上將原有東西拆掉?」楊曉明:「等一天再說。」為啥要等一天?因為反對聲音太多,「建一個P3車間,投資上10億,如果疫苗研發不成功,或者疫情像SARS那樣很快結束,這麼大的投資打水漂,誰負責?」楊曉明想了一夜決定自己來負責。他致電王輝:「拆」!僅用了60天時間,北京生物所就建成了中國第一個新冠病毒疫苗生產車間。

兩個月後,北京生物終於成功研發出了滅活疫苗。 疫苗出來了,必須找到足夠願意接種的人,才能通過疫苗的測試。

誰敢冒生命之危充當第一批小白鼠呢?中國生物董事長楊曉明,武漢生研所所長段凱,武漢血制副總李策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竺院士,站了出來。

這四個被稱為「新冠疫苗四君子」的人,說了這麼一句話:「我們自己研製的疫苗,自己都不敢接種,讓別人怎麼敢放心接種?我們不當小白鼠,難道要別人來當?」 在「四君子」帶動之下,中國生物138名幹部,接著加入了試驗團。其實不只是中國生物,其他研究團隊都一樣,幾乎都是領頭人和董事長打了第一針。

比如院士陳薇,她也是第一個接種自己研發疫苗的人,她說了這麼一句話: 「雖然大量實驗證明疫苗是安全的,但面對未知的第一次,我覺得我還是應該先上,如果犧牲了, 也就我一個人。」 正是有中央的不惜代價, 正是有部委的前瞻規劃, 正是有企業的民族大義, 正是有科研單位的不捨晝夜,正是有很多人的捨生試藥,中國才有了多款疫苗的誕生。

滅活疫苗路線,走出了國藥生物和科興。 腺病毒載體疫苗路線,走出了康希諾。重組蛋白疫苗路線,走出了智飛。核酸疫苗路線,也有兩款mRNA疫苗艾博沃森,進入了2期及3期臨床試驗。

可以預見,在不久的將來,中國將成為全世界第一個擁有全路線新冠疫苗的國家。這是浪費麼?不。 全路線不是多餘,而是協同和互補。目前,新冠病毒已出現多種變異,擁有全路線疫苗的國家,將成為一種獨特的優勢。

截至目前,中國已經接種了近11億劑疫苗,這些劑量佔了全世界注射40%。 與此同時,中國還向國外提供了4億劑疫苗。在很多國家買不到疫苗的時候,中國人卻有5款疫苗可以選擇。不僅有五種疫苗可以選擇,而且還是全免費的。

Friday the 3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