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370事件是偶然发生的?

打印
分类:综合

在节庆和公众前面所展现的华丽一面,经不起时间和实战的考验。特别是马航MH370空难事件,宛如一只无形的手,无情地把我国政府体制硕果仅存的遮羞布霎间扯掉,最丑陋的一面突然暴露在全球人民的眼中。

 

 

MH370事件是偶然发生的?


每一年的国庆日,武装部队作为主要参展单位,威武的陆军士兵步伐一致走过独立广场、空军的飞机整齐一致拉着彩烟飞越广场上空、一身劲装的海军特种部队,折射出捍卫国防的决心,让观众对马来西亚的国防产生了信心。

每一年的海军节、陆军节、空军节和国家英雄日,国家宣传机构如《马新社》和《第三电视》都会卯足全力,播出爱国节目和提醒人们武装部队对国家所作出的贡献,进一步巩固我国的武装部队是可靠和有威慑力的印象。

作为一位以报道军事新闻为主的前新闻从业员,以及曾经多次跟随和采访武装部队行动的我,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曾相信马来西亚武装部队是有能力的。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深入了解,就越看穿了在节庆和公众前面所展现的华丽一面,经不起时间和实战的考验。特别是马航MH370空难事件,宛如一只无形的手,无情地把我国政府体制硕果仅存的遮羞布霎间扯掉,最丑陋的一面突然暴露在全球人民的眼中。

更令人难受的是,马来西亚政府反被向来被认为神秘和不透明的中国政府指责不透明和讯息欠奉。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MH370空难是一个催化剂,点出了我国保安体制的弱点,改革已在所难免。

拿笃事件的挑战:情报的失败

2013年2月9日,一批近百名的不明武装组织登陆沙巴拿笃区,接着驱赶当地居民和占领该地区。稍后,该批自称为苏禄后裔的武装人员宣布,他们的行动纯粹是要取回本来属于他们祖先的土地。

在对峙持续数天后,首相纳吉要求以谈判解决入侵事件,时任总警长的依斯迈透露警方鉴定登陆者为居住在菲律宾南部的苏禄王朝后裔,该组织自称为苏禄王家军。甚至,时任内政部长的希山慕丁确定地指出,登陆者是苏禄苏丹王朝的中坚支持者,不是武装分子或恐怖分子,他也保证当地的情况受到控制。

 
在希山慕丁给予肯定承诺后的12天,大马保安部队与苏禄军爆发冲突,导致两名特警殉职和3名警员受伤,12名苏禄军被打死。隔2天后,6名包括武吉安曼政治部警监级警官在仙本那甘榜斯里再也西米努(Kampung Sri Jaya Simunul)的水上木屋被武装人员残忍地肢解杀害,同时也有6名武装分子被打死。

在流血事件发生后,我国始如梦初醒,发动大规模的武装清剿行动,逮捕和驱赶武装分子出国土。

事后回看,其实早在2008年8月已经有公开资料指出,大马武装部队和警队知悉苏禄王朝的后裔在沙巴招兵买马。在一则新闻报道指出,时任马来西亚武装部队第二联合特遣队指挥官的西莫辛准将在一项汇报会上透露,苏禄王家军队(Bangsa Sulu Royal Army)正试图煽动住在沙巴的苏禄后裔加入该军队,而保安部队已把苏禄军列为安全威胁之一。

“大马皇家警察正在监视他们的活动,但至今他们还只是在沙巴州内‘观光’,还未带来实质的安全威胁。” [注1]


武装部队于2008年8月10日在媒体汇报会上,展示军事情报所鉴定出的沙巴安全威胁来源,其中苏禄军赫然在名单内,惟警方最后选择无所作为,为日后爆发的拿笃事件埋下伏笔。

时任副首相兼国防部长的纳吉也知悉苏禄军的存在,他于8月13日说,“当局正在调查苏禄苏丹王朝后裔在沙巴州鼓动居住在当地的苏禄后裔加入苏禄王家军队的事件”。[注2] 不过,从2008年至2013年,没有公开资料指马来西亚保安部队对苏禄后裔在沙巴的招兵买马活动采取任何行动。

当局在2008年早已知道苏禄后裔在沙巴招兵买马和活动,但不采取任何行动,直至爆发拿笃流血冲突事件,证明了警队的情报评估非常糟糕和失败。

倘若情报评估有效,当局在2008年就可以阻止苏禄后裔在当地刺探地形和招兵买马,甚至起诉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的人。惟,事实的结果如大家所知道的。

MH370失联的挑战:国家不设防

 
自3月8日马航MH370航机无故失踪以来,马来西亚空军、移民局、机场安检和马航的弱点尽暴露在全球的放大镜下。

MH370航机失联后,调查发现有伊朗籍乘客使用失窃护照登机,马航首席执行员承认机师邀请乘客进入驾驶舱是违反安全操守等事件,均指出了移民局和机场安检的脆弱性。

尽管事后内政部长强调移民局根据程序办事,但国际刑警组织则说由于马方的机场安检没有与其档案库连接,导致马方无法侦察出持失窃护照出境者。

倘若安检程序与时并进,当局就可排除持非法护照登机,也不会出现乘客胡乱进入驾驶舱的事件。

在MH370航机失联的首天,原以为失踪的地点就在南中国海的泰国湾海域,但事后的发展揭露出马空军的巨大弱点,即出于某种不明的原因,马空军防空雷达控制员忽视了偏离航线飞越马来亚半岛北部空域的MH370航机,也没有呼叫和确认MH370航机,甚至出动战斗机拦截。

空军司令罗查里于事后第5天承认,空军雷达管理员看到一架民航机偏离航线飞至槟城,但由于空军认为该民航机不具有敌意,故空军没有进行拦截。

如果空军司令的说法可以成立的话,那我国领空似乎是不设防,任何恐怖分子只要骑劫一架民航机,就可大摇大摆穿越防空区袭击其设定的任何目标。

 
在911恐怖袭击事件中,恐怖分子就是骑劫了民航机,接着偏离航线和撞击世界贸易中心。在本次事件中,如果恐怖分子骑劫了MH370,进而在飞越槟城时撞击光大大厦,那后果不堪设想,甚至成为大马的911事件。

正被军事法庭起诉的空军再迪少校在其管理的面子书专页留言,空军没有起飞战机拦截偏离航线的民航机,是因为空军的军事准则(Military Doctrine)不曾针对911事件进行修改,也没有把拦截偏航的民航机列为程序之一。[注3]

由于军事准则向来是军事机密,外人也难以断定再迪所说的是否属实,但可以肯定的是MH370从空军的雷达眼皮底下飞走了,且当局花用了两三天时间才能确定在雷达留下踪迹的是MH370。

当知悉空军的口号是“Sentiasa Di Angkasa Raya”,再对照回本次事件时,讽刺的感觉顿时冒起。

MH370失联是偶然发生的?

表面上看,这次空难的原因不清楚,存有部分的偶然性,但事件的发生必定有其原因,且可能是许多原因综合在一起才导致问题的发生,事出必有因。

首先,我国机场安检部门与国际刑警的档案库没有连接,让使用失窃护照者有机可乘。如果安检做得好,不但可以阻止偷渡行为,也可防止恐怖袭击。

第二,自911事件后,美国在民航机上部属便衣武装警察,且强制要求所有外国飞往美国的航班皆部署便衣武装警察。马航也被美国要求如此做,但非美国航班则不部署。现在事实似乎显示,部署便衣武装警察是一个防止人为控制飞机的一个好手段。

 
第三,飞机在飞至马来西亚和越南民航机空中管制区交界处时,所有通讯器突然被关闭,导致马越两国空管员被迷惑,以为飞机仍然或已进入对方的空管区,究其实飞机已往西飞了。此事除了显示控制飞机的人可能蓄意如此做,也显示空管交界区属于模糊地带的事实长期被航空界忽略了。

第四,飞机向西飞大摇大摆穿越马来西亚半岛北部的防空雷达没有受到拦截。如上所述,空军基于某些不明原因,任由不明飞机穿越我国领空,如果当时空军依照美国在911事件后拟定的飞行器拦截程序行动,那MH370早已经被拦截下来,而不是飞去无垠的印度洋。

第五,自1995年发生马航最后一次大型空难后,在这19年里,马航和民航局就不曾面对应付大型空中事故的实战经验。马航、民航局、交通部和国防部,在协调和分析国内外获得资讯方面,展现了效率极其低下的一面,特别是应付和协调国际空中事故。

第六,尽管空难相比车祸的几率低许多倍,但若发生空难后产生的负面冲击的影响层面无远弗届和带来巨大的心理阴影,故对空难进行调查和预防未来空中事故是非常重要的工作。美国、英国和法国等航空大国拥有专属的航空事故调查局不出奇,但连小国如新加坡、泰国和蒙古都成立了专属的航空事故调查局。迄今,我国民航局缺乏一个类似的专属机构来进一步提升我国的航空安全水平。

总而言之,上述六个原因折射出各政府部门体制缺乏与时并进的本质。

等待中的体制改革

现实的世界是没有如果,如果真的有如果,那空中事故就不会发生了,体制上的弊病也不需要进行改革。

 
正如拿笃事件的发生不会是偶然,原因更倾向于情报收集方面的失败。如果我国警方的政治部可以不再以监视在野党和以已经不复存在的马共为主,反而以收集恐怖主义和刑事罪案情报为主,那拿笃事件或许不会发生,罪案率也会下跌。

当今要讨论的不是改善政治部,反而应是废除之,然后以一个新的刑事和安全情报组织取代。

MH370空难也不会是偶然,我国安全体制长期处于黑箱作业和缺乏一个制衡和监督机制是最大的问题,每次发生重大事件都没有最高行政长官被问责,导致不在乎的心态越来越严重。

如果我国国会有一个专门的安全委员会审查和监督安全部队如警方、军队和其他执法部门,那空军没有拦截偏离航线的民航机、机场安检疏漏的事件必定会被追究到底,并会进行深入的调查和提出改善之建议。

倘若国会有一个专门的交通委员会,那云顶巴士坠谷的调查结果就不会草草了事、海陆空交通安全会获得关注,国家汽车政策和国家公共交通政策互相矛盾之谬事,可能会获得避免。

体制的改革是艰巨、缓慢和必须的,MH370空难显示我们已经来到一个无法避免的转折点。


编按:本文原载于《火箭报》。

注释:
1. 《东方日报》,2008年8月11日
2. 《东方日报》,2008年8月14日
3. 阅读点击再迪少校的面子书留言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