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總統選戰,想印尼同胞--唐裕

打印
分类:综合

梅加娃蒂小時候,在他膝上坐,長大當總統後還叫他唐叔叔,從瓦希德總統開始一路順暢的印中關係,印尼官方和華商都明白,許多通道是由唐老伯的私人鈔票築起來的。他說,那時候他有能力為祖國和宗祖國做幾道橋樑,當然得做,在新加坡也是一樣,因為自己是華人,況且還有生意在那地方。

唐裕,這兩個字在印尼商界是一個響噹噹的名字,叱吒風雲數十年,也備受議論在晚年。

他紅遍印尼政商界,影響力跨及新加坡,早年最擅長的是打通中國與印尼及新加坡兩國各階層的關係脈搏,如今印尼與這兩個強國已經是好朋友。

這些歷史事實都有記錄可循,他對印中新關係的全情貢獻絕對值得表揚,但是晚年的一些私人問題卻弄得唐老伯尷尬。

他說若要說起來,何止三天三夜,反正是私事,還是不必再多說了,外面怎麼傳,就讓傳吧,但求無愧我心。不過,無愧的內心深處,仍緊繫印尼,希望印尼歷來最激烈的總統選戰,不要讓無辜的印尼華裔遭殃。

唐裕老伯的個人故事和背景,還有一些網絡上的種種傳言,不是“星洲會客室”的主題,所以這裡一概不提。

我找上唐伯伯,是因為印尼總統選舉。

過去,印尼每一任總統都和他有交情,從蘇卡諾到蘇西洛,甚至是未來的佐科威或帕拉勃沃,都認識唐伯伯,都有不同程度的來往。

梅加娃蒂小時候,在他膝上坐,長大當總統後還叫他唐叔叔,從瓦希德總統開始一路順暢的印中關係,印尼官方和華商都明白,許多通道是由唐老伯的私人鈔票築起來的。

他說,那時候他有能力為祖國和宗祖國做幾道橋樑,當然得做,在新加坡也是一樣,因為自己是華人,況且還有生意在那地方。

“現在我老了,也被一些私事纏身,但是對印尼,尤其是幾代以來都為國家付出的印尼華人,我還是非常關心,更希望國家對他們要公平。”

唐老伯說,印尼華人辛勤參與建設印尼的苦勞和功勞完全沒得否認,印尼華人對國家的效忠也不容置疑,而廣傳印尼華人大多都是打劫國家財富,大部份都是巨富的說法,絕對是有心人對印尼華人的惡意傷害。

“政府不能只停留在凡遇到政治爭議時,勸告激進份子不要侵犯華人而已,而是要以實際行動從教育、執法和取締方面告訴所有印尼人,佔國家極少數的華裔都是我們的兄弟,他們沒有涉及任何劫走國家財富的惡行,同時對凡是涉及種族侵犯的行為,都予以嚴懲。”

政府的態度如果不果斷,哪能阻止極端主義不再重犯?

這次總統選舉的結果,任何一個敗方支持者或極端份子將會以侵犯華裔表達不滿的傳言再起,唐老伯卻認為,華裔同胞居安思維是必然的天性,但是,也不要對邁向文明的印尼完全失去信心。

【問答錄】

◆誰當選最好?

問:您如何看待此次印尼總統選舉?您看好誰會取得勝利?為甚麼?

答:兩方都很努力,這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到投票日子的市場民調才會出現很接近的數據。要我選的話,我先會看誰拿得出我能認同的治國大計,或者說,他的治國政策將會把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帶到哪一個層次。

如今看來,兩個隊伍的競選宣言都有可取之處,一個說先搞經濟,另一個說照顧民生,其實都是一樣的,在你搞好經濟的時候,民生就會改善,你在照顧民生之前,也會先搞好經濟才說不是嗎?

簡單的說,無論誰當了總統,都得先照顧人民的生活、健康和教育,接著是就業機會和國家基本設施,如此一步步提昇印尼國家和人民的生活水平。

有這種完全為國為民的心襟的人當總統,印尼就有希望。

問:照您這麼說,等於是政策大於人選,無論誰當總統都是其次了?

答:哈哈我沒這麼說,我是說勝選的人,一定要有這種將人民和國家排在第一位的胸襟。我曾在一次與蘇西洛總統一起見到佐科威時,我也是這樣對他說:佐科威先生,只要你的master plan是把人民和國家放在第一位,就是一位好總統。

◆政府怎麼做?

問:關於民間一直在流傳“任何一方失敗必作亂”的說法,您認為印尼政府應如何應對?如何控制?

答:是,我也聽到這個說法了,但是它畢竟是在網絡上流傳的,倒是政府這一邊,我認為他們的確應該有所表態和實際行動。我們必須承認,這是印尼史上最激烈的總統選舉,它會造成的各種“節外生枝”,基於沒有先例,所以是無法估計的。

另一方面,人們也應該相信和告訴自己和所有親朋好友,互相鼓勵,唯有國家穩定和安定,我們的下一代才會有未來,國家已無法再承受任何破壞,尤其是自相殘殺。

再來就是國家的治安單位,甚至可以不惜出動全力,這幾天就已經在全國各地巡邏、駐守和設路障檢查了,如此行動至少一星期,再通過國內各種媒體宣傳國家安定的重要性,警告任何破壞國家的行動必受嚴懲。

只有政府真正表現堅決除暴安良態度及行動的時候,老百姓才會安心。

◆印尼人都怕!

問:印尼華人在恐懼或再次成為無辜的受害者,您認為政府應該如何安撫他們?

答:就像以上我說的,只要政府能讓老百姓相信並看到執法單位的努力,就是最好的定心丸。

問:華人應該做好怎樣的準備?據說已經有不少人離開到山上度假勝地和出國避難了,尤其跑到新加坡的最多,這個月尾和8月頭從新加坡飛回雅加達的班機據說滿到瀉了。

答:當然我不敢說擔保沒事,但是以今天的印尼來看,你得相信不只是華人怕亂,非華裔也一樣害怕呀!當治安情況失控的時候,除了部份瘋狂暴徒選擇性改擊華裔,大部份暴民要的是趁機掠財,到時不管甚麼種族都會遭受損失啊!

比如燒車時,他們看到車就燒,過去許多非華裔的車子都被燒了。

◆華人怎麼辦?

問:您認為此時此刻,印尼的華裔企業家和社團領袖可以做甚麼?

答:這個問題很敏感,至少在印尼華商社會是難以討論的。最重要的原因是,華社沒有一個受到公認,在大部份華人心中地位最高的組織,也就是說,沒有一個組織能夠代表大部份印尼華人的心聲,印尼華人又能聽到誰的呼聲呢?

此外,華人在政府完全沒有勢力,沒有半點動用軍或警的影響力,連保護自己都是一種挑戰,又能夠為同胞們做甚麼?最多是各個組織成員互相關心,提醒大家無法出國就不要出家門,要居安思危,如此而已。(印尼星洲日報‧會客室‧主持人:鄭金亮)

印尼會客室‧主持人:鄭金亮‧2014.07.22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