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马六甲州选

发布于 2021-11-26 09:41

三大阵营角逐所有议席马六甲州选全部选区三角以上混战

希盟政府是一个在我国探索新的联盟政治思维的政府,但它没有成功,并陷入了过去半个世纪国阵的霸权模式。这种霸权思维在22个月的希盟政府中依然存在。当然这和马哈迪的专横跋扈密切相关,但也不排除希盟体制的弊端。

探讨马六甲州选


巫统国盟阋墙,引爆甲州州选


前马六甲首席部长依德里斯.哈伦在内的4名国盟甲州议员10月4日,对巫统现任首席部长苏莱曼失去信心,宣布撤回对他的支持,引爆这次州选。


这是朝野“夺权和反夺权”的抗争,亦是“马来伊斯兰联盟”争权夺利的恶斗。


“5.09”希盟执政,同时赢得甲州政权;“2.23”后门政府篡权,甲州希盟失守;“10.04”巫统国盟阋墙,甲州政府倒台。甲州是全国的缩影,同样的戏码以不同的形式,不也在其他州属演绎吗?政客骑窃人民的基本权利,议会殿堂成了政治青蛙的交易市场。我国的“议会”尽然以数人头来定江山!
这次州选,甲州28个选区,共有3选区出现6角站;5选区5角战;9选区4角战以及11个选区3角战,全部共有112位候选人。其中希盟、国阵、国盟各有28位候选人参选,土权党5位,印裔穆斯林国民联盟1位以及22位独立人士。据选委会最新资料显示,甲州共有合格选民49万5186人。这是甲州有史以来最激烈的选战。选战表现为:朝野“夺权和反夺权”的抗争,亦是“马来伊斯兰联盟”争权夺利的恶斗。


州选的战绩:


州选整体投票率为65.85%。战绩:国阵21席(巫统18、马华2、国大党1)。希盟5席(行动党4、诚信党1、公正党0)。国盟2席(伊党0、民政0)。其他小党和独立人士只能陪跑点缀“民主”。


这次州选揭示:


1、选战热、选情冷。
目前,正值疫情肆疟,国运衰败,性命堪虞之际,民众已经厌倦无休止的纷争,要求一个稳定的政治局面。这次甲州选举:第一次由公正党主席安华领军希盟迎战国阵和国盟;第一次在纳吉被判贪污罪名成立后,领导国阵迎战希盟和国盟;第一次在慕尤丁黯然下台后,领导国盟迎战国阵和希盟;第一次出现3个曾执政联邦政府和甲州政府的政党的选战。简言之,甲州选战热,选情冷。


2、甲州州选巫统霸权是否强势回归?答案是否定的。
从3个联盟在总票数中各自获得的份额来看,事实并非如此。国阵获得38.39%或12万2741张选票,希盟赢得35.65%或11万3968票,国盟获得24.47%或7万8220票。美国籍东亚研究学者碧利洁(Bridget Welsh)对甲州州选预示巫统霸权强势回归给予否定。他指出:巫统在马六甲州选中只获得38.39%的选票,这票数却使它增加5个席位,即从13个增加到18个。而马华和国大党分别赢得2席和1席。事实上,与第14届全国大选相比,马华得票率从10%降到8%,国大党则维持1%的选票。


3、“多党竞争”开启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甲州州选依然是国阵、希盟、国盟三分天下。国阵获得最多议席,但与2018年大选相比,其选票也仅多了0.82%;希盟则跌了15.69%;国盟的选票增幅为13.7%。国盟不只囊括了伊党原有的选票,希盟的选票也都回流到国阵和国盟。当前,巫统、土团、伊党争做马来社会的老大,大肆炒作宗教和族群课题,致使原本脆弱的“民族团结”雪上加霜。而马来族中下层,对希盟的“多元路线”依然徘徊在“欲拒还迎”和“欲迎还拒”的十字街头。还未凝集成一股强大的动力去迎接崭新的“还政于民”高潮。这是希盟败选的重要因素。
民主改革开启了“多党竞争”的新阶段。马哈迪的斗士党、赛沙迪的青年党,或者卡马拉扎曼的“民权党”,祖莱达的“大马民族党”。无论标榜“多元”抑或“马来人”政党,只能沦为第三势力,扮演“造王者”的角色。“5.09”的改革方向顺应历史潮流,国阵/巫统行使霸权的时代一去不返。新阶段的“多党竞争”符合“丛林法则”。历史将验证,不符合国情必将被淘汰。上面谈到的三分天下,仍然是主张“多元”的希盟和“马来人至上”的联盟的抗争!


4、 希盟政府是一个在我国探索新的联盟政治思维的政府
“霸权思维”是旧的政治联盟思维,在国阵时期根深蒂固。希盟政府是一个在我国探索新的联盟政治思维的政府,但它没有成功,并陷入了过去半个世纪国阵的霸权模式。这种霸权思维在22个月的希盟政府中依然存在。当然这和马哈迪的专横跋扈密切相关,但也不排除希盟体制的弊端。
行动党元老林吉祥指出:希盟不是像国阵以霸权为基础的联盟。希盟应该一致接受以主席理事会决策的规则。“这样的规则将避免希盟出现像接受‘政治青蛙’那样的错误。让‘政治青蛙’在马六甲大选中被果断拒绝。马六甲州选举为希盟带来许多教训,但不应该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于希盟领袖安华。他说,所有政治领袖都需要改变政治思维,如果将所有的责任和过错怪罪安华,只会适得其反。公正来说:安华自1998年便极力提倡“人民主权”,强调提升我国人民的地位,公平对待各个民族,反对极端马来种族主义。至今这个主张依然不变。安华需对希盟的失误承担责任;但某些盟党年轻领袖轻易以退盟要胁乃不明智之举。


5、 还政于民,建立代表人民利益的“人民议会”
甲州州选揭示:政治青蛙贻害无穷,一切有良知的政治工作者,应该用行动制止政客为私利的恶斗,推动“还政于民”,建立代表人民利益的“人民议会”。
稿于23/11/2021

Saturday the 2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