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的颜色“革命”/谢诗坚博士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砂拉越州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砂拉越州选终于拉开序幕,选委会已定于12月6日提名,而在12月18日投票。今天摆在东马砂拉越人民的面前是西马中央权力在握的政党怎样安抚东马人的情绪。在政经上又如何达致平衡与合理的分配资源?不久后的州选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时局可能是依然故我。

砂拉越的颜色“革命”/谢诗坚博士


《南洋网》2021年11月29日


砂拉越州选终于拉开序幕,选委会已定于12月6日提名,而在12月18日投票。在近300万人口中,有125万人是合格选民。他们将通过投票选出82名州议员。

当英国决定于60年代将西马与东马并成马来西亚时,不是由东西马人民说了算,而是要听命于英国的安排。


这一安排也引发马来西亚在60年代陷入朝野政治斗争的高潮(发生马印对抗(1963-1966))。

虽然时局紧张,但马来西亚还是在1963年9月16日成立。这是左翼斗争的一次惨痛教训,也是无法挽回的挫折。

在这时期,东马的沙巴和砂拉越通过间接选举产生了州议会。即所谓的三层选举,由控制乡市议会的政党选出各省选举人(最初分成5个省,目前共分成11个省),选举人只能根据控制地方议会的政党的指示进行投票。正如美国总统选举由各州按照得票率而产生选举人,而选举人也只能按胜利者的指示投票给取得胜利的候选人)。

这种形式的合并和选举从头到尾也有联合国官员参与,他们也得出相同的答案,即东马人支持加入马来西亚。

可是砂拉越人还是有他们自己的看法,因而与西马中央政府签署了18点协议,规定了砂拉越拥有移民及劳工自主权(砂移民厅有权禁止来自西马人的入境;也有权不让西马人在砂州与本地人抢饭碗等)。

60年代首相首长争权

来到60年代中期,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敦促砂首席部长加隆宁甘(国民党)加速公务员马来西亚化却遇上阻力,也就发生首相与首席部长争夺权力之大事。

在这方面,加隆宁甘的失败也证实中央权力大过省政府。东姑当年走的三步棋令加隆宁甘无从招架:

(1)罢免首席部长职权;

(2)另委新首长;

(3)通过国会修宪,允许议长有权召开州议会罢免首席部长。

加隆宁甘的下台也警示东马政治人物不要搞分裂和分离活动,不然下场就像加隆宁甘那样。

在1969年的东马选举,西马选举成绩已揭晓时,爆发“5·13”种族冲突事件,导致尚未结束的东马选举马上被终止。

人联党改写砂历史

刚巧在1970年敦拉萨接过首相职,他获高人授以妙计,以一箭双雕收服离心的东马政治首领。在安排妥当后,砂州大选提前在1970年举行(国家仍在紧急状态)。选后正如所料,人联党加入联合政府。

本来人联党是“五邦社会主义”的成员之一,抬出反马来西亚的旗号一时声势浩大。结果在许启谟(当时的马华署理总会长、地方政府暨房屋部长)的献议与斡旋下,成功说服人联党的王其辉与杨国斯同意加入右翼阵线,成为执政党一员。

当年,人联党的保密功夫到家,大部分党员及干部事先都不知有此变化。直到选举成绩公布后(人联党—12席;保守党—8席;砂华—3席;土著党—12席;国民党—13席)才知道发生政治地震。

就这样,人联党改写了砂拉越的历史。红色基地后来也逐一被漂白,分别在1974年及1990年与砂州政府签署和约,结束砂共游击战争。

人联党也因转换码头而成了右翼集团,昔日的红旗飘飘不见了。经过近40年的斗争与挣扎,砂拉越的颜色革命是成功了,但人联党已迷失在其中。

在2016年的州选中,人联党只保住7席(原本有12席),勉强参与执政。而在2018年全国大选时,人联党竟只剩1国席,大有日暮西山之虞。

至于原本在2011年有10个州议员的行动党也在2016年州选时,又只剩下5席,势力下降一半。

时局可能依然故我

如今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合组的希盟要在砂州大选中从土保党手中夺权似乎已不可能。不但土保党已与昔日盟友组成“政党联盟”,阵地坚如磐石;加之公正党面对分化和行动党面对退党冲击当儿,若寄望诚信党突围也将会无功而返。

还有在巫统不东渡下,土团党的东渡也没有大作为的。

今天摆在东马砂拉越人民的面前是西马中央权力在握的政党怎样安抚东马人的情绪。在政经上又如何达致平衡与合理的分配资源?不久后的州选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时局可能是依然故我。

Saturday the 2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