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鹏博士:俄乌局势或将导致北约名存实亡

打印
分类:国际时事
发布于 2022-03-23 14:50 作者:LYA-editor

李晓鹏博士:俄乌局势或将导致北约名存实亡-红色文化网

俄乌战争将会成为北约盛极而衰并逐步走向解体的一个分水岭。以法国和德国为代表的欧盟国家将会在北约框架之外从新组建一个集体安全组织,以取代北约在欧洲安全框架中的领导地位。然后,北约可能会直接解体,也可能名存实亡。

李晓鹏博士:俄乌局势或将导致北约名存实亡


2022-03-21

俄乌战争,是一场俄罗斯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之间的对抗。从短期来看,它会加强北约内部的团结,欧盟对美国的安全依赖加深,以应对俄罗斯的军事威胁。比如,德国就紧急宣布要进口一大批美国的F35,这就是在加强与美国的军事联系。然而,这只会是短期影响,从长期的战略层面来看,情况会往相反的方向演变:俄乌战争将会成为北约盛极而衰并逐步走向解体的一个分水岭。以法国和德国为代表的欧盟国家将会在北约框架之外从新组建一个集体安全组织,以取代北约在欧洲安全框架中的领导地位。然后,北约可能会直接解体,也可能名存实亡。

俄乌战争以前,美国带着北约众小弟指哪打哪,号令天下谁敢不从。众小弟有美国撑腰,也纷纷扬眉吐气,唯美国马首是瞻,看起来相当团结。但其实都是在捏软柿子,一遇到俄罗斯这个五常级别的反击,就原形毕露,有了树倒猢狲散的迹象。


最典型的是波兰,它跟乌克兰接壤,乌克兰要是沦陷了,它就是对俄冲突第一线。美国不敢直接援助乌克兰战斗机,就想了个馊主意,援助波兰一批F16,然后让波兰把自己的米格29战斗机援助给乌克兰。这就是明摆着让波兰去当马前卒,得罪俄国,美国躲在后边坐收渔翁之利。波兰坚决不接这个招,一个皮球踢回去,说用F16替换米格29没问题,我把米格29交给你,你自己拿去援助乌克兰吧。

连波兰这种弱鸡小弟都敢不服从老大的指挥,老牌北约军事强国土耳其就更不必说了,明确拒绝参与对俄罗斯的制裁,找的借口是“方便和俄罗斯协调沟通”。

另一个拒绝参与对俄制裁的北约国家是匈牙利,它之前比土耳其听话多了,没有在北约内部展示过什么独立性。这回也坚决不买账,不仅不参与制裁,甚至拒绝让北约的军事援助物资从匈牙利过境。总理欧尔班很露骨的说:“对于世界大国来说,中欧只是一个棋盘,对他们来说,匈牙利也只是一枚棋子。一些大国总是想把我们推向前线,如果他们想这样做,而我们又不够强大的话,他们就会牺牲掉我们。”

欧洲国家里边,塞尔维亚也拒绝谴责和制裁俄罗斯。作为一个在南联盟被北约肢解之后出现的新国家,塞尔维亚总理武契奇解释说,塞尔维亚永远不会忘记1999年北约对南联盟的入侵,而且也只会用侵略这个词而不是其他词汇来形容那一次的北约军事行动。塞尔维亚现在虽然被北约国家包围,但始终拒绝加入北约,甚至还表示要加大对俄罗斯石油的购买力度,“报答”1999年俄罗斯对南联盟的支持。


小弟们纷纷反水,北约的外围实际上已经开始出现了解体的迹象。但决定北约最终命运的关键还是其四大核心成员国: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之间的关系。只有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破裂了,我们才能说北约在走向解体或者是名存实亡。

在这四大核心成员内部,英美是基本一体的,德法与英美的关系,是北约能否保持团结的关键。

这就是我们要说的第二点:美国与以法德为首的欧盟在安全战略方面的分歧已经出现了根本性矛盾,长期来看无法调节,这才是北约走向衰亡的基础。

这种根本性的矛盾是:欧盟各国都希望跟俄罗斯搞好关系,维持稳定和平的局面,而美国则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为此不惜牺牲欧盟国家的安全来挑衅和消耗俄罗斯。欧盟不可能长期容忍美国没完没了的给自己添乱。

在北约东扩等问题上,美国不断的煽风点火、得寸进尺,把俄罗斯逼到退无可退的境地被迫反击,最终诱发了俄乌战争,由此彻底搅黄了“北溪二号”天然气项目,中断了德国和俄罗斯在能源领域进一步深度合作的可能性。目前的局面,欧洲被胁迫着跟随美国加入对俄制裁,大量的俄罗斯企业在欧洲发行的股票或债券价格暴跌,却让华尔街资本以超低价格收购;同时天然气石油价格暴涨,俄国卖到欧洲的天然气价格暴涨几乎十倍。美国自己就是油气生产大国,对此无所谓。欧盟可不一样,它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程度极高,制裁之下,欧盟支付给俄罗斯的天然气费用还翻倍了,从每天的两亿多欧元上涨到了五亿多。难怪有人开玩笑说,是欧盟在为俄军的军费买单。甚至连中国也可以趁机从欧盟手里揩点油水——由于购买了大量被制裁的俄国天然气,就可以把之前的美国天然气订单高价转卖给欧盟,从中小赚一笔。

实际情况就是这样,除了乌克兰以外,全世界因俄乌战争而利益损害最大的就是欧盟。中、美、俄都能从这场战争中直接得到些好处:俄国扩大了实际控制范围,美国搅黄了北溪二号,中国则会因为相对中立的地位两头赚差价。当前全球四大强极中间,只有以法德为核心的欧盟全方位的吃亏。

这一切是谁造成的?短期来看,欧盟会怪罪于俄罗斯、怪罪于普京,紧密团结在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旗帜下共同战斗,希望能通过经济制裁的方式击败俄罗斯,逼迫俄罗斯从乌克兰退兵。如果成功了,那当然就是天大的好事,北约就会变得更加强大和团结。

但是,如果失败了呢?

目前来看,要想寄希望于经济制裁就让俄罗斯从乌克兰退兵,基本是痴人说梦,绝不可能。对俄乌战争的走向,我在早前的文章都已经推演过了,会以俄罗斯实际控制东乌主要地区而结束。当欧盟从胜利的迷梦中清醒过来,不得不接受这个失败的事实之后,他们会怎么做呢?

当他们被迫冷静下来之后,很容易就能想清楚:这场巨大的失败,归根结底是美国在后边捣乱的结果,俄罗斯只是被迫反击。

乌克兰问题的根源,在于发端于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颜色革命”浪潮,而操纵这一轮动乱的幕后黑手,就是美国。

冷战期间,东欧、中亚、中东地区就是苏联和美国争霸的前沿阵地,两大超级强权采用威逼利诱、明枪暗箭等各种方式扶植代理人,反复争夺这些“中间地带”。苏联解体前后,这些国家大多经历了较长时间的内部动荡。一直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局面开始有稳定下来的迹象,有些国家建立了某种程度的“强人政治”,也有些国家实现了稳定的政党轮换。大多数国家都采取了一种以亲美为主、在美国和俄罗斯的夹缝中间“找平衡”的道路。美国在“中间地带”的控制力大幅度上升。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南联盟的米洛舍维奇政权这种不愿意屈服的硬骨头,最终被美国武力消灭了。“杀鸡儆猴”的效果很好,美国的强权在中间地带得到了充分的“尊重”。

但是,美国并不满足这种“尊重”,它要彻底消灭这些小国的独立性,而且还想要进一步削弱和打垮俄罗斯,把俄罗斯也变成美国霸权的附庸。它实际上采取了一个从西向东逐步推进的霸权战略,先征服东欧、中东、中亚,再打垮俄罗斯,最后的目标则是东方的中国。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除了军事入侵伊拉克和南联盟以外,它还在东欧、中东和中亚各国煽动“颜色革命”,秘密训练和资助一小部分动乱分子打着“选举不公正不透明”等争取西式民主的旗号,要求推翻现任政府;同时,公开对各国政府施加外交压力甚至动用武力,不准他们镇压这些动乱分子煽动起来的抗议。通过这种方式来扶植一个完全亲美的政权。他们在埃及(2011年)、突尼斯(2011年)、格鲁吉亚(2003年)、叙利亚(2011年至今)、乌克兰(2004年至今)、利比亚制造了一次又一次这样的动乱,成功推翻了埃及、突尼斯和利比亚政府。最后的结果,都是这些国家长期陷入严重的社会动荡、经济发展停滞甚至倒退,大量的城镇和基础设施在动乱中被破坏或摧毁,无数人民流离失所。


这种扩张在埃及、突尼斯和利比亚取得了成功,但在紧邻俄罗斯的周边国家遭遇了挫折。在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强硬镇压反对派的抗议,反对派就在美国的支持下掀起了内战,俄军及时为巴沙尔提供了支持,让政府军在内战中占据了上风;在格鲁吉亚,亲美的反对派领袖萨卡什维利当上了总统,不过他很快就被俄军狠狠的教训了一顿,狼狈的逃出了格鲁吉亚,还被格鲁吉亚当局通缉。萨卡什维利坚信美国的支持可以让他挑衅俄罗斯,出兵两国有争议的领土南奥塞梯,结果俄军真的打过来的时候,美国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名字谐音也被中国网友戏称为“刷卡时为零”。

最激烈的交锋还是在乌克兰。这里是俄罗斯的命门,也是美国要想让俄罗斯屈服必须拿下的战略要地。早在2004年,美国就扶植亲欧美的反对派领袖尤先科搞事情。那一次总统大选,亲俄的亚努科维奇以不到三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尤先科获胜。不甘心失败的尤先科一夜之间长了一脸的鸡皮疙瘩,宣布自己被亚努科维奇“下毒”,脸部才会有此巨变,又以存在选举不公正为理由发动街头抗议,要求重新选举。最后,尤先科在第二次选举中胜出,脸上的鸡皮疙瘩也消失了。俄罗斯对此毫无反应,接受了尤先科的胜利。尤先科当了六年乌克兰总统,竞选承诺基本落空,既没有杜绝腐败,也没能提高民众收入。这样,在2010年的大选中,亚努科维奇卷土重来,以显著的优势赢得了总统选举。

亚努科维奇当上总统之后,跟俄罗斯的关系得以加强,俄罗斯降低了卖给乌克兰的天然气价格,乌克兰则将俄罗斯的黑海舰队在克里米亚驻扎的有效期限延长到25年。

2013年11月,亚努科维奇宣布终止成为欧盟“联系国”——也就是预备成员国——的进程,改为争取俄罗斯的150亿美元贷款和加强与俄罗斯的战略合作关系。加入欧盟和北约是尤先科在位时期一直大力推进的工作,亚努科维奇这个决策大大的激怒了乌克兰的亲西方派。美国人趁机又开始煽风点火,再次发动“颜色革命”。

这一次颜色革命比2004年那一次厉害的多了。2004年那次主要是和平抗议,没有什么暴力活动。这一回抗议活动在美国特工的鼓捣下,很快就向暴力活动升级,并进一步演化成为了全国性的骚乱,到处都是打砸抢烧。显然,这是美国在2011年的突尼斯和埃及“颜色革命”中尝到了煽动暴力的甜头,把这些经验照搬到了乌克兰。亚努科维奇迫于压力宣布恢复加入欧盟的进程,但反对派并不满足,一定要亚努科维奇下台。

2014年2月21日晚,反对派和警察在基辅街头展开了激烈的枪战。在这之前,乌克兰虽然经济增长缓慢,但一直在增长,个别年份还能有10%以上的增长率。一场“颜色革命”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内就将乌克兰推到了内战边缘,归根到底就是美国利用其国内政治矛盾煽风点火的结果。

2月22号,乌克兰议会召开紧急会议,罢免了亚努科维奇的职务。随后,乌克兰议会又通过法例,取消俄语在乌克兰近半数行政区域内的地区官方语言地位,同时禁播了全国的俄语电视频道。

三个月的“颜色革命”暴力活动彻底撕裂了乌克兰,亲欧派和亲俄派变得势不两立。东乌克兰有很多地方包括克里米亚在历史上就是属于俄罗斯的领土,俄语居民也占了大多数,苏联时期的领导人为了削弱俄罗斯在加盟共和国之间一支独大的情况,把这些地区划给了乌克兰。苏联解体以后,这些领土也就自然而然的留在了乌克兰境内。亲俄派在乌克兰国家中间占据少数,既然在“颜色革命”斗争中失败,他们就要求脱离乌克兰独立或者是重新加入俄罗斯。

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就是克里米亚公投加入俄罗斯,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两个州则宣布成立独立的共和国。乌克兰政府当然不可能接受,就切断了对克里米亚的淡水供应,并派兵镇压两个共和国的独立。乌克兰内战正式爆发。

内战打了八年。在战争中,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思潮不断加剧,镇压活动越来越血腥,部分军队纳粹化,在两个共和国地区制造了许多骇人听闻的屠杀惨案。这个过程中,北约长期为乌克兰政府提供支持,并开始推进乌克兰加入北约的进程。俄罗斯一方面目睹自己在乌克兰的同族人民遭遇屠杀,一方面对北约把战线推进到自己家大门口感到忍无可忍,终于在2022年2月24日直接派兵进攻乌克兰,要求乌克兰删除一切限制俄语的法律、彻底放弃加入北约、实现乌克兰的非军事化和承认两个共和国独立。俄乌战争爆发。

回顾过去十多年乌克兰从和平到全面战争的过程,美国和北约对俄乌战争的爆发负有不可推卸的重要责任。他们在“中间地带”疯狂推动“颜色革命”,是乌克兰内部矛盾从和平选举走向暴力对抗的关键因素。如果没有之前埃及、突尼斯等地的暴力活动推翻现任政府的“成功示范”、没有美国在幕后的操纵策划推动,这种内部矛盾原本是可以通过和平的政治协商来解决的。2004年的总统重新选举事件,虽然现在也没找到亚努科维奇给尤先科下毒的证据和选举作弊的证据,但抗议活动毕竟还算在法治范围内进行,俄罗斯和亲俄派对这个结果也勉强接受了,没有采取任何反击动作。尤先科在总统位置上稳稳当当干了六年一直到任期结束,他搞的各种亲欧疏俄的政策,亲俄派和俄罗斯都忍了。直到2010年,亲俄派再通过合法选举拿回总统之位。但美国不能容忍这位合法当选的总统持续任职,终于在2013年,亲欧派在美国操控下直接突破了法治底线,采取大规模暴力行动来夺权,这是乌克兰局势从可控到不可控的关键转折。

率先掀桌子的,是亲欧派和美国,不是亲俄派和俄罗斯,在这一点上是非是很明显的。

美国在1999年对待南联盟的行为,跟俄罗斯出兵乌克兰的理由几乎完全一样。就是南联盟内部有民族要求独立,引发内战,美国以存在政府军对平民的屠杀为由,坚决支持其独立派别,为此对南联盟政府军进行狂轰滥炸。唯一的不同是,俄罗斯支持的是跟自己有血脉文化联系的民族,在自己家门口参战;美国支持的是跟自己文化血缘毫无联系的民族,其战场在本土数千公里以外。侵略南联盟的时候,美国声称这是完全符合人类普世价值的伟大行动;俄军出兵,则被描述为不可接受的反人类罪行。

至于北约东扩,是非就更明显了。美国曾经对俄罗斯承诺过至少14次北约不会东垮,每一次都很快食言。俄罗斯还至少六次想要申请加入北约,普京就申请过三次,每一次都被拒绝。这个意图就很明显:北约东扩就是针对俄罗斯去的,为的就是压垮俄罗斯的民族脊梁,让它向美国屈服。所以北约只能东扩到俄罗斯边境,但绝不接受俄罗斯加入。

每一次东扩,俄罗斯都强烈抗议,但最后都忍了,包括扩张到临近俄罗斯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的波罗的海三国,俄罗斯也忍了,毕竟这里要打到莫斯科还是很不方便。但扩到乌克兰这是绝对不能忍的。这比苏联把导弹布置到古巴严重多了,比俄罗斯把军队放到墨西哥还要严重。因为古巴和墨西哥都距离美国首都相当遥远,而乌克兰边境距离莫斯科只有四百公里还全是大平原。北约东扩到乌克兰,相当于俄罗斯跟加拿大结成军事同盟,把战火烧到加拿大和美国的边境、距离华盛顿只有几百公里的地方。有任何人会认为如果加拿大出现内战,亲俄派政府军从北向南进攻,在安大略省大力镇压亲美派武装,屠杀盎格鲁撒克逊白人种族,美国会选择不出兵吗?美军出兵加拿大制止亲俄派对盎格鲁种族的屠杀,要求加拿大不得和俄罗斯结成军事同盟,不得禁止英语作为加拿大的通用语言,会被那些谴责俄罗斯的人认为是无耻的侵略和霸权主义行动吗?

乌克兰内战加北约东扩,就是把俄罗斯逼上了绝境,不可能不猛烈反击。这要是不反击,那就真的跪了。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了,就差最后抹下去那一下了,不能因为美国人还没抹下去,俄罗斯就没有防御反击的权利。这还别说美国在乌克兰搞生物病毒实验室这些事儿。这一条也算上,俄罗斯出兵就不仅不是自卫反击,还有为全人类伸张正义的成分。

我在之前的文章分析过,俄罗斯是一直想要跟欧洲和美国亲近的,它很想平等的融入欧美。因为它在意识形态上已经投降了,放弃了社会主义道路,经济上出现了严重的寡头化倾向,在根子上已经承认了欧美在意识形态上的正统地位和优越性。它唯一想保留的就是自己的民族自尊,可以平等跟欧美对话,仅存的依靠就是苏联遗留下来的核武器库和残存的军工体系。但美国人连这一点也不想给俄罗斯留下,必须是毫无尊严的屈服。它一定要在经济上拖垮俄罗斯、在政治上搞乱俄罗斯,让俄罗斯陷入中央政府弱势、地方势力割据的散沙状态,并在国际舆论压力和军事压力下自废武功放弃核武器库,彻底毁掉它的军工体系,变成类似于印度和巴西这种水平的国家。只有这样,美国才能感到安心。

——当然,这也是美国替中国安排的命运。如果没有俄罗斯吸引火力,发生在乌克兰的一切,就都会在中国周边地区发生一遍。俄罗斯在这次俄乌战争中失败,接下来美国所有火力就都会对准中国,这是一件毫无疑问的事情。

这样的安排对美国和欧盟而言都相当美妙,这也是美欧结盟的基础。但问题是,中俄并不喜欢这个安排。尤其是中国,我们在近代被欧美疯狂殖民入侵,又选择了一条反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道路,在反对新殖民主义和丛林资本主义方面跟美国基本上是势不两立的,没有任何可能妥协。俄罗斯没有这些负担,倒是一直想跟美国妥协,问题是美国不接受它的妥协条件,这就是逼着俄罗斯跟中国靠近而疏远欧美。

欧盟夹在中俄和美国中间,他们的利害得失很容易算清楚:如果美国能轻松搞定俄罗斯,他们就乐得跟着美国干;如果美国搞不定俄罗斯而又拒绝跟俄罗斯达成妥协,他们就不会愿意在美俄中间当炮灰。

俄乌战争,就是检验美国能不能搞定俄罗斯的试金石。目前来看很明显,美国搞不定俄罗斯,俄罗斯一出兵它就怂,不仅不敢派兵参战,连军事援助都想委托波兰来干,自己家的教官和雇佣兵被俄罗斯导弹炸死了也不敢吱一声。波兰把皮球踢回去,它也无可奈何。印度拒绝谴责制裁俄罗斯,它嚷嚷着要制裁印度,也没见行动。伊朗趁机往美国大使馆所在区域发射了两颗导弹炸死了一些以色列情报人员,它也装着没看见。它要求沙特增产石油,沙特不理它,一转身跟中国签了一个百亿美元的协议还放出风声来要用人民币结算。

俄乌战争这一仗,让美国颜面扫地,全世界都看清了它外强中干、色荏内厉的本质。它的敌人对它的恐惧消退了,它的盟友对它的信任消失了。那些指望美国能用经济制裁打垮俄罗斯的人真的是在痴人说梦。所谓经济制裁,主要就是欧盟在买单,欧盟把俄罗斯资产价格搞下去了,华尔街就去低价收购,天然气价格涨上去了,它就趁机占领市场。钱是赚到了,但要打垮俄罗斯则根本不可能。印度和中国都在跟俄罗斯继续政策贸易,俄罗斯自己就是粮食、能源和军工生产大国,战争物资不会短缺,民用轻工业品找中国买啥都有,天然气涨价了还能收割一波欧盟来代付军费,这个仗爱打多久打多久,它根本不着急。美国的经济制裁在历史上从来就没有让任何一个国家屈服过,制裁伊拉克这么久,萨达姆也没垮台,最后还是只能靠军事入侵来解决问题;制裁委内瑞拉,天天宣传委内瑞拉即将崩溃,结果人家马杜罗总统一直当得好好的,现在还趁着俄乌战争开始跟美国讨价还价涨油价了;制裁伊朗的时间也够久了,伊朗政权也是稳如泰山。朝鲜制裁几十年了,领袖都换了三代也没服软,还被制裁成了拥核国家,以前还宣传人家闹饥荒,现在也不宣传了,因为朝鲜经济已经稳定发展好多年了,小日子过得蒸蒸日上。美国人的制裁连委内瑞拉、伊拉克、伊朗、朝鲜都搞不定,还指望它能搞定俄罗斯?怕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在美国搞不定俄罗斯,还被俄罗斯猛烈反攻的情况下,欧盟的态度就必然会发生转变了。欧盟的政治家们如果还没有被白左思想洗成脑残,应该很快就能理解以下逻辑:俄罗斯已经妥协了,愿意低姿态融入欧美,但美国不愿意,非要拼命搞事情把俄罗斯逼上绝路,逼得俄罗斯绝地反击,然后把欧洲局势搅得天翻地覆,美国人却躲得远远的让欧盟国家上前去当炮灰,经济上遭受重大损失、安全局势也一塌糊涂。简单来说,就是俄欧相争、美国得利。

法国和德国不可能长期容忍这种局面。它们必须做出选择,要么跟俄罗斯彻底决裂拼个你死我活,要么跟美国分手废掉北约自己独立自主的建立一个新欧洲安全框架,在此基础上跟俄罗斯平等对话互相融合。

法国和德国在历史上确实受益于北约的框架,美国人的马歇尔计划对于欧洲的安全保障至关重要。但那是建立在苏联和华约还存在的基础之上,苏联和华约解体之后,这个基础就已经不复存在。俄罗斯对西欧地区的安全已经很难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它既没有这个实力也没有这个野心,只要北约自己不去拱火挑事,欧盟和俄罗斯很容易建立一种互信互利的局面,尤其是双方在产业结构上高度互补,欧盟需要俄罗斯的廉价能源和粮食,俄罗斯需要欧盟的高科技产品和资本。美国人控制的北约,其角色已经从保障西欧安全转变为挑拨离间欧盟与俄罗斯的合作、威胁破坏欧盟的地缘安全局势了。

很显然,对欧洲而言,是时候抛弃北约了。

俄乌战争确实增加了俄罗斯对欧盟安全的威胁,不过,只要俄罗斯不占领乌克兰全境,只满足于控制第聂伯河以东的俄语区,它就仍然处于法国和德国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尤其是,美国现在是同时对抗中国和俄罗斯,逼着中俄往军事结盟的方向走,而中国和俄罗斯实际上双方都没有这样的意愿。中国一直努力在欧盟和俄罗斯之间“找平衡”而不是“一边倒”,中国方面绝对没有威胁欧盟国家安全的意图,也无法从中获得任何战略利益。美国逼着中俄结盟,这其实也就是在逼着欧盟跟中国决裂。这对欧盟就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对法国和德国为核心的欧盟而言,它在后俄乌战争时代的最佳策略就是十二个字:退出北约,交好中国,平等待俄。

跟中国的友好关系,对欧洲的安全将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并逐渐比北约更重要。欧洲人必须也必然会认识到:如果俄罗斯谋求进一步往西扩张,中国才是唯一有能力遏制它的大国。因为俄罗斯必须顾忌自己跟中国接壤的广阔东部的安全。美国则既没有遏制的能力也缺乏遏制的意愿,它只会幸灾乐祸的看着欧洲陷入混乱和战争,自己火中取栗。中国跟欧盟在地缘上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只要欧盟不跟美国搞军事结盟,那么,欧盟的强大和长期繁荣就是中国极为愿意看到的局面。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法国和德国放弃北约框架自立门户都是一种必然。这个过程可能会比较漫长,但却是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后俄乌战争时代的世界,不会是美欧联盟对抗中俄联盟这么简单的两极争霸,而是以中美博弈为主线,中、美、欧、俄四大强极进行复杂纵横捭阖的局面。中国和美国都会努力争取欧洲和俄罗斯的支持,欧洲和俄罗斯也会逐渐学会在中美之间寻找自己的发展空间。中国将会坚定不移的推动自己主张的结束新殖民主义霸权和建立更加公平公正的全球经济体制的目标并最终获得胜利。

作者简介:李晓鹏博士,重庆江津人,著有《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等。

来源:李晓鹏博士

Saturday the 2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