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杜金:俄罗斯和西方斗争不仅关乎利益,更是价值观之战

打印
分类:专题

杜金:俄罗斯和西方斗争不仅关乎利益,更是价值观之战_民族_纳粹_自由主义

 杜金被誉为“普京的哲学家”,他在本文中从俄罗斯的角度出发,主张西方自由主义已与纳粹主义绑定在一起,并认为“特殊军事行动属于神圣的范畴”。 杜金被誉为“普京的哲学家”,他在本文中从俄罗斯的角度出发,主张西方自由主义已与纳粹主义绑定在一起,并认为“特殊军事行动属于神圣的范畴”。

亚历山大·杜金:俄罗斯和西方斗争不仅关乎利益,更是价值观之战

 



俄罗斯政治学者,普京的哲学家

 

2022-04-28 07:17:22



【文/亚历山大·杜金 译/观察者网 余烈】

乌克兰问题的全球性影响

乌克兰正决定着世界秩序的命运。这并非一场尚未分割什么的、两个国家之间的局部冲突,而是一个根本性的历史分水岭。

通常的做法是将利益与价值观分开看待。利益,与政治和地缘政治力量的平衡有关,价值观,则与人类文明的理想有关。没有任何军事冲突不包含这两个方面——价值观问题和务实的目标。在乌克兰这一事件中,这两个方面——利益和价值观——本质上都是全球性的,并会直接影响到世界上每一个人。这并非一场局部冲突。

乌克兰错过了建立国家的机会

乌克兰代表着什么?乍一看,乌克兰是一个民族国家,(大概)有自己的理性利益,自己的民族价值观和理想。相当程度上,乌克兰是在近期才有机会成为一个国家的——这是因为苏联解体了。

乌克兰没有民族历史,因而身份认同是最重要的问题。乌克兰的领土上有两个民族——西部民族和东部民族。前者认为自己是一个独立的民族,而后者是大俄罗斯世界的一部分,只是偶然从中脱离出来。乌克兰获得了建立国家的机会,但前提是它必须考虑到这两个民族的立场,二者几乎占据同等的数量。

然后,一个外部因素开始发挥作用——地缘政治和洲际大战。西方,就其自身而言,(几乎是偶然地)从独立的乌克兰上看到了一个机会——可以在这块领土上建立一个反俄的桥头堡,以防止俄罗斯可能在走出苏联解体的冲击后恢复。这是不可避免的,西方也在为此做准备。

因此,正是西方国家盯上了乌克兰西部地区的居民和他们的身份认同,并开始以各种可能的方式仅仅支持西部居民,让他们代表了另一半亲俄罗斯的乌克兰人民。

乌克兰纳粹主义的地缘政治起源

此时面临的任务是建立起乌克兰对西方的身份认同,并将其作为整个乌克兰的身份认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抹除乌克兰东部人民的文化,如有必要,也可以直接对他们进行种族灭绝。为了加速形成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乌克兰民族,西方同意采取极端措施——为了人为地制造“一个民族”的假象,并压制东乌克兰的亲俄情绪,西方采用了纳粹思想。

然而,西方并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在冷战期间,为了对抗苏联在伊斯兰世界的影响(以及后来为了对抗俄罗斯),西方实际上创造、支持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从基地组织到ISIS),并向其提供了武器和资金。

乌克兰的纳粹主义不仅仅表现为个别极端主义政党和运动,它是主要的政治技术载体,在西方的支持下,它在90年代初期初具雏形。在本国领土内追寻纳粹主义的同时,西方自由主义者——以及最激进的自由主义者(索罗斯、伯纳德·亨利·列维等等)——公开与乌克兰纳粹分子交好。

将乌克兰纳粹化是西方在乌克兰领土上迅速建立起一个反俄罗斯阵地的唯一途径。否则,如果保留民主,即使是相对地保留,乌克兰东部也不允许建立反俄罗斯阵地(至少是以预期的速度)。

乌克兰纳粹主义的各个阶段

亲西方的纳粹分子在乌克兰夺取政权是分阶段进行的。自20世纪90年代初,民族主义运动和民族政党开始形成,他们的宣传影响了年轻人,在年轻人心中灌输了恐俄症。同时,乌克兰人的身份认同成了有两副面孔的雅努斯:

▪ 对西方持自由主义的微笑

▪ 对俄罗斯持纳粹(班德拉、舒赫维奇)的狰狞面孔

乌克兰的民族主义在2004年到2005年的橙色革命期间更加明显地宣布了自己的身份,当时西方人对来自乌克兰东部的候选人的胜利进行了抵制。结果,在民族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的支持下,出生于西部的尤先科上台了。但他的统治是完全失败的,他被可能是亲东方的亚努科维奇所取代。

 

2004年橙色革命中的亚努科维奇和季莫申科(来源:法新社)

但在所有这些时期,乌克兰纳粹主义一直在持续壮大。在所有阶段,西方都在继续建立“反乌克兰”。

自由主义者与纳粹分子的联盟

在2013年到2014年的基辅广场政变时期,最终的转折点来临了。在西方直接和公开的支持下,一场政变发生了,一个由纳粹和自由主义者组成的恐俄联盟夺取了政权,他们在新政府中融合到了不可分割的程度。自由派寡头波罗申科和科洛莫伊斯基要促使乌克兰变成了一个完美的纳粹国家。西方要求反俄罗斯,而基辅严格按照这个计划行事。

 

2013年12月骚乱后的基辅(来源:彭博社)

俄罗斯的反应是与克里米亚合并,亲俄的顿巴斯起义随之而来。“俄罗斯之春”计划打算按照两个民族、两种身份认同的思路将乌克兰分为西乌克兰和新俄罗斯,但由于一些原因这一计划被叫停了。

因此,基辅抓住机会,开始对东部领土进行纳粹化。对东部的种族灭绝加强了,不仅针对抵抗的顿巴斯,而且针对新俄罗斯的所有地区——包括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被占领地区,以及所有其他地区。

西方国家不仅对此视而不见,而且还千方百计地推动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说,西方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损害了自己的价值观。这次地缘政治(大西洋主义)恰好比自由主义更重要。反俄罗斯的阵地已经建立起来。

反俄罗斯阵地已经建立

同时,西方的思想和规范,如性别政策、LGBT+、或多或少的毒品自由流通、后现代主义文化(被乌克兰人理解为完全的虚无主义和犬儒主义)、取消主义、女权主义、唤醒主义等等活跃地渗透到了乌克兰社会之中。因此,到2022年,乌克兰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反俄国家。

这时乌克兰的国家利益包括:

▪ 夺取顿巴斯和克里米亚,

▪ 加入北约,

▪ 在东部完成整个周期的种族灭绝,

▪ 获得可以用来对付俄罗斯的核武器和生物武器,

▪ 以及意识形态,包括将恐俄症和纳粹主义与西方主义和自由主义相结合。

这就是今天的基辅在利益和价值观层面所捍卫的东西。西方完全支持基辅的一切,除了它准备与俄罗斯进行核对抗。西方把乌克兰变成了反俄阵地,而西方需要乌克兰承担的职责仅此而已。

恐俄症是一种新的全球意识形态

这表明,在特别军事行动的严峻形势下,西方发现自己处于一个艰难的境地:现在它不仅要解释自己的利益,还要为乌克兰的纳粹主义辩护,这已经不可能隐藏起来了。

以最近在敖德萨拍摄的照片为例,全球自由主义的标志性思想家、大重置计划的热心支持者伯纳德·亨利·列维,与公开的新纳粹分子、烧杀劫掠的艾尔达营的前首领、敖德萨军事负责人马克西姆·马尔琴科在一起。这就是乌克兰的实用主义意识形态——自由主义和纳粹主义——是如何必然被西方自己所接受的。

因此,全球网络对乌克兰纳粹的支持和封杀所有替代声音的政策,通过Youtube、facebook、twitter、Instagram、Google等等实现。因此这些网站最近被宣布为“恐怖组织”并在俄罗斯被禁止使用。恐俄症成为纳粹分子和全球自由主义者这一邪恶联盟的共同点。

西方很快找到了解决办法:将俄罗斯本身等同于“纳粹主义”,宣布对其进行讨伐,其中反俄罗斯的纳粹主义被认为是完全可以接受的盟友,即“根本不是纳粹主义”——而不顾其标志、犯罪行为、宣布和实施的种族灭绝、酷刑、强奸、贩卖儿童和器官、种族清洗等,和纳粹如出一辙。

全球西方的利益和价值观:霸权主义、自由主义的极权主义、恐俄症

两个阵营之间的对抗性格局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一方面,我们看到西方及其地缘政治利益盟友——希望:

▪ 扩大北约,

▪ 维护单极模式,

▪ 继续全球化和将人类变成世界政府控制下的同一群体的进程(大重置计划),

▪ 拯救摇摇欲坠的美国霸权。

这相当于意识形态的全面蔓延:

▪ 自由主义,

▪ 全球主义,

▪ 个人主义,

▪ 要求取消所有异议,

▪ LGBT+、女权主义和跨性别主义,

▪ 后现代主义、对古典文化遗产的蓄意破坏和嘲弄,

▪ 唤醒主义,要谴责那些反对自由主义的人(被定性为开放社会的敌人,因此犯了思想罪),

▪ 后人类主义,强迫人类迁移到一个虚拟的维度(Meta项目,一个在俄罗斯联邦被禁止的恐怖组织),

▪ 今天又加上了恐俄的纳粹主义。

在乌克兰人为制造的自由主义-纳粹主义的反俄主义意识形态正在渗透到西方国家自己内部,在那里,恐俄症正在成为一种强制性的规范,忽视或反对它会受到行政或刑事追究。因此,华盛顿的利益开始在乌克兰占据了主导地位。今天,面对俄罗斯的特别军事行动,自由主义终于与纳粹主义(其恐俄症版本)不可分割地合并在一起。

俄罗斯的利益:一个多极化世界

现在,在这场根本性冲突中,俄罗斯的利益和价值观是什么?

首先,地缘政治利益。俄罗斯断然拒绝全球主义、单极世界和西方霸权。在实践中,这意味着要坚决抵制北约的东扩,抵制西方对俄罗斯其他所有形式的压力。

莫斯科正在建立一个多极化的世界,在那里,它要求重新得到自己作为独立和主权的一极的地位。在这一点上,它得到了北京和一些伊斯兰和拉美国家的支持。印度也在转向了一个类似的世界秩序模式。以后,其他所有人——包括欧洲和美洲的国家——都会相信这种建设的吸引力、有效性和不可避免性。

为了实现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利益,乌克兰领土上决不能存在反俄罗斯阵地。而从西方的角度来看,情况恰恰相反,因为西方制造这种反俄罗斯阵地,正是为了避免俄罗斯的利益实现。因此,我们看到了一场根本的利益冲突,俄罗斯试图和平解决这个问题,但它没有成功。因此,进入了新的艰难阶段。

大西洋主义与欧亚主义的对抗是乌克兰领土上的最后一战。从麦金德到普京的地缘政治理论,是一种经典观点。正如布热津斯基在20世纪90年代相当正确地指出的:“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将永远不会再次崛起。”而有了乌克兰,俄罗斯就能崛起,莫斯科的战略家们的决定是正确的。

俄罗斯的价值观:传统、精神、人

让我们继续讨论价值观。今天,西方和基辅正在为从政治理论上完成自由主义和纳粹主义的病态结合而斗争。两者都因恐俄症而结合在一起。

自由主义的全球主义者对俄罗斯的恐惧是由于他们仇恨一个主权的俄罗斯,因为它使单极世界崩溃,破坏了全球主义者的计划和西方的霸权。基辅的恐俄症是基于俄罗斯阻止对东部人口的种族灭绝和制造一个乌克兰民族的事实。

这就是自由主义和纳粹主义如何在同一个刺激中结合起来。对俄罗斯人的仇恨,对从普京总统到婴儿、妇女和老人都进行肉体毁灭的呼吁,与LGBT的宣传、捍卫同性恋婚姻和后现代主义文化相融合。这些都是向俄罗斯宣战的文明国家的价值观。

 

2012年女权组织Pussy Riot在俄国教堂里抗议(来源:Alamy图片)

俄罗斯捍卫另一种价值观。第一,传统价值观——权力、主权、信仰、正常家庭、人性、文化遗产。

第二,俄罗斯坚持对俄罗斯人的合法保护——具体来说就是在乌克兰,受到灭绝威胁的人和种族灭绝的受害者。

第三,欧亚价值观——俄罗斯本身对不同民族和文化持开放态度,断然拒绝一切形式的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俄罗斯承认其他人有权走自己的道路,并建立他们自己的社会模式——但不是以牺牲俄罗斯自己,和向俄罗斯寻求拯救的人民——如在方舟上寻求拯救一样——为代价。这些是现代俄罗斯思想的基础,与西方和乌克兰自由主义—纳粹主义相对立。

俄罗斯文明与反俄罗斯文明的对比

他们的利益和价值观与我们是相反的。冲突的目标和后果是全球性的,将会影响整个世界秩序、所有国家和人民。冲突的规模是全球性的。

两个体系发生碰撞——西方的自由主义—纳粹主义阵营和俄罗斯,俄罗斯不仅捍卫他们的俄罗斯理念,而且捍卫多极世界秩序,在这个世界上可以存在其他理念——中国的、伊斯兰的,以及同样的西方的,但纳粹主义和强制性的全球主义的自由主义在这里没有立足之地。

因此,特别军事行动的目的是去纳粹化。这直接适用于乌克兰,但也间接适用于其他所有人。俄罗斯不会容忍任何形式的恐俄症。这已成为了一个原则问题。

这是一场文明的冲突——俄罗斯文明与反俄罗斯文明的冲突。

第五纵队在俄罗斯的命运

现在我们应该把注意力转向第五纵队,它试图反抗特别军事行动,但在第一阶段就被迅速制止并逃往国外,要特别注意第六纵队,它以前成功地伪装了多年,并表示对普京的纯粹的忠诚。

自第一次车臣运动以来,自由派的第五纵队明确地采取了反俄的立场。俄罗斯大多数的自由主义反对派的讲话和声明都充满了对俄罗斯的仇恨。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早就逃离了俄罗斯,在美国、欧洲、以色列和基辅定居。

他们中的许多人有意识地选择了基辅,将其作为反俄罗斯的据点,也就是作为他们的意识形态领地。当然,他们也没有注意到乌克兰纳粹主义在那里的蓬勃发展——他们与乌克兰纳粹主义有着同样的恐俄症。俄罗斯的许多第五纵队自由主义者自己也成了纳粹分子,或者至少是他们的辩护人。

今天,俄罗斯的第五纵队被严格管控,并不构成太大的威胁。但总的来说,它的利益和价值观与华盛顿、中情局、五角大楼、北约集团,以及它们所服务的基辅不谋而合,所以它完全是一个敌人。 我不需要再次提醒你,在戒严状态下,人们会对自己的敌人做什么。

系统的自由主义者腹背受敌

第六纵队的情况则要复杂得多。今天,恰恰是这一纵队成为了关注的焦点。它由被称为“系统的自由主义者”的人组成,比如寡头、政治家、官僚和文化人士,他们认同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货币主义、美元帝国主义、锚定美元、世界主义、LGBT+、跨性别者、全球化、数字化等),但并不公开反对普京。

今天,他们发现自己处于一个艰难的境地——腹背受敌。西方正是对第六纵队实施了严厉的经济制裁,拿走了他们的游艇和豪宅,冻结了他们的银行账户,没收了他们的房地产。西方具有同样的目标:让他们推翻普京。但这是不可能的,这意味着自杀。

所以第六纵队现在很困惑——西方对他们提出的要求是不可能接受的。因此,他们要么逃离俄罗斯,从外部与普京对抗(就像丘拜斯和其他一些俄罗斯寡头的标志性人物那样),要么以特殊军事行动来巩固俄罗斯,但他们在西方的地位将会被勾销,他们在西方堆放的战利品将会被剥夺。

这就是重点:他们不能再持自由主义立场——甚至是系统的自由主义,因为今天他们的“自由主义”已经在全球范围内与恐俄症合并,它已经成为纳粹主义的一个版本。而你不可能在成为纳粹的同时又与纳粹主义作斗争,这是无法解决的悖论。

事实证明,要么选择俄罗斯,要么选择“自由主义”。

如果系统的自由主义者(第六纵队)想保持自己的系统性,他们就必须停止做自由主义者。今天的“自由主义”等同于纳粹主义,而俄罗斯已经启动了前所未有的去纳粹化行动。因此,系统的自由主义者必须将自己非纳粹化(即去自由主义化)。

皈依爱国主义

许多90年代的前自由主义者已经在那个阶段做出了决定,在具有传统价值观的俄罗斯和具有自由主义—纳粹价值观的西方之间做出选择。这些人确实选择了俄罗斯和传统。这是个伟大而正确的决定,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问题。

一个人可以改变他或她的想法,可以犯错,可以追求短期目标,最后,可以犯罪和忏悔。没有人会向那些已经成为爱国者的前自由主义者扔石头。但某种意识形态的改变仪式,一种向爱国主义的皈依,还是值得去做的。

 

2020年普京出席俄国武装力量大教堂仪式(来源:克里姆林宫)

像西班牙犹太人皈依天主教一样,用武力使“系统的自由主义者”皈依爱国主义是错误的。这是一个关于意识形态和良知自由的问题。而在这里,暴力只会产生相反的效果。

但是,在这样一个紧张和决定性的时刻,社会的统治精英应该由那些完全认同国家利益和价值观的人组成,他们正在与一个强大的对手进行一场终极战争——为了利益和价值观。如果精英们不认同这些价值观,不理解这些利益,那么他们成为精英就没有任何意义——至少对执政的精英来说是这样。

今天,俄罗斯和全球反俄罗斯之间的战争正在全面展开。在俄罗斯内部维持敌人的网络是不正常的。因此,如果第六纵队选择了俄罗斯,它就不能再被称“系统的自由主义者”,听起来就像“系统的纳粹分子”一样矛盾了。目前的状况不允许这样。

俄罗斯必须成为俄罗斯:俄罗斯之光

我们的胜利不仅仅取决于我们军队的英勇行动、军事和战略计划的成功、行动的物质支持和对被解放领土的有效政治和行政管理等等。它还取决于俄罗斯如何深入地、彻底地成为俄罗斯。

今天,对俄罗斯理念的呼吁并不是政府的突发奇想。即使是苏维埃共产党人,在困难的危急情况下也通过斯大林来呼吁俄罗斯人民,呼吁东正教会,呼吁传统和我们的英雄历史。今天,没有什么能妨碍这件事。除了“系统的自由主义者”的偏见,我希望他们只是还没有意识到他们自己处境的严重性。

 

绍伊古和俄军高层在武装力量大教堂(来源:路透社)

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人民都在等待莫斯科发表一个真正的演讲,向人们的内心深处发出真诚的呼吁。现在是时候说,这一特殊军事行动属于神圣的范畴。

今天,一个俄罗斯士兵和一个在后方的俄罗斯公民,一个俄罗斯儿子和一个俄罗斯母亲,一个俄罗斯牧师和一个俄罗斯诗人再次决定了人类的命运。

与“反俄罗斯”进行殊死搏斗的俄罗斯以文明之光的形象出现。这就是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我们再次为世界带来了光明——安静、但却永不熄灭的安静的俄罗斯之光。

 

Wednesday the 3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