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锦松:509,不可抹杀的印记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可以确定,希盟推翻国阵政府,对我国政治是一大创造。当时大多数人均认定,推翻巫统近乎天方夜谭,但最终这却成为“事实”。此标杆性成就,不论你是否喜欢老马,也不论希盟让你多么失望,但推翻国阵的这一成就,却不容被抹杀。

陈锦松:509,不可抹杀的印记

 

发布於 2022年05月03日 06時00分 • 最後更新 11小时前 • 质正皓然 • 評論: 陈锦松

以巫统为首的国阵过去统治了马来西亚60多年,一直是我国政治的领头羊。对于2018年509选举的改朝换代,一些人仍然耿耿于怀,认为509改朝换代并没有为马来西亚整体政治带来“显著”的变动与改革,甚至归罪于希盟由于拉拢前首相马哈迪结盟,因老马任期内迟迟不交棒公正党主席安华,导致今天的败局。

希盟对老马摒弃前嫌、包容与接受是许多人不解之处。特别是老马自1981年至2003年任相22年期间,其对华人社会“不友善”,特别是1987年茅草行动,搜捕扣押近百名朝野政党领袖、华教人士、环保分子、社运分子、宗教人士等,更是令人华人社会深受其害。

但我们不能否认,老马509的角色,就是与希盟联合推翻国阵。在两害相权取其轻大原则下,行动党放下过去恩怨情仇,与老马“政治同行”。老马能在马来社会起到争取选票的能力,在选票就是硬道理前提下,其贡献是显著的。

可以确定,希盟推翻国阵政府,对我国政治是一大创造。当时大多数人均认定,推翻巫统近乎天方夜谭,但最终这却成为“事实”。此标杆性成就,不论你是否喜欢老马,也不论希盟让你多么失望,但推翻国阵的这一成就,却不容被抹杀。

巫统无法继续独大,是政党碎片化,而政党碎片化的催化剂不能否定509大选奠下的基础。今天,巫统贪腐领袖能够被控上法庭,这是我国政治重要分水岭,这也得归功于509。没有509,逮捕前首相纳吉,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目前巫统分成两派,官司派仍然掌握党资源,党主席阿末扎希与前党主席纳吉仍然在巫统有一定“话语权”,但他们涉及的贪腐,对党是严重污点,对国家也是一大耻辱。

通过选举来洗白,一直是巫统官司派期望达成的目标,无疑这是对我国司法独立的考验。谁能阻止他们的政治企图,巫统各级领袖与党员是否会成为关键?无疑的,巫统已恶名昭彰,要重回正道,这个党能不与贪腐做切割么?

巫统官司派急于举行大选态势明显,但要尽快举行大选的尚方宝剑却掌握在巫统副主席及首相依斯迈沙比里的手上。依传统惯例,巫统主席必然是首相人选,沙比里首相大位基本不是靠实力争取来的,而是靠“运气”收入囊中。在党主席阿末扎希官司缠身,而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不具备国会议员身份的限制下,沙比里顺位登上首相大位。

权力在沙比里这边,他一日不宣布解散国会,就能稳稳当当做完首相任期到明年7月。一年的政治变化如何,无人能准确预知,包括巫统官司派领袖是否会锒铛入狱,都是未知数。

巫统官职派与官司派两方角力,官司派的筹码是握有资源,但他们准备通过大选来洗白的动机明显。官职派是否能整合力量,对官司派进行反击,有待观察。

Bossku效应被刻意放大

前首相纳吉Bossku效应一直被刻意放大,但最近柔佛州选结果实际反映在选票数量上并不尽如人意,但因为他不断被媒体曝光,在众人围睹下让我们产生明显错觉,以为纳吉众多粉丝足以创造大量选票,其实不然。

作为马来西亚世纪的最大贪腐案,一马丑闻已成为国际笑柄,暴露国家领袖之恶如入无人之地,毫无制衡,纳吉已然成为最具代表性的丑角。审讯中的一马公司揭发了权力与金钱勾结,并借助政治力量为所欲为,案中丑角最终是否会被法庭正法,将牵动许多人的心弦与关注。

巫统要能摆脱纳吉,才有望脱离积重难返的贪腐标签。有人以为继续炒作一马丑闻是“旧招”,难以撼动巫统,但只要纳吉一日没有最终被锒铛入狱,继续趴趴走,甚至企图通过政治影响司法,那我们就得提醒国人慎防其意图。

关系到国家声誉、形象与前途,也事关司法防线是否崩塌,这是国家未来命运之所系。可以肯定,司法的尊严,绝不冤枉好人,但也绝不宽待恶人。一马丑闻还没完全落幕的一天,等于509还未竟全功,我以为。

 

Tuesday the 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