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阵营在来届大选的出路?

发布于 2022-05-12 12:37

story image

希盟已“纳入”统民党(MUDA),若也能纳入其他政党或联盟,社会主义党和独立行动联盟,当属马来西亚人之大幸。若要动员选民投票的热情,尤其是首投族和新选民,乃至提高投票率以执政中央,请希盟先组成一个团结强大的竞选团队!

在野阵营在来届大选的出路?


麻巿浪子
Mar 14, 2022 11:54 AM

更新: Mar 30, 2022 12:36 PM


承认吧,有多少人心中没有隐藏着种族本位的思考?这是本性,但前首相纳吉却毫不害羞地否认。身为具有反思能力的成年人,我们也应该为这种直接反射的思考感到汗颜。我们的本性虽然如此,但毕竟也有理性的一面,能够克服生命的劣根性,然后与其他种族合作达至双赢。

自从2008年308大选以来(更因为1997年金融风爆导致巫统分裂而催生的公正党),讨厌巫统霸权的独立候选人或小党,以及素质较弱的在野党候选人,终于可以在西马的选举中胜出,让政治变成一种可能的艺术及幻想。

2018年509大选及之后,,国人对政治怀有憧憬、参政意愿大增,马来西亚如国内某知名的航空公司广告般:人人都是候选人,候选人和政党突然爆增。

这种看似乱像的现况,其实也是民主发展和价值的体现。他们对现实的不满,认为“数人头”的方式,总好过“砍人头”(指战争)。

有人的地方,都是江湖。2008年308大海啸令国内政局一再洗牌,老牌阵营的国阵首当其冲。虽然人民不至于以为首相还是纳吉,但他们叫得出名字的巫统领导人,除了现任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卫生部长凯里及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外,其他巫统领袖的名字恐怕过目即忘。马华更惨,国人叫得出的名字,也许只剩总会长魏家祥。

在野的希盟在22个月的执政期间,既无力改革国阵遗留的沉疴,也无法兑现竞选宣言,许多明星级的希盟领导同时也是社媒上的过街老鼠。

难道国人不懂“我的老板”(BossKu)的反面就是“礼义廉”吗?许多人也看不出同为执政联盟的国盟和国阵,到底有什么差异?也许,他们也诧异“月亮”不见了。

选情异常冷清属常情

这两年多以来,冠病疫情肆虐,执政联盟的领导层经过多次选举更替,在野希盟失去选民的信任,国内的政治及社团活动基本上和疫情一样反覆,而且陷入低迷甚至停顿。

各政党和联盟只在选举期间火热登场。它们乐得只突出政党旗帜。譬如,以前首相慕尤丁为首的国盟,就竞逐了马六甲28州席和柔佛56州席。

不过,这些政党联盟却忘了如何发展未来。希盟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不只争朝夕,还争千秋,但却列不出地方发展政策的愿景;反倒是国盟宣传主任阿兹敏,为了应付选举而胡诌承认统考。

另一厢,人民还在疫情重创之下,为生命和生计在钢丝上游走。所以,选情异常冷场当属常情。

在野阵营最大公约数

国阵接连大胜,为解决巫统官司派的问题,国会必然会在短期内解散,而举行全国大选。甲州和柔州选举出现各种现象,如多角混战、强调政党阵营不强调候选人素质、无法推介漂亮及中肯的竞选宣言,以及异常冷清的选情及低投票率,极有可能在来临的全国大选继续上演。

僵化的领导如阿末扎希和公正党主席安华,不太可能提出宏观和永续的未来发展愿景(派更多的援助金和更多的补贴?)。政治经济在疫情下停摆、充满不确定性,连带政治人物的思绪也跟着停滞,成为各政党和政营的考验。

甲柔州选虽大败,但希盟在上届509大选前的多场补选,如瓜拉江沙和大港不也落败,尔后漂亮复仇?2008年308政治大海啸的奇迹就在于,华人可以把票投给伊斯兰党,马来人可以把票投给火箭。因此,如何将现有在野政党如斗士党、沙巴民兴党、砂拉越全民团结党等,整合在希盟大帐棚下,将考验公正党的意愿及能力。

希盟已“纳入”统民党(MUDA),若也能纳入其他政党或联盟,社会主义党和独立行动联盟,当属马来西亚人之大幸。

若要动员选民投票的热情,尤其是首投族和新选民,乃至提高投票率以执政中央,请希盟先组成一个团结强大的竞选团队!

Wednesday the 2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