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坤:物价涨!涨!涨!,人民苦!苦!苦!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从2020年3月18日开始,马来西亚政府施行各种的行动管制令和抗疫标准作业程序直接影响了国家经济和社会。这期间不少经济活动和行业被逼停止。有不少人也失去收入和工作。这衍生出不少的社会问题。政府的政策不稳定会加剧国内的通货膨胀。苦的还是人民。

张文坤:物价涨!涨!涨!,人民苦!苦!苦!

 


2022年7月11日

 

 

从2020年3月18日开始,马来西亚政府施行各种的行动管制令和抗疫标准作业程序直接影响了国家经济和社会。这期间不少经济活动和行业被逼停止。有不少人也失去收入和工作。这衍生出不少的社会问题。


原以为今年4月1日重新开放后,人民的生活和商家的生意会大大改善。正当本地旅游业和商业活动开始慢慢复苏时,国人却面对严峻的通货膨胀和马币贬值。 此外,5月1日政府提高最低薪金从原本的1200令吉至1500令吉,也加剧国内的通货膨胀。

马来西亚的通货膨胀不只是外围因素导致的,还有内在因素如最低薪金涨,政府取消部分食油津贴和马币疲弱所致,加上国家银行近期多次的加息,这些都会增加商家成本和人民生活负担。

首先,最低薪金制调整,让人民的工资起,但也不足够应付日益高涨的物价。当我们上菜市的时候,会听见不少人民在那里诉苦。小贩也大吐口水,生意难做,原材料起价,起了很多次,他们却不能随意起价,因为如果他们提高价格太多会吓走很多顾客。他们选择吸收部分原材料的成本,这导致利润下跌。

政府方面,也放出风声,要重启消费税(GST)。消费税虽然说是个透明税务系统,但是政府不能在物价高涨的时候施行,因为会加据通货膨胀的情况。这将会加重人民的负担进而引起民怨。

其实物价在政府施行行动管制令后开始涨价。行管令期间不少马来西亚人民都会上网叫外卖食物。消费者在网上叫外卖食物会被征收送餐费,这间接地推高食品和物价。网购日常用品也须付上运输费,无形中推高物价,增加人民的负担。

譬如,在抗疫期间, 理发店需要依据政府防疫时常消毒和为每个顾客提供准备一次性使用围袍。业者本身要穿上PPE防护衣,戴面罩、口罩和手套。这都直接提高理发店开消成本。因此,理发店者会把理发费提高。顾客比抗疫前需要付更多。这些都是导致通货膨胀的原因。虽然抗疫期间,不少上班族都居家办公省下不少交通费,但是别忘了与此同时食物价格也上涨。

马币贬值导致输入型通货膨胀。所有进口的原材料和食品价格也随马币下跌而提高,这不只导致输入型通货膨胀,也引发成本推进型通货膨胀,也使生产者的成本水涨船高。商家最终也被逼抬高价格,进而推动通货膨胀。苦的还是人民。

实际上,马来西亚食物价格比起邻国新加坡还要贵。先别谈对换率,在新加坡,如果您的月入是1500新币/4700令吉,可以享受少过3新币/约10令吉的鸡饭。反观在马来西亚如果我们薪金是1500令吉,却很难找到少过3块钱的鸡饭了。在新加坡还可以享用到1新币/约3.15令吉的经济米粉,马来西亚呢?

新加坡拥有完善的公共交通,为不少新加坡人省下打油费。反观,马来西亚人不只是要面对食物价钱上涨,还需要承担庞大的交通费。没有完善的交通,人民被逼使用私家车代步,再加上人民薪水普遍低,如果政府取消部分食用油津贴,调高汽油价格,会加重人民的生活成本。

马币疲弱直接冲击马来西亚人的购买力,也增加在外国留学的教育费,可却有政府部长发表马币贬值可以刺激出口和刺激旅游业。长远来看,这对马来西亚是不利的。马币贬值导致输入型通货膨胀,降低国人的购买力。反之,政府需要有意愿进行经济大转型,不能太依赖马币贬值来刺激经济。

政府可以成立抗通膨委员会,但是不能只是坐在办公室里纸上谈兵,这是毫无意义的。部长和官员们必须走出办公室,直接去商场或菜市监督物价和马上解决商家和人民的问题。政府的政策不稳定会加剧国内的通货膨胀。苦的还是人民。

这次的通膨比之前还严重。人民真的苦!苦!苦!

评论: 张文坤(自由撰稿人)

Thursday the 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