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孝仪:以反跳槽法案赢民心?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张孝仪:以反跳槽法案赢民心? | 名家| 评论| 東方網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人民确实盼望政治稳定,但这法案的修订是否会阻止政变,这还真的难预料。相信很多民众和笔者一样,更关心的是新法案修订是否会阻止另一场类似喜来登行动的事件发生?但可以肯定的是,反跳槽法案的通过多少赢得了民众的信心而不是要解决政党跳槽的制度缺陷,同时也是为了鼓励民众在来届大选出来投票,燃起大家对国内政治的信心和期待。

张孝仪:以反跳槽法案赢民心?

 

发布於 2022年08月03日 06時00分 •  栏名:群议良策 • 評論: 张孝仪

上周国会可说是热闹非凡,大家盼望已久的反跳槽法案竟然在国会下议院三读通过了!以209支持票及0反对票,成功三读过关。事后,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也发文告感谢各议员的支持,也表示该法案的修正是为了确保长远的政治稳定。

人民确实盼望政治稳定,但这法案的修订是否会阻止政变,这还真的难预料。相信很多民众和笔者一样,更关心的是新法案修订是否会阻止另一场类似喜来登行动的事件发生?

第14届全国大选迎来了第一次政权轮替,所谓的改朝换代后,人民对手上的那一票能左右政党胜败颇感意外,也开始体会民主的力量。但自喜来登政变后,加上一连串的议员跳槽,疫情、闪电州补选及一连几次更换首相后,大家对手上那神圣的一票产生了怀疑,对我国的政治开始感到失望。笔者认为,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样的修改对于恢复选民的信心是必要的。

在现实中,新的修订是否会阻止另一次政变?从表面上看,该法案明确指出,跳槽独立议员和党派议员必须让出他们的席位。这变相的约束议员更要或尽可能忠于自己的政党。

原则上,这样的约束能让想要跳槽的议员再三的考虑是否有必要走这一步?这样的约束对沙巴汉来说是件可喜的事,毕竟沙巴的议员们经常在摇摆不定的阵营里选边站,导致跳槽率比其他州属高。

还记得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有沙巴汉为了捍卫本身的政治选择和结果,以及心中的理想首长人选,不约而同地在州元首府外聚集,以明确表达心声,防止跳槽戏码重演。亲身下场去遏制跳槽歪风,可见这一份坚持和行动是多么的希望跳槽不再发生。而这次的修正案中,新增4项条款,其中阐明假如国会议员跳槽到另一个政党,将会失去议员资格。

无疑,这新的修订给了沙巴选民一枚强心剂。因这条款可以约束议员们在当选后跳去执政政府阵营。其实在沙巴每次的政权轮替可说是因为州选后的悬峙议会导致议员们以谁主中央执政而跳槽过档,选择亲中央政府阵营而后组成州政府。

沙巴跳槽史

这样的政治历史可说是一再重演,这也是为何沙巴被大家视为“青蛙盛产州”。虽说这修订目前只限于国会议员,但这也有一定的作用和约束,毕竟,国会议员也在中央代表著一定的意义和后续组织各部门部长的话语权。

当然,如果沙巴也开始提呈类似的修订反跳槽条款是件可期盼的事。况且,在这次的修订也针对联邦宪法第八列表新增第7A条文,对州议员有同样的约束力,但州议会也能在不抵触联邦宪法情况下制定本身反跳槽法。

然而,从沙巴州的政治历史来进行分析,如果跳槽的不是个别议员,而是某个政党的全体议员,而议员们是随著政党跳槽过档其他阵营的话,那么,这条款还能发挥作用吗?笔者如此设想是基于以往沙巴州政权动荡的主因是大选成绩公布后,政党跳槽中央胜选联盟以组织政府。

就以沙巴州第14届大选的成绩来打个样,当时的民兴党攻下21个州席,盟友行动党与公正党则分别赢得6席与2席,这阵营共赢得29席。另一边,国阵也同样保住29席。沙巴州议会的60个票选议席中,剩下2席则由沙巴立新党(STAR)掌握,随后整个政党加入国阵阵营,慕沙阿曼宣誓遂就任沙巴首长。但不久后,掌握5个州席的沙巴民统党(UPKO)退出国阵,改为支持民兴党,协助民兴党执政。于是发生了双胞胎首长事件,直到亚庇高等法院宣判沙菲益为合法沙巴首长后,才稳住了州内政局。

假设类似的事件发生在国会议员身上,该政党在大选成绩公布后就退出联盟的阵营,而后组织政府。那么,这条款还能发挥其作用吗?

笔者大胆的假设,来临的大选巫统退出原本的联盟,跟民主行动党或公正党联合组织政府,那么该条款能制衡脱党的政党(巫统)吗?说到这里,相信大家心里也有谱,反跳槽法案的通过是否能改变我国的政治前景及接下来的第15届大选还是个未知数。

但可以肯定的是,反跳槽法案的通过多少赢得了民众的信心而不是要解决政党跳槽的制度缺陷,同时也是为了鼓励民众在来届大选出来投票,燃起大家对国内政治的信心和期待。

 

Thursday the 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