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蒂尔如何“成就”安瓦尔?

打印
分类:专题

熬过数十年政治打压安华终于成为马来西亚总理- 国际- 中时新闻网

2018年马来西亚大选,国民阵线自1957年马来西亚建国以来首度失去执政权;刚刚结束的2022年大选,国民阵线又遭遇历届选举中最惨痛失利。当地时间11月24日,马来西亚最高元首阿卜杜拉宣布,希望联盟领袖安瓦尔·易卜拉欣(Anwar Ibrahim)为马来西亚新任总理。

马哈蒂尔如何“成就”安瓦尔?


2022-11-26 来源:观察者网

 

原标题:师徒、决裂、入狱、接班,马哈蒂尔如何“成就”安瓦尔?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 编辑/徐乾昂 冯雪】2018年马来西亚大选,国民阵线自1957年马来西亚建国以来首度失去执政权;刚刚结束的2022年大选,国民阵线又遭遇历届选举中最惨痛失利。当地时间11月24日,马来西亚最高元首阿卜杜拉宣布,希望联盟领袖安瓦尔·易卜拉欣(Anwar Ibrahim)为马来西亚新任总理。

此次大选,马来西亚历史上首度出现无一方过半(需112席)的“悬峙国会”,几经协商才最终由最高元首选出总理人选,马国政坛除了“分裂”,还呈现了何种特点?安瓦尔政府上台后,政坛发展又将呈现何种格局?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指出,马来西亚政治的症结在于“种族政治”,安瓦尔与他背后的“多元种族”政党早就想对这种政治进行改革,“烈火莫熄”运动就是最好的体现。

然而,在巫统长期执政的局面于2018年被打破之后,该国长期的平衡也随之被打破,马来西亚政局变得极化、碎片化。因此,安瓦尔想要改革“种族政治”短期内仍旧无法做到,困难依旧重重。对于这位马来西亚新总理来讲,如何平衡国内各派和重振经济,是其当务之急,特别是经济议题,其中更是离不开与中国的合作,这一点安瓦尔当选总理后已经言明。

谈论马来西亚政坛,不可不提现年97岁高龄的前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而如今看到安瓦尔担任总理,又不禁让人感到“时空错乱”。毕竟,作为曾经马哈蒂尔的“门徒”和接班人,安瓦尔与总理之位产生联系已有近30年时间。

在政治上数度“分分合合”后,此次大选马哈蒂尔及其家族势力遭遇挫败,而两度入狱的安瓦尔终于如愿拜相,人们在感叹安瓦尔“政途坎坷”的同时,似乎也看到了马哈蒂尔“廉颇老矣”,一个时代恐将就此结束。

 

当地时间11月24日,安瓦尔成为马来西亚新任总理。

希望联盟选情退步,安瓦尔上台“出人意料”

此次马来西亚大选投票后,希望联盟和国民联盟分别拿下国会下议院82席和73席,位居前两位,但均未能过半。曾经的“王者”国民阵线则遭遇历届选举中最严重失利,仅获得30个议席。马来西亚历史上首度出现无一方过半的“悬峙国会”,新政府组建因而陷入僵局。

由于希望联盟和国民联盟均无法单独组建政府,国民阵线反而成为“关键少数”,是决定谁能组建政府的“造王者”。此前,主导国民阵线的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UMNO)曾拒绝支持希望联盟或国民联盟,表态将继续成为反对党,但最终还是加入组阁阵营。

11月22日,马来西亚最高元首阿卜杜拉表示,由于他提出的让希望联盟和国民联盟合作组建新政府的建议遭到拒绝,他将亲自挑选总理人选。24日,他宣布安瓦尔为马来西亚新任总理。

 

对于安瓦尔此次上台执政,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用“偶然”和“出乎意料”加以形容,他指出,选举结果公布后,外界对于其上台并不看好,因为其所领导的希望联盟此次虽获82个议席,但较上届“缩水明显”,而国民联盟73个议席远则超其选前所拥有的席次。

然而,在选后出现僵局而分别觐见最高元首时,安瓦尔表态愿同国民联盟组成“大团结政府”,而国民联盟主席、前总理穆希丁·亚辛(Muhyiddin Yassin)则当面表示拒绝。马来西亚最高元首虽为“虚君”,但在其神圣的谕令面前,穆希丁某种程度上的“不够谦卑”甚至是“傲慢”,成为了“转折点”。

加之希望联盟和国民阵线后来达成了禁止议员在阵营之间转换的“反跳槽法”,纵使穆希丁一度声称获得115名议员的支持,但其中有10人来自国民阵线,这也成了“徒劳”。

安瓦尔“烈火莫熄”,但改革前路困难重重

此前,希望联盟中民主行动党政治人物邹宇晖受访时曾指出,马来西亚社会对国家未来的想象有相似更有分歧。“马来人想要一个清廉的政教合一党派执政,华人则追求一个更廉洁更世俗的马来西亚,我们都反对(腐败的)纳吉布,但世俗多元与政教合一分别很大。”

针对此次大选,也需要注意到,伊斯兰党在大选后鱼跃龙门,成为国会最大党,形成了一股重要的政治力量,这同样影响着马来西亚未来政局的发展走向。需要注意的是,伊斯兰党是穆希丁所领导国民联盟的重要组成部分。

许利平总结道,马来西亚政治的症结所在是所谓的“种族政治”,即当前马来西亚传统的政党都以“种族”为核心,其宣扬的主张也都是从“种族”的利益出发。不过,其中例外是安瓦尔所在的人民公正党,这是一个“多元种族”的政党。

安瓦尔之所以能够得到许多人的支持,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所提出的“烈火莫熄”运动,即马来西亚华社对马来语“改革”一词(Reformasi)的音译。他所要改革的,正是马来西亚目前的“种族政治”,包括人种、宗教、语言等各个方面。

 

在许利平看来,马来西亚当前正处于政治转型期。此前很长一段巫统执政时期,局面相对稳定,随着2018年纳吉布倒台,这种平衡被打破,新的稳定结构尚未建立,导致马来西亚政局变得极化、碎片化,相当分裂。

因此,即便安瓦尔带着“多元政策”上台执政,困难依旧重重,改革“种族政治”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至少短期内很难。安瓦尔短期内所面临的难题,一方面是在组阁过程中如何平衡各派,另一方面是如何解决经济困局。此外,反贪腐也是他上台后所要直面的问题。

“事实上,在希望联盟2018年首次执政时,安瓦尔就已感知到,想要改变‘种族政治’目前根本不可能。所以,安瓦尔于24日在记者会上就明确表示,他的新政府上台,要维护宪法中关于伊斯兰教、马来人和马来语的特殊地位,这一点是很难更改的。”许利平说道。

处理外交政策,安瓦尔曾认为土耳其是“榜样”

此前一段时间,由于国内政局不稳定,马来西亚股汇市长期下跌,伴随着24日安瓦尔成为总理,市场情绪有所回稳。

对此,许利平指出,马来西亚政局的不稳定源自2018年,当年该国首次经历政党轮替,长期执政的国民阵线失去政权主导地位,这种不稳定氛围确实已经给投资者造成了影响。希望联盟中的民主行动党是一个华人政党,吸收了九成的华人选票,而华人经济在马来西亚经济中又占据重要地位,安瓦尔成为总理,无疑会增加华人投资的信心。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当时还是“候任总理”的安瓦尔曾访问中国,《南华早报》在当时的报道中,将其形容为“改革派政治家”。那次访问,安瓦尔与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举行了会谈,双方都强调,要加强中马两国的双边关系。

许利平介绍,安瓦尔曾经在外交政策上有过一段发言,他认为马来西亚在外交上应学习土耳其,土耳其既是北约成员国,同时又与俄罗斯和伊朗关系良好。因此,马来西亚在处理中美关系时,应当像土耳其一样保持大国平衡的战略。

他预计,安瓦尔大概率还是会延续马来西亚此前的外交政策,中马两国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考虑到安瓦尔此前曾担任过副总理和财政部长,当前的首要任务又是重振经济,这更离不开与中国的合作。因此,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不仅符合马来西亚新政府的目标,也符合各党派的利益。

11月24日,安瓦尔在吉隆坡国家皇宫宣誓就职后,在随后召开的记者会上就已明确表示,提升与中国的双边关系是马来西亚的优先事项,他不会让两国关系只维持现状。

“中国是一个重要的邻国,在经贸、投资、文化等领域提升和中国的双边关系,这当然是优先事项。”安瓦尔表示,“我不会只让(中马关系)维持现状,而是需要加强。”他随后补充说,加强马来西亚与美国、欧洲、印度、东盟国家的关系同样重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也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中国和马来西亚是传统友好邻邦,中方高度重视同马来西亚的友好关系,两国关系一直保持着良好发展势头,中方相信并祝愿马来西亚继续保持稳定和发展,愿同马方一道推动中马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持续发展,造福两国人民,促进地区稳定繁荣。

安瓦尔政治人生坎坷非常,曾两度入狱

作为马来西亚新任总理,安瓦尔的政途大起大落,曾两度入狱,与马哈蒂尔之间的恩怨也持续多年。

安瓦尔曾在1993年至1998年期间担任马来西亚副总理,也在1991年至1998年期间担任马来西亚财政部长。当时,安瓦尔是时任总理马哈蒂尔的副手,两人关系一度非常亲密。

早前,巫统(两人都曾是巫统成员)在1987年发生党争时,安瓦尔选择与马哈蒂尔站在同一阵线,党职升至副主席。踏入1990年代,安瓦尔建立自己的团队,官拜副总理,成为马哈蒂尔接班人,距离总理之位非常接近,但这也对马哈蒂尔构成压力,这个最佳组合开始出现裂痕。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两人对如何解决马来西亚国家结构性问题的差异显露,导致了两人后来的决裂。1998年,安瓦尔年被马哈蒂尔革除职务,随后因渎职及鸡奸罪入狱,进而催生马来西亚有史以来最大型的街头政治改革运动“烈火莫熄”以及后来的人民公正党。

被革职后,安瓦尔立即展开反击,在全国各地公开揭发马哈蒂尔领导下的各种贪污、滥权和朋党丑闻。安瓦尔的反击吸引了广大马来西亚民众,激起“烈火莫熄”这项强烈要求改革的人民运动走向高潮。

2015年,安瓦尔因第二起鸡奸案罪名成立再度入狱,但这一次是由于他受到前助理的指控。2016年9月,安瓦尔和马哈蒂尔在吉隆坡高等法院会面,“握手言和”,而“促成”这一会面的人,正是马来西亚时任总理纳吉布。马哈蒂尔因“一马发展”案与纳吉布撕破脸皮,而安瓦尔同样视纳吉布为政敌。

2018年1月,马哈蒂尔坦承自己亏欠安瓦尔一家人,称尤其安瓦尔被判坐牢让他们痛苦了20年。“最终他们一点一点抛开过去这些年发生的事,以现在面对的问题为重。我感到亏欠,并感谢安瓦尔与他的家人愿意与这个团队,包括与我合作拯救这个国家。”

“门徒”担任总理得偿所愿,马哈蒂尔“廉颇老矣”

合作到决裂,决裂到合作,两人的故事并未结束。退出巫统的前总理马哈蒂尔联合政坛老将、被巫统开除的穆希丁和安瓦尔共同组成反对党阵营希望联盟。

2018年5月,希望联盟在当年大选中赢得国会下议院过半数席位,马哈蒂尔随即二度成为总理,安瓦尔同时也获得特赦,再度重回公众视野。

2018年大选前,马哈蒂尔曾承诺,若希望联盟执政,他会在担任总理两年后,把总理职位交棒给昔日“门徒”安瓦尔。但此后的剧情是,马哈蒂尔迟迟不愿给出明确的交棒时间表,在2020年2月底爆发的“喜来登行动”事件中,希望联盟政府因内斗垮台,马哈蒂尔也宣布辞任总理。

今年10月10日,马来西亚总理伊斯梅尔·萨布里·雅各布(Ismail Sabri Yaakob)宣布,经最高元首批准,马来西亚国会即日宣告解散。根据马来西亚宪法规定,国会解散后,马来西亚会在未来60天内开启第15届全国大选。

这一次,安瓦尔成为希望联盟的总理候选人,而马哈蒂尔也宣布代表祖国斗士党参选国会议员。与安瓦尔“空降”艰困选区获得胜利不同的是,马哈蒂尔“廉颇老矣”,在上届以8000多票优势胜选的浮罗交怡(兰卡威)选区,他仅获得4500多票,较胜选者差距逾2万票,且因得票未达标失去选举保证金。同时,包括其子慕克里兹在内,马哈蒂尔领导的祖国斗士党参选人也全军覆没。

对于此番马哈蒂尔的挫败,许利平这样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马哈蒂尔的政治生涯)应该已经结束了,因为他毕竟97岁高龄。如果说按照马来西亚现有选举办法,五年一次,若这届政府能够顺利执政五年,马哈蒂尔已经100多岁了。”

他指出,此次选举失利不光是马哈蒂尔的失利,包括他的儿子在内,这代表着马哈蒂尔家族在政治上的失利。自参政以来,马哈蒂尔在其家乡选区从未失手,这真正体现了一个时代的结束,意味着至少其家乡的选民已厌倦了马哈蒂尔在政治上的恶斗和特权,这是一种选民的态度。

马哈蒂尔生于1925年12月20日,今年97岁,是马来西亚任职时间最长的领导人,他曾分别以巫统领导人和土著团结党领导人的身份两次担任马来西亚总理:第四任(1981年至2003年)总理、第七任总理(2018年至2020年)。

正当昔日“门徒”安瓦尔走进总理府之际,马哈蒂尔选举后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他对祖国行动阵线(GTA)在大选中一无所获感到难过,但他接受人民的选择,希望胜选一方能成立新政府。谈及个人未来计划,马哈蒂尔透露,马来西亚还有许多历史事迹未被记载,包括英殖民时期发生的一些事,因此他接下来会专心书写有关国家历史和重大事件的文章。

Saturday the 2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