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看“北加友谊之旅”

打印
分类:会员通讯

日前,本人非常有幸地参与了6天5夜“北加友谊之旅”。作为旅行团员中惟二的“90后”团员之一,在此就对于这一趟旅途分享一些感想。

 

北加友谊之旅一行27人於2013年6月19日下午,在沙巴老友刘华荣、刘祥勇带领下,来参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被日本军国主义杀害的神山游击队的纪念公园,和瞻仰神山游击队纪念碑。

六六纪念碑Double Six Monument

  • 位于新布兰(Sembulan)的Grace公园
  • 1976年6月6日,沙巴第五任首席部长敦法史帝文(Tun Fuad Stephens)、三名内阁部长、一名助理部长和两名高级公务员所乘坐的飞机,在新布兰浅水海域发生空难坠毁,造成当时新政府的两名最高领导人遇难身亡。
  • 双六纪念碑是在1982年6月6日在坠机地点建立的,目前此纪念碑正好处在新住宅区的中央。

 

 “90后”看“北加友谊之旅”

 
作者:刘利汉
日期:2013年6月25日
 
(一)过去所建立的革命情谊,弥足珍贵
 
      参与这一趟北加友谊之旅的团员们大部分都是上世纪参与反殖革命的“老友”,部分老友有携伴或携眷出席。他们离开武装革命斗争已经非常久远,少说都有二、三十年。虽然如此,他们在革命过程中所建立起来的友谊,并没有因为革命斗争的结束而结束。二、三十年后的今天,这批现居于诗巫及民都鲁等地的老友们,依然能够相聚在一起,共同筹划并参与这一趟6天5夜的旅途,实属不易,标志着他们十足珍惜这一份友谊。
 
      另外,迎接我们到访的当地老友也热情地欢迎我们的到来,再显这批老友的情深义重。美里、Batu Niah、林梦、保佛、亚庇等地的老友们,不但出面迎接我们,更出钱出力地负责我们的饮食及住所,当中不乏大鱼大肉及舒适酒店,他们的热情可见一斑。这也让我们的旅途开支大大低于预算,减轻了大家的经济负担之余,更让我从心里深深地被这份过去所建立的友谊所感动。
 
(二)过去所拥有的革命烈火,永远不灭
 
     虽然老友们距离武装革命已经有二、三十年,而且许多老友都曾因为武装革命而受伤、残疾、拘捕、关监,甚至是面对同志的身死离别,但这些老友们心中的革命烈火却仍然难以熄灭。
 
     
参加北加友谊之旅的古晋老友彭世阔、刘春生,诗巫老友梁娇芳、刘爱莲、扬美英、江先铭、江祝英、谢易富、李振罗与砂拉越中区友谊协会秘书长俞诗东、俞虹、刘利汉,美里老友江梅花,及民都鲁老友郭炳河、江淑贞、余清禄、洪惠莉、包章泰、江先明、刘瑞霞、刘霭霞、刘彩霞、江亚丽、钟名庭、蔡秋凤等老友们在沙巴亚庇老友刘华荣和刘祥勇带引下,来到亚庇机场面前,火车路旁边的神山游击队公园参观,并在神山游击队烈士纪念碑前留影。
 
 
 
     在这次的旅途中,我们沿途参观了距离林梦6公里和8公里的两个英雄村(上图 汶莱人民及砂拉越林梦人民1962年12月参加12.8起义的队员居住地乡村),远征到婆罗洲岛的最北角,到了Tip of Borneo,也到神山公园、昆达山菜市、兰瑙、温泉,和瞻仰在昆达山的2500位二战战俘牺牲纪念碑。
 
     老友们也特地参观神山游击队公园瞻仰烈士纪念碑、66空难纪念公园的六六空难纪念碑等。老友们到北加各地旅游,除了缅怀各地同志们的牺牲,也在寻求理念上的共鸣,让心中的这一把革命烈火能够持续燃烧。
 
     
 
     在旅途的过程中,我们是租用长途旅游巴士作为交通工具。在巴士上,由于老友们共聚的机会难得,大家也趁此机会分享过去一同进行革命斗争的事迹。不少老友上到前面去,分享过去在武装斗争时所发生的趣事及生活点滴。更多的老友们则是高唱过去的革命军歌,虽然很多我都不曾听过,但是歌词中不乏“共产”、“毛泽东”、“革命”等字眼,而且全车的老友们皆共同高唱,足以见得大家心中的革命烈火依然存在。
 
     
      在林梦受到当地老友 联络处主任张扬武、刘世业、陈公兴、林新贵、余秋兰等老友热情招待晚餐,过后大家进行了愉快的交流。
 
     当我们到访一些地区的时候,例如林梦、亚庇、保佛等地,老友们都有与当地迎接我们的老友一同交流。交流的内容包括了报告友谊协会的概况,一些未来活动详情,也包括了分析当前的时事格局。无论是关于友谊协会也好,时事论坛也好,这都显示出这批老友们的革命烈火永存,只不过已经改变了形式,由过去的武装革命,改变为今天的公会组织、交流论坛等方式。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所适合的斗争方式,这也印证了古人所说的“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唯一不变的,是心中的那一股热。
 
 
      就此数言,略述一二。
 
 
Saturday the 2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